第十三章 嫁妆
余沐泽2019-06-13 14:343,302

  第十三章 嫁妆

  李家的日子不宽裕,家具家电一般是能不换就不换,墙上挂的,还是老式的石英钟,那表在当年光鲜亮丽,如今来看不仅样式老旧,声音还特别大。哒哒的在房间里特别响亮。在李涛说出那句话后,李家夫妻都没有再出声,房间里有一种诡异的沉默。过了一会儿,李建设回过神:“你这个……”

  “爸妈,我是觉得网球有意思,但我不会影响学习,我会考上一高的。”他说着,看了自己爸妈一眼,转过身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的态度坚定从容,一时间就把李家夫妻怔住了,不过他一出门,李建设就反应了过来,立刻怒气勃发,下意识的就要追上去给他个厉害,郭重芳连忙拉住他,“你做什么做什么!”

  “你听听他那话,看看他那态度,他还有把我当他老子嘛!”

  “儿子说的也没错,你发什么火!”

  “你!”李建设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郭重芳道,“我一开始是有些误会了,以为他要走体育那条路呢,现在看来却不是,他就是玩玩,这玩玩也好啊!他要不是天天跑步,体育加试能拿到二十九点五分?就差零点五就满分了呢!现在虽然不用体育加试了,可锻炼锻炼,对身体也有好处啊!”

  “我怕他上当!”

  “他能上什么当?那学费那么贵,他不找咱们要,找谁要?等他来要钱的时候咱们不给他不就是了吗?”

  李建设哼了一声:“那小子能的很,你看,那球拍也有了,衣服也有了,指不定将来还能弄来学费呢!”

  郭重芳笑了起来:“我可不信还有谁能给他出学费,小声和你家老太太可都没这个钱!”

  李建设还是气鼓鼓的,郭重芳看了他一眼:“厂里的事你也别太闹心了,这大锅饭吃不了一辈子,咱还找不到别的活吗?”

  “你又知道了!”

  郭重芳在他手上拍拍,不再多话,转身去刷碗了,李建设看着自己的手背,突然就有一种力气都被抽走的感觉。化肥厂一直是个好厂,过去说出来都是要被羡慕的。他们的工资是大梁市最高的,福利是最好的,设施是最齐全的。他们有自己的歌舞厅,有自己的活动室,他们是国营企业!

  早几年,那些街道办的小厂纷纷倒闭,他们化肥厂却没受任何影响,多少人羡慕他有个好工作,连他大哥都说:“老二这才是抱着个金饭碗呢,一辈子都不用愁,人什么时候能不吃饭?吃饭就要有粮食,要粮食就要种地,种地就要有化肥!咱们市就这么一个化肥厂,亏哪个都亏不了你们!”

  他当时虽然嘴里谦虚,说他哥自己出来干才是自由什么的,心中却是得意的。

  他们化肥厂好,他还是个锅炉工!

  这个工种苦、累,但能挣钱!

  他是家里的顶梁柱!

  但是,突然的,他们这个厂也不行了,虽然还没有什么下岗解散的传闻,可已经在吹自主买断的风了。而与此同时,他们的工资也开始迟发、少发。他心中非常清楚,李涛两次说到网球他都勃然大怒,与其说是在生自己儿子的气,不如说在生自己的气。儿子一向懂事聪明没提过什么要求,说要打个网球他都满足不了……

  想到这里,他暗暗咬了下牙——真不行,我也自主买断!以后自己跑活!

  ……

  李涛不知道父母之间的情况,他的生活没什么波折,却安排的很满。大部分都被学习占用,剩下的小部分则分给了网球跑步,因此心中免不了有些被委屈的难受,不过隐隐的,他又有些能够理解。没有人对他说过家里的情况,他却是能够感觉出来的。比如过去他们家每星期总要吃一次牛肉或者羊肉,特别是冬天的时候,他母亲总说牛羊肉滋补,冬天天冷,不能亏了身体,而现在两星期也不见得能吃上一次,就是买了,也是买了骨头熬汤,少有的一些肉都放到了他碗里;过去每年他们全家都会添上新衣服,有时候是一身,有时候是一件,总是每个人都要有的,而今年,只是给他添了一双鞋;今年开春的时候,他母亲还买了一些毛线,说要自己打毛衣……他母亲的手并不是很灵巧,早先流行织毛衣的时候,他母亲都织的不多,还被他爸笑过……

  家里,现在是比较困难的吧。他这么想着,拿出了课本,他不知道要怎么办,只有更加用功,他想他如果真能当上工程师,就能解决这一切了。

  “我可以打网球,但我一定要更加努力!”

  ……

  从这天起,李涛给自己制定了更详细完备的计划表,这里面甚至包括了他放学的路上要背几个英文单词——为什么上学不背?上学他都是和张声一起,想背,也要有那个条件啊!事实上在这一天之后,张声陷入了更亢奋的情绪中,她在当天晚上就向张家夫妻说了李涛的神奇,听的他们一怔一怔的,张爱国也就罢了,叶莹只是不信:“你说小涛只靠自己练习就打败了你们班的卫畅?”

  “是,妈,你都不知道小涛有多神勇,他连中八球!连中!那个卫畅天天牛逼哄哄的,说自己学了什么四五年的网球,什么以后是一定能打上正式比赛的,可在小涛面前算个什么啊!”

  叶莹笑她:“看你那点出息,是人家小涛有本事,又不是你!”

  张声挺着胸,得意洋洋的宣布:“小涛有出息,就是我有出息,小涛有本事,就是我有本事!”

  叶莹哼了一声,又道:“对了,小涛怎么会跟你去体育场的?我看那孩子天天老用功的!”

  “嘿,谁让那个卫畅欺负我,小涛是替我报仇的!”

  “欺负你?怎么欺负你了?”

  张声一滞,企图蒙混过去:“哎呀,反正小涛已经替我报了仇!”

  “不行,你给妈妈说说,那个卫畅是男孩子吧,他一个男孩子欺负你个女孩子这事可大可小,我总要知道是怎么回事。”

  “哎呀妈,你就别问了。”

  “小声,你妈妈说的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张爱国也发话了,而张声,彻底哑声了,她要是轻描淡写的说几句争吵也就罢了,现在的风气还不怎么流行家长找过去,张家夫妻虽然疼爱女儿,也不会就为了几句拌嘴找到学习班里,可张声心虚,说起来就支支吾吾的,张家夫妻越发觉得不对,非要她说个明白,最后张爱国甚至变了脸,张声推脱不过,只有把事情说了。而一听到女儿打的那个脑残赌,张家夫妻也哑声了。他们两个对视一眼,叶莹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指了张声一下:“你说说你,要是没有小涛,你可怎么办!”

  张声虽然学习不灵光,可在与张家夫妻的斗争中,却颇有心有灵犀的天赋,从叶莹的这个动作中她就知道警报过去了,立刻嬉皮笑脸的贴了上去:“我这不是有小涛吗?多亏妈把我生的好,和小涛同年同月同日,这一辈子都不愁了。”

  “你就胡说吧,没羞没躁的!”

  张声嘻嘻笑着,搂着她,叶莹看了她一眼,满是疼爱,而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张声对此没有感觉,张爱国却看了她一眼,当晚就问了她:“你好像对小涛有些发愁。”

  “也不是愁,而是小声现在就这么依恋小涛,将来可怎么办啊。”

  “怎么办?嫁过去呗,小涛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小涛我是没什么不放心的,就是李哥郭姐那边我也一百个放心,小声要真有福气,就是嫁过去。可是,人家小涛会愿意娶吗?你别急,自家的闺女,咱们自然怎么看怎么好,小涛现在应该也是不烦小声的,可以后呢?你想想小涛,学习又好长的又好,现在还不怎么显,可再过几年,特别是上了大学以后,哪还轮得到咱们姑娘?“说到这里,长吁短叹了起来,张爱国本来不服,除了自家姑娘自家喜欢外,还想着自家条件也要比李家好一些,听了老婆的话,再想想,还真是那么回事。

  李涛这成绩,上一高是妥妥的,大学不敢说那些顶尖的,没意外的话,也该是个一本,而自家女儿呢?高中都要靠体育,大学更不知道要变成什么样。他想了想道:“小静对我说,五福那里搞集资房,有人不想要,问我要不要,我本来也想着没必要的,不过现在不如咱们也集个?”

  “集房子?那要多少钱啊。”

  “好像要五万吧。”

  叶莹倒吸了口气:“这么多!”

  “可以按揭贷款,首付只要两万,剩下的慢慢还。”

  “那也太多了吧,我二姐他们单位,总共下来也才三万了呢。”

  “那不一样,五福那单位你也知道,房子一定是很好的,咱们弄个,给小静当嫁妆!咱们小静有一套房子当嫁妆,嫁谁都可以!”

  张爱国的话说的豪气干云,叶莹想了想,一咬牙:“行,咱们看看!”

  张声不知道自家父母已经开始发愁她的嫁妆了,第二天就开始馋着李涛问东问西,任李涛再怎么沉默寡言,她也能自演一台大戏!李涛听着听着,不由得后悔起在王竹面前的冲动了——他打什么网球啊!这不是还要摆脱不了这个唠叨精吗?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重新开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盖世英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