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讨好小丫头
清瑶公子2020-01-14 18:003,194

  “随你,若是你在把自己弄伤一次,那么就由不得你了。”

  墨少白说完,深吸一口气走了出去,他现在不适合在这,这样的状态它们会吵起来吧,,上次他没有控制住自己,小丫头就受了伤,这一次断然是不可以在那么鲁莽的。

  施雨沫知道墨少白生气了,也不敢叫,看着墨少白走出去,咬着唇,不知道在想什么,低垂的眉可以看出她的心情也不好。

  施雨沫觉得这次不但是墨少白的改变有些大,就连她自己好像也改变了很多,到底是哪里不一样了,她好像对墨少白的感觉不一样了。

  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她该怎么办,如果继续这样下去,她迟早会掉进墨少白的温柔陷阱里面的,妈咪的例子摆在那,墨家老爷子的话也历历在目。

  施雨沫有些疲惫的闭着眼靠在床边,现在不是想这些事情的时候,给妈咪报仇,还有拿回妈咪的那些东西才是她该做的。

  苏明阳无奈的看着这个坐在自己的办公室自己的办公椅上面的男人,已经半小时了,这男人就这么坐在这什么也不说,这是要急死谁。

  半小时前,墨少白一脸郁闷的走到苏明阳的办公室,苏明阳一看是自家老大,自是连忙站起来让位置呗。

  “老大,是雨沫有什么事情吗?”

  ……

  墨少白看着站起来的苏明阳,几步走到桌子边,苏明阳自然是连忙走到一边去,墨少白看着苏明阳让开,毫不客气的就那么坐上去了。

  这一坐就是半个小时,就那么阴沉个脸,一句话也不说,苏明阳本就有些怕墨少白,如今看到这人黑着脸更是怕了。

  明明才只是初秋的天,为什么苏明天总觉得这天气好像一瞬间降温了十几度的样子,这间屋子都快结冰了。

  “老大,你这是怎么了?雨沫又惹你生气了?”

  苏明阳实在是忍不住了,杀人不过头点地,他家老大这阵势比杀人恐怖多了,能让这人八百年不变一回的脸变了样,也只有那个小丫头有那个本事。

  五年前,墨家正之易主的时候,也就在那一年老大原本幸福的家被毁的干净,而老大也被人到处追杀。

  一次逃跑途中,老大看到了当时奄奄一息的小丫头,只一眼老大就把人救了回来,老大自己用了十天解决了墨氏里面的那些蛀虫,成功的坐上墨氏总裁的位子,以及墨家本家的家住之位。

  那十天里面,老大没日没夜的工作,一有空闲时间就过去看昏迷的小丫头,终于在老大上位的那一天,这个小丫头也醒了,也许这就是缘分吧。

  但是直到现在他都不能理解,当年老大到底是看上哪个小丫头什么了,那时候她也不过才十五岁而已,而那时候的老大已经是25了。

  起初它们几个以为老大是因为那个女人的背叛才这样的,后来它们几个看到事实不是那样的,老大好像真的很疼那个小丫头。

  他虽然对那个丫头很凶,但是那丫头每次生病也好,还是训练受了伤也好,他总是在自己这里拿了药,半夜偷偷的去看。

  最主要的应该是属老大的脾气吧,在它们面前虽然不至于冷冷冰冰却也是不会笑,即使在那个女人面前,老大也只是会放软表情,而在那小丫头的面前,他就是真正的的墨少白,从不掩饰。

  “怎么样才能让一个女人死心塌地的爱上一个男人。”

  ……

  苏明阳错愕的看着面前有些不怎么好意思的老大,刚刚的问题真的是他家老大问的吗?老大爱上了施雨沫,这是苏明阳现在脑子里面的唯一话题。

  看着自己说完半天没有动静的某人,墨少白一眼扫过去本就有些黑的脸,更黑了,那一副嘴里能塞下去鸡蛋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腻味了?”

  ……

  这阴森森的话,让苏明阳瞬间回了神,心里好想要咆哮,但是明显的他不敢,他能预想到,自己说完是什么后果。

  “那个老大,我也没有喜欢过人,我……”

  “你不是整天在女人堆里,还能不懂。”

  ……

  苏明阳觉得跟自家老大在一起,寿命都要短很多,这两者能一样吗,那些女人如何能配他苏明阳说爱。

  “我觉得吧,喜欢一个女人就是要锲而不舍,死缠烂打,女人都怕磨,使劲的磨,总有一天这个女人就是自己的。”

  ……

  墨少白觉的问这个白痴还不如回去问墙,当即站起来,想也不想的往外走,走到门口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走了回来,对着苏明阳就是一脚。

  “哎呦。”

  等苏明阳疼了半天好不容易回过神的时候,墨大爷已经回到了施雨沫的病房去了,留下苏明阳憋着一脸蛋疼的表情。

  墨少白回到病房的时候,施雨沫明显的感觉到,大爷好像不是那么生气了,不过还是不理自己,直直的走进去就着沙发往那一躺。

  平时严谨的墨大爷,此刻大喇喇的躺在沙发着实有些不怎么美观,好在病房里面只有它们两个人,这要是有第三个人估计会被这样子的墨少白吓死。

  施雨沫看了半天也没有见墨少白醒过来的样子,于是爬起来,小心的走到墨少白的身边,小心的拿过一边的西装外套给他盖上。

  睡着的他看起来跟醒着的他很是不一样,睡着的他很柔和,不似平时总是板着个脸,身上时常散发的万年冰川似乎也融化了。

  “没事长这么好看干什么,小白,别再对我好了,你该回到你的京城做你的墨少,这里不适合你。”

  施雨沫深处纤细的手小心的触摸着墨少白的眉毛,还有冰凉的薄唇,还记得这个唇吻自己的感觉。

  一想到那个画面施雨沫的脸刷的就红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站了起来,几步走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落荒而逃的某人没有看到,她背后那个本来睡着的人,清明的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嘴角扬起。

  直到她快转身之时才含笑的闭上了眼,这回好像是真的睡着了一般,午后的阳光直直的照进屋里,给屋子里面的两人身上镀上了一层金黄色。

  施家大宅,唐宛如自从接了电话开始,整个人就不好了,明明一切都安排好了,怎么就会这样。

  “你说什么?竟然失败了,你们是怎么办事的?给了你们那么多钱都打了水票吗?还有那些人要是把我供出来怎么办?”

  电话另一边的人,听着唐宛如絮絮叨叨的没完没了的,显然是很不高兴,这个女人是谁给她的胆子。

  “有本事你去,老子在外面为了你拼死拼活的,你就守着施家做你的夫人,现在还敢对老子诸多不满,你信不信老子现在就去施安南那个男人面前把一切的真相都揭穿。”

  一听电话另一边的人这么说,唐宛如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该死的男人,要不是现在还用的上他,能让他舒舒服股的活到现在。

  “哎呀,人家还不是担心嘛,你就被跟人家生气了好不好,下次我一定会对你很温柔的。”

  此时施安南要是在这一定会觉得这个女人不是他的夫人,另一边的男人听着唐宛如软软嗲嗲的声音,心里那股子火气算是小了一些。

  “小*货,就知道勾引老子,给我等着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男人的话引来的是唐婉的咯咯咯的笑,那劲头十足的笑声,只笑的男人的心酥了,整个人已经是飘飘然了。

  “好了,我会尽快的把事情办妥的,你就放心吧,那些人不会有事的,我的手下岂是那种没用的人。”

  男人说完又对着唐宛如调戏了一番,这次挂断了电话,唐婉看着断电话,眼里的恨意跟恼意毫不掩饰。

  “小贱人,我看你逃了这一次下一次准备怎么逃。”

  唐婉恶狠狠的骂着,然后是阴森的笑着,刚进门的小保姆感觉女主人的气息很可怕,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好几步,就怕殃及到自己的身上。

  施雨沫终于在住院额一星期以后再一次回到了小公寓,说是小公寓其实一点都不小,相反的一个人住显得很是空旷。

  回家是施雨沫一个人回来的,墨少白因为有事情要去办,就派了陈宇把她送了回来,看着整洁的小屋,施雨沫的心无限的好,只是这个好心情并没维持多久。

  施雨沫走到自己的小房间,拉开衣柜人就傻了,只见衣柜里男女的衣服交叉着挂在一起,男人的衣服一看就是墨少白的。

  这个该死的男人,这是要干什么,在医院自己被他欺负也就算了,怎么回来了还要被欺负,她才不要。

  施雨沫拿着墨少白的衣服一股脑的全部都搬到了客房,仍在了客房的大衣柜里面,本就身体刚恢复,还有些虚弱,这一趟趟跑的更累了。

  想着一身的汗,着实不怎么舒服,施雨沫从睡意这边随意的拿起一件浴袍走向卫生间,这一看脸更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守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守成婚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