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谁送的雏菊
挽歌丫头2019-10-31 03:053,457

  这几天,思楠每天都会做同样的梦,与其说是梦,倒不如说是三年前出事那一天她做过的事。

  刚开始,梦中的她坐在高层圆顶会议室里,神色冷漠,把手中文件通过律师转交到对面父亲面前。

  “楚氏财团的股份转接书,只要你将这份文件签了,我保证,爸爸你以后还是我们楚氏的执行总裁,虽然只是表面风光,但,若是你不签,”22岁的她脸上露出一抹还尚显稚嫩的笑意,却掷地有声,“那我们就只好走法律程序了,我有绝对的信心拿回所有的股份,而你,只会声名扫地!”

  “没良心的死丫头,我可是你父亲!”男人眼神凌厉,拍桌子叫嚣道。

  “父亲?”她冷笑,美眸里满是不屑,他居然还记得他是自己的父亲,真是可笑!

  看着周启天用怨恨阴毒的眼神盯着她,她的心里却异常欢畅。

  “签吧,你已经没有选择的权利了。”她再次提醒道,冰冷的声音在梦中被反复扩大。

  只是在她正得意中,她又恍惚地开着敞篷跑车飞奔在高速公路上。

  阳春三月的风在北城还有些刺骨,只是刮在脸上,疼在心里。她望着略显压抑的天,笑了笑,冲着天空大喊道:“妈妈,外公,思楠终于夺回楚氏了,远在天国的你们看到这一幕会不会很开心?”

  她开心地根本没注意到前方的情况,而当她回过神来看到前面的跑车时,她惶恐地睁大双眼,猛打方向盘,用最快速度踩住刹车,却已经来不及避让。

  “轰——”

  “啊——不要——”惊心动魄的响声,吓的她从噩梦中惊醒,她微微颤动睫毛,那撕心裂肺的感觉就清晰地透过梦境向她传递过来。

  刚一睁开眼,就对上一双在黑夜里发亮,如鹰隼般的眸子,她再次被吓一跳,大叫起来。

  “是我。”男人不悦的声音传入她耳中。

  “莫云沣?你回来了?”思楠在夜里显得格外胆小,轻声开口询问道,柔弱的声音和白日里的伶牙俐齿完全对不上号。

  莫云沣点头,又担心她看不到,浅声开口道,“因为海洋项目临时出了点问题,所以又晚了几天回来。”

  其实原本定的是第二天早上的机票,但他似乎有些想家,事情一忙完立刻就改成晚上的机票回来。

  回到家后经过她房间,他想了想,决定过来看一眼,他告诉自己,绝对不是因为想这个女人才进来的,只是想看看这个女人有没有安分地在睡觉。

  却没想到会看到她从噩梦中吓醒。

  “你,做噩梦了?”

  许是夜色挡住了他的神情,所以思楠才会觉得他的声音听上去带了一丝担忧。

  思楠点头,手揪住心口的位置,觉得还是有点疼。

  莫云沣看她难受,皱了皱眉,虽然这个女人平时比较强势可恶,可到底,也还是个女人。

  不自觉的,她说了句安慰的话:“没事,只是梦而已,我去给你倒杯牛奶,有助你睡眠。”

  “嗯。”思楠歪着头,淡淡点头。

  等到莫云沣再次端着牛奶上来,才发现思楠又睡着了,看着手中的牛奶,他忽有一丝懊恼,自己这是在做什么!

  早上起来下楼吃饭,又是不见思楠,莫云沣脸色不由一黑,莫天成以为孙子没有睡好,便叮嘱他工作是忙不完的,以后出差不要晚上急着回来,要以健康为重,莫云沣听着只能默默点头。

  莫云沣一回公司就忙个没完,这趟出差用了近半个月的时间,带回来的成绩也是可人的,所以会议上,他就香港海洋项目的竞标和工作安排做了详细的部署,公关部的经理楚思楠没有到场,代替她来开会的是刘副经理,看着莫云沣对他不满的眼神,刘副经理都没停止过擦汗,又不知道自己是哪里得罪了总裁。

  好不容易熬到会议结束,刘副经理拔腿就想跑,却悲催地被莫云沣叫住了。

  “莫总,您找我是有什么事吩咐吗?”

  莫云沣低头看着手中文件,冷声问道:“今天的会议这么重要,你们经理怎么没来?”

  “经理一早上就打电话来公司请假了,应该是有急事需要处理。”

  莫云沣冷笑一声,她能有什么急事?

  “好了,出去吧。”

  “是,”刘副经理连忙退出。

  刘副经理出去后,莫云沣便让助理墨言去查思楠行踪,林纪琛的话他还记在脑海里,若是楚思楠背着他跟别的男人见面,她,死定了!

  只是没想到墨言查到行踪跟他想的完全相悖。

  “少爷,少奶奶在墓园,今天应该是少奶奶母亲的诞辰。”

  ……

  整个墓园被绯色迷蒙的烟雨笼罩,看上去有些悲凉,如今已经是九月天气,雨中的风已有凉意,低沉的云雾里夹杂着肃严萧冷。

  站在母亲的墓碑前,思楠将怀中的小雏菊放在墓前,又将撑起的黑伞移到墓碑上,想要为母亲遮挡住风雨。

  却发现面前已经摆了一束雏菊,她疑惑的皱了皱眉,不知道是谁送来的。

  周启天?

  思楠自嘲的笑了笑,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他从没来过,今年又怎么可能会过来?

  那会是谁?

  不管是谁,她还是对这束雏菊郑重地说了声“谢谢”,能记住她母亲生前所好和生日的人,都是值得她尊重的人。

  “妈妈,生日快乐,祝你在天堂安好,还有外公外婆,你也要向我待他们问好。”抚摸着母亲的容颜,思楠嘴角勉强勾出一抹笑,心里却越发荒凉,原来幸福的一家人,如今只剩她一人还活在人间。

  细细回想母亲在世时对她的百般呵护,那时候的她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公主,无忧无虑。她还记得有一年发高烧,母亲带着她去请最好的医生,那一天同样也是下着连绵的细雨,母亲将她抱在怀里,就是这般为她撑着伞。

  这段时间发生了很多事,大部分都是棘手的事,但思楠一向不习惯倾诉,所以更多的时候,她都只是站在母亲的墓碑前,静静的看着母亲。

  莫云沣赶到墓园的时候,思楠正在墓园大门口跟守门的老人在说什么,可能是因为冷,她一手撑着黑伞,一手紧了紧衣衫。

  透过车窗看过去,微凉的空气里,她瘦小的身影带着落寞的寒气,莫云沣眼神一滞,这个他平时痛恨的背影今日竟让他有些心疼。

  别开眸子,他沉了沉眼眸,对身边助理道,“走吧。”

  “少爷,我们不等少奶奶吗?”墨言看着少奶奶,似乎也有些感伤。

  “不用了,直接回公司。”

  “是。”

  思楠是想问一下今天除了她还有谁来过墓园,无奈看守墓园的大爷并没有给出她想要的答案,悻悻之下她也没有多想,转身直接走向自己的车。

  莫云沣回到公司刚下电梯,就听到女人尖利的声音不依不饶:“我姐夫是莫云沣,你凭什么不让我进去,要是让姐夫知道你这样对我,肯定会把你开除!”

  米娜自然认识她,却半点不买账,“周小姐,我说了莫总现在不在。”

  “那我去接待室等他!”

  米娜不肯让步:“不好意思周小姐,接待室有其他客人了。”

  “你!”周梦菁蛮横的扬起手,刚准备挥向米娜,却被一道冷声叫住,“梦菁。”

  “姐夫。”周梦菁慌了慌,扬起的手转成了撩发,一秒变成温柔娇羞的小女人模样,清纯无限。

  办公室里,莫云沣微眯双眸看着周梦菁,“你过来有事?”

  “也没事,只是姐夫一出差就去了半个月,梦菁听说你回来了就过来看看。”周梦菁抿了一口咖啡,淑女端庄。

  莫云沣笑了笑,“你想我了?”

  周梦菁娇羞的红了脸,也不回答,只道:“那天晚会后,姐夫说要请我吃饭,我还一直等着呢。”

  “好啊,想去哪里吃?”

  周梦菁见他爽快答应,双眼一亮,直接走到他跟前,嗲声道,“姐姐好像也没带过姐夫回家,要不今天我带姐夫回家吃饭吧。”

  莫云沣挑眉,放下手中文件,看向周梦菁。

  今天是楚思楠母亲诞辰,周梦菁却想带他回去吃饭,巧合吗?

  只怕不是。

  莫云沣只知道思楠和周梦菁关系不好,但究竟到了哪种程度,他还不知道,所以,他很感兴趣,也乐意奉陪。

  “好,你先坐一会儿,等我把公事处理完。”

  楚家。

  “哟,今天哪阵风把思楠吹回来了?”思楠回来时,花少芸正在搓麻将,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思楠冷笑一声,凑到麻将桌前,简言道:“阴风。”

  花少芸起牌的手微微一僵,面露不满,“瞧你这丫头,说的什么话,王姨,来给客人们倒几杯茶。”

  思楠浅笑,面色不改道,“王姨,加上花姨一共四位客人,你倒四杯就可以了,给我来杯咖啡。”

  花少芸脸色变白,牌友都在她不好发火,努了努嘴勉强抽出一个笑容,“思楠,我哪算什么客人……”

  思楠打断她的话,莞尔道:“花姨别忘了,这是我楚家的房子,你姓花,自然是外人。”

  “放肆,她是你花姨,你怎么说话呢!”一道威严的声音从二楼传来,思楠闻言抬头,看见周启天正站在楼上怒目瞪她。

  其他几位打牌的贵妇见此,也没了打牌的心情,清官难断家务事,牌,还是下次再打比较好,于是都起身道别。

  花少芸尴尬地站起身送客,“思楠从小就没有母亲,这些年被我惯坏了说话没大没小,你们多担待,今天的事都不要放在心上,下次打牌再约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情深不候:前夫别惹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