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我会找到哥哥的
钟琴2020-12-17 10:352,101

  夏苒兮不明明佳心中所想,但是也感受得到来自她的善意和慈爱,明佳她是记得的,小时候对她也如亲女儿一般一般照顾,她对明佳印象还是很好的。

  “小姐,你有没有跟少爷联系?”明佳还是问出了口。

  夏苒兮伸手拿水果的动作一顿,少爷?是谁?疑惑的看着明佳。

  明佳看着她的眼神,有些着急“小姐,少爷在夫人过世后老爷又娶了安氏,就独自出国了,小姐…回来没有跟少爷联系吗?”

  夏苒兮心一沉,回想自己小时候的事,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许多玩伴,可是没有明佳说的少爷。猛地心顿,这是怎么回事?

  “明嫂…少爷…是是谁?”开口之际,夏苒兮语颤,自己都惊了一下。

  明佳略微诧异的看了一眼她,随即笑着说道“小姐莫是忘了,少爷是您的哥哥啊。”

  哥哥?她的哥哥?可是为什么她没有印象,这是怎么回事,自己记忆里完全没有这个人。

  夏苒兮内心震惊了,脸上倒是没有显现出来,明佳看她这副模样,还以为她在想你念少爷,琢磨会,也就开口道“少爷自八年前离家还没有回来过,小姐要是……可以劝劝少爷。”

  许久夏苒兮也没出声,明佳不知夏苒兮想法,也就立在一旁没有出声。

  “我知道了,你想下去吧,不用担心。”良久,理不出个头绪来,回神看到明佳小心翼翼的站在她身边,也就说了那么一句话。

  明佳倒也没说话了,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在明佳走后,夏苒兮秀眉紧蹙,红唇抿成一条直线,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错?

  明明就是恢复记忆了,为何唯独忘了一人?

  明嫂也没有理由欺骗自己,况且她根本不知道她失忆过,是不会骗自己的。

  苦恼的揉了揉眉心,算了,不想了,改天约个专家看看,她的记忆为了出了错乱。

  打开电脑,处理了一些事情,瞌睡便来了,晕呼呼的倒在床上睡了起来,倒是忘了刚才的事。

  她醒来的时候已經下午六点了,今天倒是睡的沉,以往不曾有过午睡的习惯,还是一睡几个小时,微微蹙眉,下床去了卫生间洗漱。

  “阿远,吃饭了。”安月唤了一声坐在客厅里看报纸的夏远。

  夏远放下报纸,走去餐厅,扫了一眼“小姐呢?”扭头问立在不远处的佣人。

  “雨儿近日拍戏,晚饭都是在剧组吃。”安月笑着回答。

  佣人看安月回答,也就不出声了。倒是夏远,英眉微蹙。

  这会明佳走了过了“老爷,小姐在楼上睡觉呢。”

  “嗯,你去叫她下来吃饭吧,别饿着到时候伤了胃。”女儿在家就行,向明佳吩咐了一句。

  安月明显脸上不好看,该死的,她居然忘了还有一个二小姐,这会只顾雨儿,又是惹得老爷不高兴了。

  暗暗想着,还是要哄好这位爷。

  明佳还没有上楼,夏苒兮自己却下来了。

  明佳笑着“小姐,快来吃饭吧,倒是老爷关心你,怕你睡过了饿伤了胃,嘱咐我上去用餐呢。”

  夏苒兮淡淡的应了一句,走到餐厅坐了下来。

  饭桌上她背脊挺直,不疾不徐的用着餐,客厅柔和的灯光映在她脸上,淡雅而高贵,捧着瓷碗轻放在面前,捏着的一双竹筷也放置一旁,淡淡喝了一口明佳给她盛的养胃汤,抽过纸帕轻轻擦了擦嘴角。

  “爸爸,我哥哥呢?”有些安静的餐厅传了一句淡淡的问句。

  安月捧着碗的手险些抖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慌乱。

  夏远顿下吃饭的动作,眸光也暗下,放下了碗筷,安月也跟着放下碗筷。

  “你哥哥…和一样,八年没有回来过了。”夏远脸上有些惭愧,当年儿子出走时也就17岁,而自己却忙于事业顾及不得。

  夏苒兮紧了紧双手,“他去哪了?”

  夏远摇头,他也想找儿子啊,可是就是找不到啊,就连女儿也是自己找上他的,儿子,他也想知道坐在哪。

  “哥哥为什么会走,为什么不会回来?”陡然间气势上夏苒兮有些温怒了,因为她不记得自己哥哥,因为哥哥不知道为何离家,因为爸爸脸上的表情,到底又是做了什么让哥哥离家。

  安月吓了一跳,连忙开口“苒兮,致然当年的出走可不能怪你爸爸啊,那时候你失踪然后梅芜又走了,致然也是伤心才离了家…”

  “安姨那么捉急干什么呢,我又没有说什么。”夏苒兮此时有事一脸平静的说道。

  安月有些恨恨的剐了一眼夏苒兮,不过是暗自,她还不敢明目张胆的。

  “苒兮,你哥哥,我也找了好多年,实在是找不到,他也成年了,要是你能找到他,就让他回来吧。”夏远想到儿子眼底也浮现了想念和一丝沧桑。

  他的儿子,有多优秀就有多执拗,当年他也就17年华,怎么受得住疼爱的妹妹和敬爱的妈妈相继离去,到头来还是他给他重头一击,让他也远离了他。

  黑眸有些懊恼,夏苒兮抿唇看在眼里,当年是怎么一回事,让如此刚强的爸爸露出这种复杂懊恼眼神。

  闭了闭眼,在睁开时,已是一片清明“爸爸,我会找到哥哥。”

  没有在去逼问当年的缘由,该知道的时候自然会知道吧,现在自己还有其他事情没有解决,等解决了或者找到哥哥了,自然也就知道了。

  安月始终坐在那里没有出声,刚才她脸上一闪而过的慌乱她不是没看到,自己装作没有看到罢了,哥哥出走发事跟她有关系还好说,不,就算跟她没有关系,妈妈的事情也一定跟她有关系,自然,得罪了哥哥,便是罪加一等了。

  夏远动了动唇,显然还想说些什么,便被手机铃声打断了。

  夏苒兮的。

  “喂,瑾哥哥。”从她的语气听出是熟人。

  “兮儿,明天早上八点,我去接你。”郁少瑾温和着嗓音。

  “怎么了?”怎么好好的想到来接她,要去哪儿?

  郁少瑾瞬间沉了脸,沉着富有磁性又好听的声音“脑袋撞坏了?”

  “……”夏苒兮。

  好吧,她记起来了,明天他要带她去检查。

  “我知道了,就这样,明天你到了打我电话。”夏苒说完也不等他在说话,手快的挂了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