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红了额头
钟琴2016-10-25 08:481,674

  夏苒兮对于他的动作下意识的有些闪躲,对上他漆黑的瞳孔,又快速的移开。

  “瑾哥哥,你这是干嘛。”

  “兮儿,你真的不明白?”郁少瑾忽然扳过她的肩膀,勾住她的下巴,略微有些冷硬的说。

  “瑾哥哥,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使劲一扭,说完就提着包包头也不回跑出了总裁办公室。

  良久,郁少瑾低低的笑了两声。

  今天把这丫头吓到了,也是,自己这是太心急了。

  终归开学就大一了,十八岁生日之际已經很想她了,如今挨过了高考,大学较为轻松了。

  兮儿,你会明白的。

  六年前,第一次见到她,是在他捣了一个人贩子窝时,衣衫褴褛,发丝凌乱,别的小孩看他都觉得害怕,也许是因为他高高在上,也许是因为被拐卖留下的阴影。

  偏生就得他一个闪着澄亮的大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他好奇,问她为何盯着他,她确脆生生的说因为喜欢他。

  许是她的双眼灵动无辜,许是她语气天真烂漫,最后所有小孩都送往了警局,独独留下她在身边。

  洗干净换上裙子的她,十二岁,豆冠年华般青丽,齿若编贝,娉婷秀雅的立在楼道间,让年少的他小心翼翼的装进了心里。

  如今终于等到她成年,他亦有护她的资格,又怎会让她离开。

  或者说,起初对她只是浅浅的喜欢,那现在就是爱。

  视线落在茶几上的杯子,几不可见的蹙了一下眉。

  夏苒兮刚出了电梯就接到郁少瑾的电话,冷不防的撞到了拐弯的墙角上,额头立马红了,伸手揉了揉额头,盯了手机屏幕看了几秒,终于还是按下接听键。

  “在大厅等我。”温润磁性的声音从手机中传来。

  迟疑了几秒,没有出声。

  “兮儿,有在听?”

  “好。”

  终究还是应了,挂了电话便往大门走去。

  不用她等多久,郁少瑾就迎面而来了。

  “你看,是总裁哎!”

  “哇,好帅!”

  “我进公司半年了,这才第二次见到总裁哎!”

  几个女员工手里拿着资料驻足在不远处看着郁少瑾,实在是能见到大人物的机会太少了,而且还是梦中情人的存在。

  “你看,总裁在向那个女孩笑哎!”

  “不会吧,那是她妹妹吗?”一女不甘心,自我催眠。

  前台一看,果然,总裁和夏苒兮小姐……幸而自己没有犯错。

  夏苒兮动了动嘴唇,撇了一眼那这些个说闲话的人,真无语了。

  郁少瑾扫了一眼大厅,冷漠出口而出“都不用做事了?”

  冰冷的眼神哪里还有刚才温情的样子?众人缩了缩脖子,赶忙一哄而散。

  继而,自然的拉起夏苒兮手,往外走去。

  夏苒兮有些不习惯,自她十五岁后,他已經三年没有主动牵过她的手了…

  还记得,每每治疗完,他总喜欢牵着她,漫过樱花园,奔过葡萄庄,然后在西清湖畔玩耍,是什么时候他开始疏远了自己的?

  然后就是学不完科科目目,练不完的技艺,直到,她自己都感觉麻木,感觉已經把他埋在心底。

  许是她想的入神,郁少瑾叫了她两次她都没有听到。

  “怎么了这是?”郁少瑾有些无奈。

  “啊?我没事。”反应过来应了一声又低下头来。

  宋江已經开车在外边候着,看见两人手牵手的走出来,双眼不免亮了一下,利索的打开后座车门,两人上车后者关上,自己进了驾驶座。

  “去吃西餐还是中餐?”车刚开没多久,郁少瑾抓着她的手也没有松开,靠在后座上,有些慵懒的开口道。

  夏苒兮试着把手抽出来,几次无果,也就让他抓着了。

  “瑾哥哥你做主吧,我回国,也不了解。”夏苒兮觉得额头疼的厉害,另一只手轻揉着,淡淡的说。

  郁少瑾撇见她的动作,顺着她的手看去她指腹按的地方,红了一角,瞬间沉了脸。

  冷声问“这才几分钟不见,便把自己糟蹋成这模样?”

  夏苒兮揉额的手一顿,糟蹋?这次用的……真是…

  还没回神,手冷不防的被另一只手扯下,额头又被另一只手覆上。

  “疼么?”郁少瑾轻揉着,温声问着。

  “不怎么疼了!咝!”刚说完宋江一个急刹,夏苒兮一头撞进郁少瑾怀里,刚好额头红肿的地方磕了他下巴,顿时痛的眼泪汪汪。

  郁少瑾反手扣住她的腰,听到她痛呼,立马查看她有没有伤势,结果发现除了额头比之前红上几分之外没有其他伤势,这才冷下脸。

  “宋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半道竹马摘青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