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易家锁阳
千幻子倾2016-10-24 21:002,148

  十三年后

  转眼已过十三年,云倾华也长得愈发出众,一如当初在神界的模样,惊为天人。原本云家出了个绝世美人是好事,可云倾华却是个废柴,不能修仙。

  人界以修仙为尊,却不是每个人都适合修仙,没有灵力没有背景的凡人只能生活在最底层,饱受煎熬。

  云倾华也不是完全没有灵力,大夫说云倾华是受了毒药的侵蚀,无法凝聚灵力,一些基本的小法术倒也不碍事。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云倾华是灵狐转世,修炼方法和灵力的运用根本和人不一样。

  叶夫人的身体自生产后一直不好,担心哪天自己去了留下云倾华一人,早早的为云倾华做好了一切打算。

  在知晓云倾华无法修仙后就为云倾华定下了一门亲事,蓝照国大将军的嫡子,易锁阳。易锁阳略长云倾华两岁,修仙世家,天分极高,不过十五岁就到了六阙法师。且易锁阳遗传了易夫人的性子,从小就是性情温和的大家风范,丝毫没有遗传易大将军武将的大老粗性格。

  外人不知,叶婉的母亲曾有恩于易大将军,叶婉和易大将军的发妻又是从小玩到大的闺中密友,叶婉略一提,易大将军便豪爽的应下。

  有易大将军在,云倾华想必也能平安一生了。易锁阳从小和云倾华相处,两个人青梅竹马,易锁阳又一直对云倾华极好,婚后易锁阳也定能对云倾华疼之入骨。

  不过,云国公府里的其他小姐见过易锁阳后可就没那么安分了。

  “易哥哥,明晚是花灯节,你陪浣儿一起去吧。”云大小姐云浣儿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易锁阳,本就精致的小脸带着些羞涩,脸颊红红的更加好看。

  可惜,云浣儿是柳妍的女儿,在柳妍的灌输下,脑子里只有狠毒,哪有看起来那般善良纯真。

  易锁阳拂掉云浣儿拉着他胳膊的纤纤玉手。在易夫人的熏陶下,易锁阳的教养脾气都极好,虽不喜云浣儿的靠近,也没有厌恶恼怒,只是有些不知所措

  “云小姐,我与令妹早已有嫁娶婚约,你我如此亲近,怕是于理不合。”易锁阳真真是一个头两个大,每每来云府,都会被云家各个小姐缠住。

  “锁阳哥哥。”云倾华听到易锁阳过来的消息迈着小碎步朝易锁阳走来。

  见云浣儿又来缠着易锁阳,云倾华内心翻了个白眼。可云浣儿却像是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见云倾华过来就亲热的挽着云倾华,妹妹长妹妹短的寒暄着。

  抽出自己的手,云倾华满脸嫌弃,拉着易锁阳就要走,云浣儿挡住他们的去路。

  “妹妹,明天就是花灯节了,我们一起去好不好。”云浣儿满脸笑容,期待的看着云倾华,内心却在盘算着小九九。

  云倾华自然知道云浣儿的想法,虽对花灯节不感兴趣,却很想看云浣儿不停讨好易锁阳却次次吃瘪的样子,便应下了,顺水推舟的邀请了易锁阳一同前往。

  待云倾华和易锁阳走后云浣儿眼露凶光,狠狠的说道:“云倾华这个废柴,天天用自己那张狐狸精脸去勾引易哥哥,也不想想自己配不配的上。易家可是修仙世家,要不是有叶家撑腰,易家哪能看得上她这么个废柴。”

  云浣儿的贴身侍女绿浮连忙附和,将云倾华骂的一文不值,明里暗里的夸云浣儿比云倾华好一万倍,云倾华就是靠着那张祸国殃民的狐媚脸才能得到易家的赏识,听的云浣儿一阵娇笑,随手将手上戴的玛瑙玉镯赏给了绿浮。

  拿了赏,绿浮的小嘴越发的甜,云浣儿脸上的笑也止不住的甜。

  这边,云倾华拉着易锁阳在叶夫人的后园品茗赏鱼。叶夫人后园的小湖里养着几尾罕见的鱼。

  叶家主爱鱼,经常四处搜罗罕见的品种,见有品相好的便送几尾给叶夫人。叶夫人近临盆却遭人毒害的事传到叶家主耳中时叶家主便放话,有人想害他叶家嫡女一尸两命,他也必让那人生不如死。可见叶夫人在叶家主心中的地位了,可惜的是一直没查出是谁下的黑手,随着时间,那些证据更是被抹的越来越干净。

  那些鱼儿可爱的紧,云倾华靠湖边的凉亭里,喂着鱼食,和易锁阳聊天。

  “锁阳哥哥,明儿是花灯节,你是不是要亲手做一个花灯。”云倾华放下手中的鱼食,她的贴身丫鬟明水立刻递上湿帕子,云倾华细细的将手擦净。端起桌上的香茗,微抿一口,皱起眉头,不禁又放下了。是上好的阳春三月,香气浓郁,可喝来总归是苦。

  易锁阳见云倾华嫌弃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这丫头,总是那么怕苦。

  “那花灯节可是倾华你要去的,要做,也是你给我做。”易锁阳细细品着阳春三月。如此好品质的茶叶,给倾华真真是浪费了。

  难得能碰上这么顶尖儿的茶叶,易锁阳品的仔细,这茶叶应当是叶家给叶夫人送来的,凭云国公还得不到。

  云倾华单手撑着下巴,看易锁阳认真品茗的样子,有些发愣。

  原来锁阳哥哥已经长得这么俊了,原来他们不知不觉中就长大了。母亲说等她及笄了就成亲,嫁给易哥哥,做未来的将军夫人,可是,她不想嫁。一直以来,锁阳哥哥都像是哥哥的存在,她喜欢锁阳哥哥,也只是兄妹之间的感情,根本就不是母亲口中的喜欢。

  易锁阳见云倾华发呆,敲敲她的脑门。云倾华吃痛,回过神来。

  “天色已晚,我该回去了。”易锁阳想着还有事,赶紧告辞离开,万一误了明日的花灯节时辰可不好。

  云倾华送走易锁阳,回去时脖子上的玉笛项链发出淡淡的光。面露喜色,云倾华加快了回房的脚步。在进院子时,打发走了明水。推开

  门,一身穿白色缕金暗纹衣饰的男子果然在屋内等她。

  “我还以为你不会再来了。”云倾华捏着脖子上的项链,那是一支雕工精致的迷你白色玉笛,上面有三节细细的镀金花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狐劫之倾华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狐劫之倾华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