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高一下学期 4
栀子伊雅2016-11-05 09:372,503

  4,

  再商议。华语在临睡前,也就是挂断顾小洋电话的时候对他说的,她不这样说,顾小洋就没想着挂电话。上完晚自习,时间也不早了,华语希望孩子能早点睡。她只能先这样说着。不过她觉得自己并没有答应,事态怎么发展,还可以把握。只是,再议这样的话就有了活口。挂断电话,华语还是不想去陪,她清楚自己,心软,见不得孩子受苦,容易妥协。她只想把他扔到人群里,让他慢慢长大去,再说陪了十五年了,也可以了,有多少留守儿童一年见不了家长一两面呢,相比较,顾小洋是太幸福了,应该说是掉在了蜜罐里。

  还不待定下来是否陪读,顾小洋病了,发烧,感冒,头疼。华语又心疼了,打算去给送药。顾事电话里把她说了一顿,说学校就有卫生所,让他自己去买药,扎针,多大了还事事在身边照顾。感冒发烧一样上课。顾小洋却说难受,坚持不了,头痛的厉害,华语只好开车过去,一路上时速限速四十公里,她却不知道,拿到车以后,在北京开不起来,一出北京城,往河北沙河方向,除了燕郊有一点堵,夏垫、大厂都很开阔。让被在都市里受禁锢的华语,似脱缰的小马驹。再加上儿子病了,这还了得,华语的车开的很快,超过了四十迈以后,导致事后被扣了十八分,六百块钱的后果。

  一个驾照十二分,全扣了就要重新考试。华语在三个朋友的帮助下,每个人替她扣了六分。这让华语感激不尽,觉得有朋友真好。从此以后,华语开车就老实多了,越是开车时间久,再加上看电视交通事故方面的新闻,她愈发谨慎,尤其车上有老妈和儿子,她更是开的谨慎和缓慢。再也不像一个人开起来像发疯的小马驹一样了。

  儿子被他带回家,华语打算悉心调理他感冒的身体,每次孩子感冒,华语都想替他感冒。打小顾小洋的身体就不是太好,华语真是切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三天两头。就没有太多的好日子,总是闹感冒。老辈人说是被他捂住了,小的时候总怕冷到他,包包裹裹着,遇风遇雨就感冒。顾事的工作性质,是在家里,尤其他们婚姻内,顾事主内,华语主外,她那个时候做销售,孩子大部分时间归顾事管理。顾事在家写作,不喜欢出去,所以,孩子也被他养成了在家的习惯,在家看书,学习,顶多在楼下和院里的小朋友们玩一会儿。没有参加过任何一种培训班。

  这一家子,差不多都是宅着的。按眼下的状态是这样的,华语现在也是在家里写作。她之前是做销售的,每天在外面跑,但是,离婚以后,一切重新结构,华语也开始宅了,首先是对生活有了绝望的想法,躲在家的角落里慢慢舔舐着伤口,然后重寻十七岁的理想,89年代,十七岁的时候,她发表过两个作品,20岁和顾事相识,就再也没有写过。因为顾事写的稍好一点,文笔更老成,于是角色互换。女主外,男主内。离婚,让华语躲在家的角落里,重寻了一份活下去的职业。作家,对于华语来说,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真正写出好作品,是跟金钱没有关系的,可是一旦把它当成职业,为了挣钱而写作,就变质了。所以,她想当一个质量好的作家,有责任心的作家,不想只为了金钱而写作。可最开始,她没有办法,要写很多千字文,或者几千字的小中篇,只为了换粮回来。

  好在,她有一天,不只为了金钱去写,她觉得要为责任去写作。比如教育孩子的问题,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作妈妈,这个职业又这么不好做,可她又必须坚守岗位。她一边摸索,一边研究着怎样把孩子管理的更好,或者说不去管理,任他自由自在的长大。

  就像小姜两口子。他们的孩子就是放养的。孩子感冒在家休养,华语开始和小姜通电话,她知道顾小洋睡着了,但她还是放低了音量。这个时候的小姜女儿淘淘在天津读高一,和顾小洋一个年级。之前小姜的女儿和顾小洋一样,也在北京上学,后来他们也给女儿办了燕郊户口,在燕郊买了房,把北京的房子卖掉,在燕郊上了一段,又给孩子办了天津的蓝印户口。小姜说的好,她说女儿将来在天津有蓝印户口,可以和天津的孩子一起高考,将来在天津高考,考个好点的大学,然后找个好点的工作,再嫁个好男人,以后就留在天津了。小姜为给自己的女儿铺了这样一条路而洋洋得意。高中之前的奔波对他们两口子来说,也就变得无所谓了。

  小姜是专职太太,老公小吕是文化人,在北京上班,每天不坐班,一周到公司两三次即可。虽然小姜卖了北京房,北京没房了,但是他们有北京牌照的私家车。小吕上班按理说可以开车,京牌啊,进北京多随便啊,不用限行,五环内的地盘就是自己家的,马路上随便开随便闯,没人敢拦你。可他每次上班还是坐高铁,他觉得坐高铁可以休息,还可以看书。再说又不用天天朝九晚五的跑。

  自北京车限购以后,华语没少和小姜唠叨,自己学车太晚,买车虽然即时,可还是赶在了限购和摇号以后。车是北京车,在天通苑买的,牌却是河北燕郊牌。进京五环要办进京证,上班高峰期还不得进五环。这让华语无限郁闷。和小姜煲电话粥,两人东一句西一句的闲扯。儿子顾小洋在他的卧室里大声喊她,那声音,听似很大,又透着虚弱,原来是之前喊她没有听到,于是加大了音量,又因为不上学请了假,担心被老妈说自己偷懒,那大的声音里面,就又平铺了一点孱弱,透着一股可怜劲儿。

  顾小洋在问华语,是不是该吃药了。挂断电话,华语跑过去,一边唠叨一边给顾小洋拿药,说自己的药自己不想着时间,还要问。尽管这样指责,还是把该吃的药给他预备好。

  ”妈,我不想住校,我不想住校。”顾小洋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好象他住校有多痛苦一样,好象因为住校才导致了这场痛苦的感冒。

  华语免不了心疼:”你不要胡思乱想,赶紧把感冒治好了,回去上课,刚才老师打电话问我了,说你是不是晚自习回去上。”

  “上什么上,晚自习还不如在自己家里学,我没看有几个学的。”

  “我就不信人家不学。再说了,你大了,不是初中小学义务教育了,老师能总看着你们吗。高中,都是大人了,要自己管理自己了,难道还能总依赖老师吗。人家凭什么时时看着你们。”

  “也不知道是谁发明的自习,还是初中好。”顾小洋一副无限憧憬怀念的模样。

  “不要羡慕以前,过去的都过去了。你以前上初中的时候也未必觉得初中就好,干嘛老有怨言啊。要珍惜当下。你们现在又不是小孩,要自律,明白不。”

  “行了,就会给我摆大道理。”顾小洋吃完药,就躺下一副要睡觉的模样。

继续阅读:第一部:高一下学期 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