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高一下学期 7
栀子伊雅2016-11-08 10:022,184

  顾小洋说要是刚开学就陪读,可以在学校院里租房,听同学说家长也有要来陪读的,可学校院里现在已经没有房子了。上课铃声响了,华语又嘱咐一遍吃药,这才放心走出校门。走之前她告诉顾小洋明天还会来找房子。

  一路开车,回到家已经累的筋疲力尽。一进门,小豆豆就扑了过来,一通撒娇。这个时候,得知姚远要来,并且已经在去火车站的路上,这么说,第二天就能到北京了。华语一阵诧异,这说来就来的节奏,这男人疯了?为什么没有提前打招呼呢。之前 华语知道姚远去了广州,但他说这次太匆忙不能来北京,可是他办完工作上的事情,还是说来就来了。但无论怎样,华语都觉得他是顺路来北京,尽管从广州回南宁,根本不经过北京,可在华语的眼里,姚远就是顺路,借出差的机会跑来约会。也许出差只是一个障眼法,约会是真真儿的吧。

  第二天就到北京了,看来沙河是暂时不能去了,儿子在学校多住几天无所谓的。华语就跟姚远说了在找房子的事情,姚远说他来了陪她一起找。姚远这一路上没怎么和华语联系,倒是第二天离北京越来越近的时候,反倒是短信一条接一条的发过来,每到一个小站都要发短信报一下站名,就算不报站名,也要抒情一下。华语知道这是在想念她了。

  姚远一到北京,三个人吃完午饭,下午大块的时间,华语建议去沙河,反正来回开车两个小时,中间的时间可以找房。姚远同意了。虽然只有半天的时间,但是夏天时间长,晚上很晚了天还是亮的,所以她不用担心,再说身边有人陪着,也就不担心一个人跑夜路。华语心里已经有谱了,她一路开车,经过燕郊夏垫大厂,直接就奔沙河县的西关环岛去了。并且直接把车扎到学校对面小区的停车场,她这是想定学校对面的房子了。当然,在等姚远的时候,她也记了几个本小区的出租电话,却想不到都已经租出去了,房子这么抢手,马上又要到假期了,看来还真得抓紧了。

  华语停好车就奔物业去了,打听一番没听说谁有房子往外租,却不料一走出物业,两人正讨论租房的事儿,却发现有人在往墙上贴广告。啥也不说了,直接跟着贴广告的就上了22层。

  一进屋华语就喜欢上了,40多平的房子,人家愣是给隔出两个卧室出来,当然次卧有一点小,厨房也小很多,那是因为次卧占了厨房的地盘。这么大的房子,两个人住倒是也可以,至少一人一个卧室,看着很规矩。大卧室是拉门,大玻璃的,小卧室是木质门,没有窗玻璃。房子虽小,五脏俱全。吃喝拉撒睡,在这里全都能解决了。

  房东说还有人要来看房,问华语要是看好了定下来,她就给对方打电话不用来看了。其实华语知道这是房东的伎俩。自己在燕郊也有小套房子出租着,每次有房客看了广告来看房,她也会有这样的一番话对付对方。这样的说法,其实是在给对方一个紧迫感,那意思,我这房子可有不少人在惦记着呢。

  华语看上了房子,更看中了这个小区,走过马路就是学校,儿子顾小洋来回走不上几分钟就可以回家、上学。合同一签就是两年,眼下顾小洋是高一的学生,用不上多少天就放假了,也就是后年,2015年的这个时候,正是他高考的时间。现在是2013年6月10号。每年的6月7号和8号,正是高考学子走进考场的日子。华语不觉得有多么的迫在眉睫,如果她来陪读,她也想好了,她就是来陪亲情来了,孩子怎么学,是不是格外的努力,全在他自己。她就算搬来沙河,也是她写她的,不会过多干预孩子的事情。

  和房东去银行刷了卡,钱转了过去,钥匙就归她华语了。两个人没有立刻回北京,又转回小区,打算收拾一下屋子。其实也没有啥可收拾的,很明显,前任也是个学生,刚一进屋房东就说了,说之前的是个女学生,屋子里保持的很干净,并交待华语将来交房也一定要干净。还说那个学生刚刚高考完就回家了。房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主卧室的双人床很大,华语想好了,回去说服老妈一起来住。这样老妈、孩子她都可以照料。上了个卫生间的功夫,华语发现姚远躺在床上竟然睡着了。他得有多累啊,姚远是个仔细的人,从来对自己不是很大方,每次来看华语,他都是硬座,甚至买票不及时,连硬座都没有。他甚至有一次带了一个小马扎。

  华语看着酣睡的姚远,甚至不想惊醒她,只是当华语站在客厅的时候,睡在卧室里的姚远很快就醒了过来。睁着疲惫的双眼,看到华语,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他得有多困呢,华语心想,连个睡觉的卧铺都不买,说是没买到。坐了那么久的火车又算什么呢。华语就曾经埋怨他,你不能坐飞机来吗。姚远第一次从广州来北京看她,坐的是高铁,8个小时就到了。那是他们第一面,他容不得时间慢下来,他要立刻见到她,事实证明,他的急迫和她的等待是对等的。从此,两地相望,不尽的相思。而以后再来,姚远都选的慢车,车票便宜,但是相当辛苦。

  只是他们又要固守着各自的家庭,不能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姚远是医生,也是他八十多岁老母亲的保健医,随时照顾,把老母亲交给谁都不放心,又要在女儿面前保留着没有离婚的状态。华语只等到儿子上了大学,她就真正的自由了,而姚远也觉得他的女儿上了大学,不对,华语记得他说过,等到他女儿大学毕业以后,他才能把离婚的事情说给她听,那个时候她成年了,也不会寻死觅活,也不会选择不继续求学,那个时候她懂事了,一定会接受父母离异这件事情。

  华语也要照顾老妈和儿子,她怎么可能现在就去南宁呢。而姚远又并没有邀请她去南宁,只说以后会去的。以后,是一个没有期限的名词。华语有的时候也不清楚自己,仿佛她生活在未解之谜里。

继续阅读:第一部:高一下学期 8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