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部:陪读伊始 8
栀子伊雅2016-11-18 10:152,374

  好嘛,我操闲心。华语不再提这个话题。这是一个早晨,华语依然开车去城建新村买菜,叮叮当当的没少买,在进单元楼的时候,遇到一个手里拎着新鲜蔬菜的小女人。个头不高,瘦瘦的,看着很耐看,年纪似乎也比自己小,长发,大卷,扎着马尾,很蓬松的样子。两个人不认识,却都相互看了一眼,华语打了声招呼,问她这菜是从哪里买的,因为她看到对方在停自行车,一定不是太远。华语首先把这人当成本地人了,她一定是对沙河相当熟悉的。果真不远,说是走过去都可以的,是个很大的早市场,下午基本没有人了,走过去,可以锻炼身体,二十分钟足够了,主要是那个建兴市场的菜很新鲜。有很多是当地农民自己种的。

  这吸引了华语,她打算下一次就去那里买菜,然后说自己现在都开车去买菜,因为远。对方就说以后可以骑她的自行车去买,华语心里一阵感激。她其实很想把自行车从北京骑过来。她想就算远,骑二三个小时也是可以到达目的地的,她认为骑行也是一种锻炼,朋友当中有坚持骑行的,一次单程就80公里,她觉得加入的话,恐怕会落在他们身后。但是她觉得从北京骑到沙河,40公里,应该没多大问题。只是老妈不让,老妈为了不让她骑到沙河,竟然有一天从一楼把自行车扛到了六楼,这让华语很是咂舌。老妈太厉害了,她只能这么说。老妈总干涉她,这就是一个例子,可她不愿意和老妈计较,很多时候由着她。同时,她也希望顾小洋也听她的,也能由着她。可是,她发现办不到。每当有这个念头的时候,她就及时的修正自己,因为自己在十五岁的时候,也是天不怕地不怕,父母也不唠叨自己,当然,那个时候的自己很乖啊,不捣乱,不惹父亲生气。不过细想想,也有不乖的时候。比如早恋,17岁就恋爱了呀,那父母每天是提着心过日子吧,她只是不知道,现在她知道了。只要晚归回家,父母都在灯下等她,即使停电,点着蜡烛也要等她,每次都让她晚归的时候有一种愧疚感。可那个时候的父母看她平安回来,也从来不说她,越不说,她就越愧疚。是不是自己以后对儿子也要这样呢?

  华语总会在和儿子有了矛盾以后,自责加上思考,然后她不再唠叨,不再管他,或者默默的管,不说出来。然后,两个人其实很快就冰释前嫌,海阔天空了。母子俩,哪有记仇的呢。

  认识的这个孩子妈,名字叫叶子,对于华语来说,这名字真好记,叶子也说她的名字好记,于是,两个名字好记的女人,同住一个单元,一个住在8楼,一个住在22楼,从此成了朋友。叶子一天要给儿子杨宇鑫做三餐饭, 当然,华语先是知道叶子要给儿子做三餐,夜里十点多吃晚饭,当时她就说杨宇鑫是10班的吧,当她得知杨宇鑫并不是顾小洋班的,可她发现叶子的儿子竟然和顾小洋班上那个只回家吃饭的男生惊人的相似,同是晚餐要回家吃的,每天晚上22点以后才吃上晚饭,早餐也在家吃。华语笑着说,可能你的儿子喜欢你做的妈妈牌饭菜吧,然后说顾小洋虽然说学校的食堂不好吃,可他未必就觉得自己做的所有饭菜都好吃,在顾小洋这里,她做的好吃的是屈指可数的,夸的最多的也就是她做的锅包肉。于是,华语就经常给他做锅包肉,华语是理性的,可是在儿子这里就全然感性了,她也明白,再喜欢再爱吃的东西,吃的次数多了也不会好到哪里去了。但是儿子爱吃,她就常吃,终于吃到顾小洋说今天的锅包肉真难吃,没有以前的好吃,还批评华语做事一点不用心。当时华语就石化了,自己是在用心做啊,只能越做越好,怎么越做越不好吃呢。显然是他顾小洋吃的次数多了。

  顾小洋要是和华语闹别扭,他还会夸姥姥做的米饭比她的好吃,华语表面撇嘴,心里在美,反正儿子夸的是自己家人,又是自己老妈,他的姥姥,使劲夸吧,她 绝不吃醋。

  两个女人一聊起做饭,尤其给儿子们做饭,就有了更多的话题。更多的时候,她们是在旁边七中的操场边走边聊。华语就说她还认识一个家长,但是那个家长,两个人只局限在网络上聊天,还没有在生活当中见过面。

  于是华语就把和谢晓芹的相识告诉了叶子,对于谢晓芹,华语一直觉得和她有共同语言,只是两个人不是生活在同一个小区,相见的密度不会有她和叶子这么多,所以也就一直没有见过面。而她和叶子,指不定哪一天下楼买个酱油,或者扔个垃圾,都能在电梯或者楼下遇见。其实两个人遇见的频率高,还不是因为这些遇见,更多的是叶子喜欢跳广场舞,而华语喜欢慢跑,或者弄个忽拉圈转一转,虽然两个人爱好不同,但都有一个锻炼的想法,又同在一个广场锻炼,自然相约着出去的时间就多了一些。

  而她们因为有着不同的爱好,所以,渐渐的又相互淡出了视野,只偶尔在楼下见上一两面。跳广场舞的时间和华语饭后运动的时间不是太吻合,由于担心长肉,华语晚饭吃的很早,所以运动时间也比叶子早一点,运动的差不多,华语还要回来写她的文章。

  而华语一来到沙河,就在高二家长群里认识了谢晓芹,谢晓芹比她稍微早一点搬到沙河来陪读,不过也早不上几天。她在QQ群里晒过自己的照片,华语端详了一下,觉得是那种和自己能聊得来的女人,于是添加了好友,打过几次招呼。甚至有过一场大暴雨的天气里,两个人在QQ上互相安慰的情景,她们一致觉得暴雨的天气,女人缺少安全感。尤其打雷打闪的天气,华语就很是害怕的样子,她也知道这是自然现象,也知道这是天老爷在打喷嚏,可奈何她就是害怕,而谢晓芹也是,她说来这里住高层,好没有安全感啊。

  那个时候,她还不认识叶子。

  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能有三两个好友,也是人生一大幸事,至于谢晓芹,她想一定会成为好朋友,实际上,华语见过她的照片,有两次在外面偶尔遇到过,甚至有一天,华语上午走着去建兴买菜,路上就见到正往回走着的谢晓芹,因为见过她照片,所以认识。想不到下午她去超市买水笼头,又遇上往回走的谢晓芹,距离不是太远,谢晓芹戴着眼镜,挺斯文的模样。对方并没有看到她,也许是因为眼镜的原因,或者人家根本没想到就这样走着路都能遇到陪读的家长,而且还在群里聊过天。

继续阅读:第二 部:陪读伊始 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