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 部:陪读伊始 11
栀子伊雅2016-11-18 14:112,305

  当然,她也经常叮嘱顾小洋,出门在外,要护好自己的东西,尤其钱包和身份证件,她也不是不知道,顾事以前包里背着照相机和DV机,小一万的DV机就那样被人家从他包里给拿走了,只留下了那款小相机。不做贼,但不能不防贼。所以,这也是华语换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一走进楼道就有点紧张的原因。好在,天下太平。只是,她多希望身边有个大男人陪着一起走,陪她一起抵御那些外来的风险。她也希望走在身边的是顾小洋,顾小洋也是个大男孩了,可他从来不愿意陪她逛街。也许,女孩子就不一样了,华语这样想。脑子里种下了一个漂亮的女孩子,真希望拥到自己的怀里。自己这一辈子还能有个女儿吗?尤其在被顾小洋气的半死的情况下,她就深深的有这个念头,再加上姚远总在旁边吹风。可现在看来,这只是一个梦想,她要全身心的照顾儿子。

  顾小洋又在玩手机了,华语有点生气,说到时间就睡觉,熬夜有什么好的。顾小洋被催烦了,就说你赶紧再生个孩子管他去。华语说我再生个气我吧,然后撇着嘴说我跟谁生去。顾小洋的门已经关上了,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再和华语探讨下去。华语也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这几个字有点讨厌,可是眼下事实就是这样的,自己连个丈夫都没有,生个屁孩子去啊。再说了,即使真有个丈夫在旁边,那也不能生啊,这还陪读呢,虽然顾小洋夜里到家很晚了,未必还能继续熬夜学习,那也得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他需要充足的睡眠。如果你再整个孩子出来,夜半三更啼哭,不把顾小洋烦透了。再说,自己也受不了,一边要伺候高中生的饮食起居,一边还要照顾夜里醒一百次的新生儿,如果那娃体质不好,如同小的时候的顾小洋,那可有事做了,三天两头,三天两头的病吧,一天你就跑医生吧,扎针吧,吃药吧。别的什么也不用干了。有了小时候的顾小洋,华语终于明白什么叫三天两头。有了大一点的顾小洋,华语终于明白什么叫气人,又不能真生气。

  隔着紧闭的房门,华语又说,到睡觉的时间了,赶紧睡觉。你也别不听我说的话,我跟你说,你妈对你没那么多要求,要不你去阳台上看看去。你看人家的学生现在在干什么。刚说到这,顾小洋把房门推开了,探出头问,在干什么?华语指了指北阳台,意思是让他自己去看。顾小洋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向阳台走过去,走到阳台,要经过华语的房间。虽然华语的房间有拉门,但她睡觉从来不把门拉上,她同时也期待自己的儿子睡觉不关门,或者平时也不要关门。她怀念顾小洋小的时候,缠着和她睡一张床,不同意都不行,所以在他九岁的时候,就改成了周末一起睡大床。平时自己睡自己的小床。其实顾小洋在初一的时候,虽然他们各自睡一个卧室,但是顾小洋也要打开房门睡觉,不让华语关门,只为了敞着门可以听到相互说话的声音。然后每天晚上都要聊上一小会儿才睡去。

  现在哪有这样的机会。别说睡觉关门,就是不睡觉,顾小洋也是把门关的紧紧的,不许华语没事闯进他的领地。眼下顾小洋穿过华语的卧室,走到阳台上,往窗外无目的的看了几眼,没表示看到什么。华语走过去,指了指一个楼层很低的窗口,有个穿着一中校服的学生,正坐在桌前学习。华语说,你看她在学习。顾小洋说你怎么知道她在学习。华语说她正襟危坐就是在学习,一看那认真的态度就是在学习。

  顾小洋掉头就走,一边走一边说,我就不信她在学习,没准书本下面是一本言情小说。华语说不可能,一边说一边跟在顾小洋屁股后面,差点就要跟进顾小洋的卧室,顾小洋回头看了她一眼,问她干嘛。华语就说,我对你没那么多期望,白天正常上课,晚上回来正常休息就好,到睡觉的时间你不睡觉,你别又让我拉电闸。华语不知道怎么又提到了上次尴尬的深夜。其实她没想提,可是她不知道怎么还是提了,顾小洋不高兴了,一进屋就把门关的紧紧的,还反锁上。把华语锁在外面。华语没有这个门的钥匙,就是有钥匙,她也不能擅自开门进去。她觉得自己对顾小洋可真是够民主的。

  华语恨的牙根疼,看看电闸箱,真想冲过去把电闸断掉。想想作罢了。她想到了孩子初中的时候,她和小姜的交流,小姜说她也是从高中过来的,那个年龄的孩子生命力就是旺盛。她可以一整夜不睡觉,第二天也不会困,经常和同学在外面玩,很晚回家。小姜总是提醒她,说要给孩子空间,让他们自己去飞,不要对他们束手束脚的。一想到这些,华语的气息稍微平稳一点。其实如果别人遇上什么事儿,她也会安慰别人,可就是一遇到和自己的儿子较劲的时候,就脑子空白。庆幸自己没有断闸,因为没用多长时间,她就听到了儿子关闭开关的声音,灯一定是关掉了。但她也不能说你把手机拿到外面来,这一点她做不到,她也清楚顾小洋不会听她这一套。即使她对顾小洋说过,说谢希希晚上也玩手机,但是睡觉前是肯定把手机上交的,那就是把它主动放在客厅的茶几上。

  谢晓芹的孩子怎么管理的这么好呢?华语有向谢晓芹请教的意思了,不过话又说回来,华语始终觉得女孩子就是好管理。她就没觉得自己小的时候有多不听话,自己那个时候多乖啊。如果顾小洋有她一小半的乖巧,懂事,她华语就觉得自己幸福无比了。当然,她现在依然觉得自己是幸福的。她觉得,每个人都要经历一些才能真正的成长。妈妈和孩子一样。想想自己也不过是第一次做妈妈,很多东西都是要学的。

  躺在床上,回顾一下一天都做了什么,记得晚饭后给老妈打过电话了,当时确定她在屋里,所以,一切都是圆满的。当时她还和老妈讨论哪天回去,说要给老妈带点肉和菜还有水果。老妈说你过几天要去电台做节目,到时候一块回来吧,别来回折腾了,然后跟她说路上车太多了。说家里菜和肉还有水果都有。老妈这是不放心她呢,她又不放心老妈,可老妈又不来沙河。她要是来沙河和他们一起生活,那就更圆满了。她也就不用天天的还要把心扯到北京的家里去。迷迷糊糊当中,她满足的睡去。

继续阅读:第三部:半路闺密:和另类家长的碰撞 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