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部:高一下学期 2,
栀子伊雅2016-09-29 11:144,977

  2,

  当时华语忙着新小说的开篇,采访,查资料,整天忙的晕天黑地,慢慢也淡化了顾小洋让她陪读的事儿。她也以为这孩子就答应了住校,不再张罗让她陪了。华语不去陪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初中三年,叛逆的三年,可没把华语折腾S。 尤其初三,那是怎样度过的啊?顾小洋的班主任和华语最清楚,当然,还有当事人顾小洋。当然,他也许不觉得那算个什么事儿,而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华语也觉得顾小洋长大了,不会重蹈初中的覆辙,她更不想守在顾小洋的身边, 天天盯着他看着他让他什么时候钻进被窝睡觉什么时候必须赶紧吃饭。初三的时候,顾小洋熬夜熬的吓人,有的时候,他就坐在那里发呆,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可就是不睡觉。求助班主任,顾小洋和老师都是QQ好友,自从班主任关照,顾小洋每天看着时间,22点还差一两分,他就乖乖钻进被窝。那几天,是华语最欣慰的。

  华语觉得姚远说过的一句话也许是对的,说孩子永远留在妈妈身边,那他就永远长不大。可是华语也提醒姚远:”你在你妈妈身边待了50年了,你还没长大吗?”

  “本质上我是个五十岁的老头子,实际我想问题确实简单。我信奉共产主义,人人有饭吃,人人有衣穿。我发财了,我就开个福利院,让更多的人得到我的照顾。”当时姚远一边上班一边照顾年迈的母亲,这也是他一年看不了华语二三次的原因。

  华语也明白他说的简单是什么,那就是两个人既然相爱,就应该登记结婚。可华语哪里敢轻易就结婚呢,何况姚远说过,他的女儿还不知道他离婚,他要慢慢过渡,让孩子接受这一现实。他说这需要时间。当然,华语也没觉得自己是在随便的恋爱,她是非常认真的。否则她怎么可能把姚远介绍给老妈和儿子呢,她只是觉得他们迟早是要结婚的,但绝不是现在。离婚好几年了,找个合适的男人相处,磨合,磨合的差不多了再结婚,安度余下的几十年光景,这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可是,在没有去过南宁的情况下,就跟姚远登记,华语还没有这么傻。她至少觉得要去一次姚远的家,看一看她的准婆婆,哪怕不看他的孩子们,那这样她才可以嫁给姚远,和她注册拿结婚证。如今在姚远紧紧逼迫下,她却连他家的房门朝哪个方向开都不知道,怎么可能接受和他的登记。可是,姚远为了证明自己是多么迫切的要和华语领那个证,每次来北京都要和华语提起这件事情,甚至两个人还去了沙河市的民政局,姚远非要问清楚都需要什么证件,他恨不得立刻就把两个人的合影照片贴到那个小红本上去。姚远也说的很明确,他就是想用这个本子拴住她,他怕华语不小心跑了。只是他更应该明白,他都领过两次小红本了,都没有拴住对方,一想到他们离的这么远,企图用这个拴住对方,能可靠吗?所以,华语不坚持,他也就不再坚持了。

  但是华语理解他的苦心,所以一旦顾小洋这边有什么妖蛾子,她都讲给姚远听,期望他给些建议,有一次讲着讲着,她就在电话这边哭了。遇上顾小洋气的她发疯的时候,她不知道跟谁倾诉,她多想有个厚实的肩膀让她靠一会儿,她多想有个大男人能和她一起分担。可是,遥远的姚远,如此遥远,他又能为她解决什么问题呢,也就是口头安慰一下她,让她放宽心,说孩子还小,总会长大,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自己的母亲这一辈子的艰辛,她可是养育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而自己才不过养了顾小洋一个而已。等他长大?可那是以后的事儿了,现在怎么办呢。华语有的时候真是束手无策。

  这一次顾小洋非让她陪读这件事,她拒绝完孩子以后,也是没着没落的,不知道自己的拒绝对不对,会不会伤害到孩子。毕竟他从9岁开始直到现在的15岁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带。也许,顾小洋现在真的很需要自己,需要她这个妈妈,尽管在一起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总会有相互的伤害和碰撞,可是他毕竟还没有长大。毕竟,他才十五岁。十五岁这个年龄是个尴尬的年龄,他其实没有一点社会经验,却又觉得自己什么都行。十五岁的顾小洋已经读高中了,在华语十五岁的时候,她还在读初中,十六岁初中一毕业她就离开了校园。打工,开小店,销售……一路走过来。那个时候的自己,觉得人生就是应该这个样子在这种打拼中,真正的人生是从离开校园才开始的,而不是一直待在学校里,坐在死板的木头桌子后面,死学书本中的东西。

  华语明白,她经历过所有孩子正在经历的现在,而顾小洋也正经历着她的过去。他的躁动,他青春的懵懂他的涉世不深,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的学习中去领悟。她想放他出去学习、锻炼,可是如今他却要她陪,他为什么要陪呢?真的只是为了每天晚自习半夜回去能够好好洗个澡吗,或者说自己真的不担心孩子睡不好,和别的同学一样,躲在被窝里盯着手机玩?可是自己看着他就好了吗,他还不是该玩手机该玩电脑还是照样的玩,自己也控制不了。华语和顾小洋曾经斗智斗勇,就是那根网线,都不知道被她藏过几个 N回了。藏线的地点不局限于柜子,床底下,衣服里,反正能藏的都藏,也有被找到的时候。找到以后的家里,跟经历了一场战争一样,一片狼籍。斗累了,也不想斗了,住校倒是让华语轻松了,可是如今孩子要陪读,一定是遇到了问题,如果硬是呛着他,会发生什么呢?可是,她去陪读了,在他身边了,她可无法控制自己不去唠叨他,一旦张嘴管理他,他不得烦S你。真要陪读,华语明白,根本控制不住他玩这些个东西。你管行啊,你管,他嫌烦,最后还不是要吵?

  华语觉得姚远的话说的是对的,觉得应该放手了,别人家的孩子都能住校,那自己家的顾小洋也一定可以的。没什么不可以,所以这次华语说什么也不听顾小洋的。正胡思乱想间,顾事打电话过来,华语不知道他打电话干什么。儿子不在家,他们之间基本不通电话,他们之间除了因为有一个共同的孩子还能联系上,别的都谈不上了。当顾事寒暄两句,告诉华语他买了辆车,却开不走的时候,华语想笑。

  心想你开不走管我什么事儿?但是她又觉得对方买车了开不走了,还跟她说,仿佛又把她当成家里人了,免不了心下又一软。随即问他什么事。顾事就说,你把车开我这来,然后开我的车,咱们去看儿子。听上去是一件很温暖的事情,华语的心不禁又一软,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同意了。于是开着自己的红色小奥拓就上路了。

  顾事买的是别克,黑色的,在华语眼里,红色和黑色真是一个很鲜明的对比。那车比自己的车大好多,让华语不熟练的是对方的车是自动挡,自己开惯了手动,一定要先熟悉一下。顾事就告诉她怎么开自动挡,华语也知道,自动挡的车好开,她一直觉得自动挡轿车就如同傻瓜相机,给油门就走,踩刹车就停,谁都会开谁都会拍。可是这别人家的车一到自己的手里,也不是那么容易摆弄的。华语事后也分析,可能手忙脚乱也是因为之前他们婚姻当中,顾事总爱唠叨她,越唠叨就越做不好。华语还记得儿子顾小洋小学的时候,华语骑着自行车载着他,她曾经问过儿子一个问题,说爸爸为什么总爱批评我们?难道他什么都比我们强吗?当时的顾小洋还不到九岁,他想了想才说,那我们就加油,超过他。

  面对着顾事的新车,华语努力磨合,希望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车熟悉到最佳的程度。要知道还要开四十多公里呢。顾事由最开始的有耐心,变的一声比一声高。和他们当年婚内一个样,华语忍不住了,差点摔车走人,但是还是忍下了。就像当年她为他理发,她一边给他理发,他则一边叽叽歪歪的说这不好那不好,华语气到说不出话,坐下平稳自己,然后把头发理完。她告诉他,她只是业余的,虽然以前开过发廊,但那都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现在对于她来说就是业余的,长久不理发,手艺已经生疏。朋友却说要是她早就扔下他不理了,爱哪理哪理去。华语却是一个有始有终的人,说剩个半截头多难看,跟阴阳头似的。而这一次开车事件,事后她也不懂自己为什么又忍下。华语觉得自己忍下太多对方留给自己的不如意了,包括离婚后,最初的不给儿子生活费,对方发电子邮件,各种难听话都说了,电子邮件她都留着,她也不知道留着干嘛,也不看,更不想给儿子看。她不想结怨。只是偶尔偷偷的流泪。他的信件里说她只会跟他提钱,还说顾小洋一个月的生活费超不过三百。华语啧舌,心说你的女儿不花钱吗?靠吃空气长大的?心说我的儿子要是一个月花不上三百块钱,可能除了吃馒头,别的也不用吃了。还提什么蔬菜水果和肉呢,顾小洋在吃上面又是一个挑剔的孩子。北京的消费水平,众所周知。算了,不想这么多了,和这种人计较只会更累更生气,华语收回思绪。

  磨合一小会儿, 很快他们就上路了。一上公路,车平稳了,刚才还因为华语磨合车而滋生小问题时嘴生怨言的顾事,坐在副驾驶上变的温驯了好多,一直不停的比比划划着说了好多。这个时候,华语才知道顾事正在驾校学车,但还没有拿到驾照。对于顾事提到的一些工作上合作的建议,华语觉得都可以接受,此时的她,因为对方的慈眉善目,暂时忘记了他容易翻脸的习惯。

  无论怎样,能和儿子爸一起去学校看儿子,这对于华语来说,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好事,或者对于儿子顾小洋来说,也是一件漂亮的事情。学校在开运动会,所以能和顾小洋在学校门口多待一会儿。顾小洋没有坐进车里的想法,顾事却一个劲邀请他进去坐坐,尤其让他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然后问他怎么样,说不错吧这车,然后说比你妈车怎么样。听到这里,华语不乐意了,这才明白自己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事情,原来自己买车以后,顾事从儿子那里知道她买车了,于是也急了,也买了一辆,根本都不在乎自己还没有驾照,也不会开车。于是,他是先买车,后学车,但又想在儿子面前显摆,于是只好把华语叫去当司机。华语没有问他后老婆难道不会开吗,她知道自己,在不提对方的情况下,是绝对不会提的。尽管顾事不仅娶妻还生了女。所以,在华语的心里,生个女儿也是她这两年萌生的一个新念头,可是她需要再婚,姚远吗?

  姚远一再让她生个女儿,让她和他姚远生。一提到这里,华语就生气,说我生了,怎么养,登记可以,可我都没去过你们家,你们大门朝哪开都不知道,我就给你生孩子,我们又不能生活在一起,这孩子是跟谁过呢。姚远就是说,她只管生,生完他抱回去,找别人养。一听到这里,华语直摇头,说这真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爹。说你对你的女儿那么好,都可以在她面前掩饰你的离婚,如今怎么呢,我生了你送给别人养,你以为你养小猫小狗呢,生下来就可以给任何一个人养着去当宠物。不能在爸爸妈妈身边,那孩子生下来干什么,对孩子太不公平了。但是女儿情结从此就种下了。

  顾小洋在运动会上没有项目,华语就说,你妈我在小学的时候,长跑短跑,没有我不跑的,画画、写作文没有我不参加的。每天喜欢听歌,没有不哼哼叽叽唱的。她希望顾小洋的爱好多一点再多一点,她又提到运动项目上,说自己小的时候参与长跑,跑第几不重要,反正不是倒数第一,短跑腿又不是太长,都没啥优势,可她就是愿意参加活动。尤其有一次运动会跑步项目她报了名,却正好一早就来了月经,同学们知道了,就说这个时候是不能跑的,对身体不好,女人这可是一辈子的事儿。当时的华语不懂得月经和女人的一辈子有什么了不得的瓜葛,反正跑是跑了,但因为同学们那样说了,她就跑的不快,速度一直起不来,她也担心啊,真的要和一辈子挂上勾,那才十几岁的小女孩能不怕吗。但从小到大,在华语的心里,一直就有着一颗重在参与的心。

  至于画画和写作文,那更是自己的爱好了,好在现在华语欣慰的是,顾小洋喜欢画画,这个继承她的衣钵了。但是顾事千般万般阻挠儿子画画。顾小洋倒是对画画感兴趣,顾事一阻挠,他就只好扔在一边。他的作文写的不是特别好,但是在努力当中,有一次竟然大冬天的在教室外面跟华语沟通怎么才能写好作文。那一天华语很感动,觉得自己的儿子在自己面前终于谦虚了。顾小洋始终喜欢看书,不喜欢写作文,他一直觉得英文比母语还好学。所以,华语就告诉儿子多看书,小的时候他是喜欢看书的,吃饭看书,就是坐在马桶上也看起个没完。这些华语都想纠正,却又无法纠正。可现在他更爱看手机。每次她跟他唠叨这些,他都不爱听,但是顾事如果在旁边,当华语说这些的时候,顾小洋就不吭声,华语每次就会趁这个时候多说点什么,顾小洋都不还嘴,好听不好听,他都会表面很安静的听着。

  华语明白,父爱如山,父亲比母亲在身材比例上,男的都要比女的厚重,强大。虽然顾事并不高,比华语高不了2厘米,但是华语明白,就比方说自己小的时候,关注父亲远比关注母亲要多的多,因为父亲在家里说一不二,父亲为她买吃的用的,去哪里都带着她,只是最后一次他走了,没有带她走。那个时候她才17岁。

继续阅读:第一部: 高一下学期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