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半路闺密:和另类家长的碰撞 2
栀子伊雅2020-01-08 20:303,233

  华语说这一点我们是一样的,顾小洋小的时候也都是华语自己带的,没有求助过老人。只是孩子要辛苦一点,一岁半就给送幼儿园了。那么小的人儿就给送到别人家去,一整天看不到妈妈,华语那个时候做销售,不需要坐班,所以每个晚上都尽量拼命往家赶,只为了跑到幼儿园接儿子回家。有的时候那个小人儿着急了,就会通过卫生间的大浴缸爬上去,站的高一点,望着窗外,等妈妈来接。一想到这些,华语的心总是软软的。

  小姜说你看我们女人在一起,不是说老公就是说孩子,连孩子将来都考虑到了。我们什么时候能多想想我们自己呢,比如你,华语,你哪天让我喝上你的喜酒呢,你陪孩子的同时也得给自己找找幸福呀,我都要急死了。华语说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小姜笑骂着说你才是太监呢,我又不是男的,我想当太监还得做手术,做完手术还得再切除,真是麻烦。华语坏笑说,你看你,就是麻烦,那直接就太监了,还用做啥手术呢。小姜说你这女人是完了,一个人过日子,是不是每天也能整几个黄段子出来。是天天惦记着吧。华语骂她一句流氓,说我惦记个P呀,我这场异地恋还不知道修成什么结果呢,算是把这个话题岔了过去。

  小姜异常严肃的说,你还是和他断了吧,不现实,南宁离北京这么远,是将来他能来还是你能去呢。华语就怕考虑这个话题,一副不想说话的模样,把小姜撂在一边不理她,给她洗水果。

  水果摆在茶几上,华语说,我们还是聊孩子吧,聊别人我都没心情,聊老妈也行,我这两天老想着回家看看,我妈一个人住总是不放心。小姜说你就该把老妈带过来,让她一个人住,肯定不放心呀。

  正说的起劲,有人频繁的敲起了门,小姜吓一跳,说谁来了,不会是男朋友吧,那我来的可不是时候了。华语白了她一眼,她知道外面是谁。

  2、

  门外站着谢晓芹,其实上午她就在QQ上和华语说了,说她老公快递来好多苹果,她和闺女吃不完,要给华语送几个过来,华语顺口就说那你来吧,她以为对方当时就过来呢,毕竟离的不是太远,学校对面也只有他们这两个小区而已。对方却说那下午吧,而华语因为小姜的到来早忘了谢晓芹要来的这件事情了。陪读的家长们都觉得上午的时间不够用,她们给孩子准备中午丰盛的午餐,同时,都觉得午后孩子们上学以后直到深夜之前的时间是最充裕的,无法挥霍。华语还好,她有作品要写,谢晓芹就显得寂寞得多了,但她之所以来的这么晚,是女儿上学以后她又补了一觉。

  谢晓芹说中午没睡,是为了看着闺女,为了让她睡的更好,一是怕她不睡,而自己要是睡着了,闺女再偷偷跑客厅来取手机,自己不知道;二是怕闹铃不响,耽误孩子上学。华语说我家儿子我从来不让他把手机放在客厅,就在他自己的屋里。她其实想说,我让他放客厅,他也不会放的,不如不提议,省得两个人心情都不好。

  一谈到孩子,总有说不完的话题,华语把小姜介绍给谢晓芹,本以为三个女人一台戏,会聊的更融洽,无奈谢晓芹刚睡醒,精神状态不是太好,还没缓过来劲儿。再加上小姜对她来说完全是个陌生人,没说几句话,放下苹果就想走,说回去再睡一会儿,晚上睡的晚,太困。尽管华语调侃着气氛,说小姜也是陪读家长,她以为这样谢晓芹会更感兴趣三个人的话题。无奈她并不知道谢晓芹是怎么想的,谢晓芹是这样想的,你家来客人了,你也不告诉我一声,这苹果就甭让我送了呗,哪天送不一样呢。她礼貌的告辞了,把时间留给了之前聊的沸腾着的两个女人。

  小姜又恢复了之前的轻松状态,在她眼里也是忽然来了一个陌生人,不知道怎么从容了。华语对小姜说,你怎么刚才判若两人了,话一下子少了呢,你要是话多,估计她也不会走。小姜却说,我又不是话唠,再说你的朋友我又不了解,她对于你来说是个大熟人,可对于我来说就是个陌生人,估计在她眼里,我也是陌生人,这才是她没留下的原因。要不,你把她叫回来,我走?

  华语笑着说你可拉倒吧,你是远方来客,她就是隔壁小区的邻居,和她天天都能见面,和你可是几年见不上一面了。说吧,今天怎么想起来从大老远的天津赶过来看我了。小姜说,我还是想用一下你的房本啊,我家老吕晚一点能到通州,你也不用开车,我开车了,我拉着你,去你通州的家,取房本,给我们再办个暂住证。华语脑子有一阵短路,这女人,果真是没事不来,来了就有事。可是,这女人来之前根本就没提房本一个字。

  华语脑子里闪着顾事上次对她说过的话,说房本这种东西不要轻易给别人用。一旦出问题,房主撇不了干系,就是你犯不着经济案件,只不过给别人提供一个办理暂住证的机会,又不是把房本扣押给别人,应该没什么问题吧。华语这样问着自己,可她还是拗不下面子,应承下来,再说,她也相信小姜,尽管见的次数不是太多,也只仅限于当初她还没有搬到燕郊之前的那段时间。两个人是芳邻,经常一起骑自行车远行,虽然那个时候自己还没有养小狗,对她走哪都带着小狗的行为有点不屑,尤其看着它在她的自行车筐里,或者在她的副驾驶上,就像个当家作主的主人一样,迎着半开的窗外的风,做一副极拉风的状态,只是相处久了,自己又养了狗以后,两个人的话题自然又多了一点,除了谈孩子,还谈小狗。

  小姜就笑着说,家里的孩子没长大之前,那就是个妖,是小妖,是魔,根本就还不是个人,他们是来讨债的,你把他们伺候的好了,他们高兴,伺候不好了,就不高兴,就来脾气。这都正常,就像每天到固定的时间,如果不出去遛遛狗狗,它就跟在你的脚下走来走去的,团团转着,只要一说出去玩了,那高兴的样子,恨不得把衣挂上的衣服替你取下来,帮主人穿在身上。小姜继续说,都说狗有三岁孩子的智商,只是它不会说话,要是会说话,听懂的东西都会回复你的。比如说家里有电话响了,而她和老吕又没听到,狗狗就会跑到他们面前,找他们,急三火四的样子,然后把他们其中的一个带到电话前。小姜说,这可比孩子还懂事,孩子在她自己的卧室一待,根本听不到电话响,就是听见了也装听不见,油瓶倒了都不待扶的。小姜说好在她和老吕对孩子要求不高,并且还特别纵容她,要是老吕赶上天气好,心情好,就会对闺女淘淘说,走,咱今天不去上学了,请个假,老爸带你去爬香山,去划船,去吃美食。

  这在华语眼里,以及众多的中国家长眼里,都是不可理喻的,怎么可能让孩子逃学,而在别的孩子还在上课的时候,让自己的孩子疯玩呢。

  华语给小姜两口子归类到另类家长的行列,自愧弗如,淘淘她是见过的,聪明伶俐,真是人见人爱, 花见花开,性格外向,能主动和同龄人或者年长者聊天。那一次,儿子顾小洋还在北京读初中,而淘淘刚去燕郊读书,他们一家三口来华语家吃海鲜,华语在厨房忙的不亦乐乎,淘淘就在旁边跟她聊这聊那,当时华语就一阵感叹,想顾小洋少有机会这样跟外人聊天。当然,她也不想苛求太多,只要顾小洋有一点小进步,她都是高兴的。比如说他有什么高兴的事情跑过来跟她分享,或者走路的时候,双臂故意在她面前夸张的大摇大摆,吸引她的注意,她都觉得孩子毕竟是孩子,长多大,在自己面前都是会露出小小孩的表现。

  就像每一年六一她都会给顾小洋礼物一样,不管什么样的礼物,哪怕一点点他喜欢吃的东西,送给他,她都是开心的,能一直收到礼物,顾小洋是不是也一直开心呢,这个她倒不知道,当一个人走到另一个人的内心,是不容易的,如果碰巧他心情好,她想自己的礼物就是再差,他也是喜欢的吧,碰上他心情不好,对她的礼物吹毛求疵,她也只能担待。她觉得只要他愿意过这样的节日,他们每年都可以过。开心,不分年龄,一辈子拥有童心,这也是她的想法。

  眼下有关房本办暂住证的事情,对于这个半路闺密,华语依然还是由着她了,虽然她们不是打小长大的发小,但是毕竟如此谈的来,在华语的眼里,别人不会都象顾事眼里那样,全都是坏人,全都是在利用你,然后整出点事儿来。她相信小姜,这点小事,刚才还犹豫了一下,让华语觉得惭愧。她把冰箱冷冻的鸡肉鱼肉拿出来,还有青菜水果,准备拿回家给老妈带回去。和老妈、儿子在一起生活,她一直习惯于买三个人的食材,买多了只好冷冻,或者放在冰箱保鲜,一有机会回去,就可以直接取材,带回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中国式陪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