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大师姐
萝卜青菜2017-09-03 17:452,727

  午食过后没多久就听屋外有敲门声,一个清脆温柔的声音响起,“弟子朱伶拜见道长。”

  云昔道长闻言开口道:“进来吧。”

  “是。”

  莲生好奇地望向门口,只见一个身着青衣的少女从容地走了进来,在他们面前站定后规规矩矩地行了个大礼,神色恭敬,“道长叫弟子前来有何吩咐?”

  云昔道长转向坐在一边的莲生,“莲生,这是你的大师姐,这段时间就由她来教导你。”

  莲生起身向那青衣少女作了个揖,“有劳大师姐。”

  “不敢当,师妹无需客气。”朱伶拱了拱手道。

  云昔道长微笑着点点头,“朱伶,莲生刚到三清山,我把她交给你了。”

  “弟子明白,请道长放心。”

  “好,那……莲生你就随你师姐去吧。”云昔道长满意地看着她俩。

  朱伶行完礼便往外走。

  “师父,莲生告辞了。”

  “嗯。”

  ……

  莲生落后半个身位跟在她大师姐的身后往三清居外走去。心想云昔道长似乎很信任这位弟子,这个大师姐果然非同一般,气质超然就不说了,行为举止十分妥帖自然,说话也简明得体,处处有大家闺秀的风范,却又比寻常女儿家多了分英气。莲生正想着如何跟这位看似寡言少语的大师姐套近乎,朱伶却在竹门外停了下来。

  莲生正想问问朱师姐是不是有什么落下了,朱伶突然长舒了口气:“呼……”

  莲生靠近了问道:“师姐怎么了?”

  只见朱伶突然笑了起来,嘴边露出两个浅浅的梨涡,“我还是头一次进三清居,有些紧张。”这一笑全无方才老成持重的样子,神态和语气都只是个普通的妙龄少女。

  朱伶说完又重新迈开脚步,“你叫莲生?”

  “是,大师姐。”莲生跟在她身旁回道。

  “方才我听你称道长师父?”朱伶看似有些诧异。“道长收你为徒了?”

  “算是吧……”

  “嗯?这就奇怪了……”

  莲生见朱伶一脸怀疑地看着她,忍不住问道:“怎么了?”

  “倒也没什么,只是道长很少收徒,前阵子刚收了个叫黎夏的师妹,按理说今年不该再收徒了,我在三清山十年了,从未见过短短一个多月连收两个徒弟的。”朱伶说着又仔细地端详着莲生,这孩子有什么过人之处吗……

  莲生听了这话才想起之前见到的燕星华几人,似乎也称道长为师父,想了想便一五一十地说道:“可能因为我是另有师父的,道长只是帮我师父管教我一阵子,所以没把我算作数吧。”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么个原因了。

  “什么?”朱伶听了惊讶地看着莲生,“你拜了两个师傅?”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写满了难以置信。“这可是拜师学艺的大忌啊!道长竟会允许这等事情发生!”朱伶一边说一边摇着头。

  莲生这才觉得这个大师姐性格并不像看起来的温婉稳重,应该是个心直口快,大方直爽的性子。她不太懂这些忌讳,只好傻楞楞地说:“是……是嘛……”

  朱伶点点头,走路的速度也慢了下来,“那尊师傅是……就是你另一位师父……?”

  “我师父号紫清,住在……”莲生正准备娓娓道来,但被朱伶猛地打断。

  “你说紫清真人?那个岐山上的紫清真人是你师父?你是紫清真人的徒弟?”朱伶又停下脚步,眼睛睁得更大了。看得出十分震惊,但依然维持着大师姐的风度,既没有上下打量莲生,语气也还算平和。

  莲生暗自比较了一下燕星华他们四个……大师姐不愧为大师姐。

  朱伶很快收起惊讶的神态,边走边说:“原来如此,那就不足为怪了,以道长和紫清真人的交情,破例也不难理解……难怪道长还和你一起用午食,我都上山十年了,今日还是头一次离道长那么近……”朱伶愉快地说道。虽然对于莲生她还有诸多疑问,如何拜得紫清为师,为何又入了道长门下,功力如何……但是还是忍下了没开口。

  莲生正准备询问两位师父的旧交情,却听朱伶开口道:“这里是女弟子休息的地方,现在大家还在修行,所以只有几位清扫的大娘在,你随我来。”

  莲生见门口竖了个简易的木牌写着“西阁”,大门敞开着,里面也是青砖灰瓦,只是多了些花草,走进去都是一路香味扑鼻。这里干净清幽,虽没有雕梁画栋,富丽堂皇,也没有古色古香,庭院深深,但比岐山的石洞还有山脚下农户们的茅草屋真是要好太多了。莲生随着朱伶上了二楼,路上碰见几个正忙碌的大娘,朱伶也友好地问候了一番。莲生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她的这位大师姐似乎在女弟子中威望极高,而且常常不在门中,做事的大娘们对待她也十分亲切随意。

  “这里一日三餐,都在前面的辛苦堂用,记得卯时一到就要快快起床,否则不止要挨饿,还要去训诫堂受罚。”

  “是,师姐。”

  “还有啊,西阁每天戌时关门,门口有个铜铃,响三下,三下一过就进不来了……”

  “我知道了,多谢师姐。”

  朱伶推开二楼南面的一扇门,莲生跟着走了进去,里面很宽敞,一股淡淡的青草味,陈设十分简单,几盆花草,两个木柜,然后就是六张木床,床上都铺着藏青色的床单,枕头各有不同,应该是女孩们自己绣的枕巾,灰色的被褥叠的整整齐齐放在床头……莲生看到这一切不知为何突然心跳有些加快,自己野了十五年,这会儿要规规矩矩做个姑娘,叫她不由自主地紧张了,别人一生下来就是,可她却要从今天起学……

  于是莲生带着些不安和期待被领到了自己的床位,在靠窗的最里面一个,已经有人给她收拾过了,上面还放了一叠衣物和一本书。

  “这间只住了三个人,加上你就是四个了,这回就方便了!”朱伶说道,莲生正有些不解,却被那书吸引了。

  朱伶见状解释道:“这是门内的八十戒律,也就是三清山上每位修炼的弟子要遵守的规矩。”

  莲生拿起来随手翻了翻,每一条下面还有若干细则,看来这里管束相当严格,可以预想自己打鸟摸鱼的生活一去不复返了,又想起师父临别前的告诫,“苦学本领,莫要贪玩生事”……

  朱伶见莲生看了这门规就愁眉不展,便安慰道:“你且放心,这八十条中有许多与我们这些尚未出师的弟子并无太大关系,又根据弟子的等级来划分惩戒标准,这才显得繁冗复杂,何况规矩是人定的,也没有上面规定的那么死。”

  莲生连连点头,感激地看着朱伶,心想大师姐真是个善良的好人,“大师姐,你说弟子中也分等级是吗?”

  “没错,你们刚入门的都佩戴白色腰带,再往上是黑色,绿色。而师父们都是紫色腰带。有些师父是我们门内的,有些则是道长招来专门为弟子授课的,我们称为先生。”

  “哦,我明白了。”

  “好啦,这些一言两语也难说清,待上一个月你就都摸熟了,你是紫清真人的徒弟,想必是易如反掌。”

  莲生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除了憨笑她真是没别的办法了……

  “那你先换身衣服休息吧,明日才是沐浴日,你可得忍一忍了。”朱伶有些为难地说。

  “没关系,大师姐,你去忙吧,多谢了。”莲生是真的无所谓,她还从没有出过汗呢。一路飞过来也没沾上什么灰尘。

  “那……明日再见了。”朱伶说完就离开了房间。

继续阅读:第七章 怪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命玲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