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莲生
萝卜青菜2016-10-18 20:312,428

  严格地来说,莲生不算是个人。

  她在师父老人家的藏书中读到过,人的代代繁衍、生生不息除了父亲的努力播种之外,娘亲十月怀胎的孕育是必不可少的。可是她还没出生娘亲就离世了,她能活下来本该是匪夷所思的,可是按照师父老人家的说法是因为他法术高强,不惜自损修为才救得她亲娘腹中胎儿,靠着这岐山上的千年莲池水才孕育成型。师父说这话时意味深长的眼神让莲生觉得他老人家的大恩大德她这辈子做牛做马都无以为报了。

  她在这岐山上已经待了十五个年头,师父说她那血肉之躯已经足够强壮,即使离开莲池水的蕴泽也能安然无恙。不过她只是偶尔出个门,找个离自家山洞较远的地方追个兔子、打个鸟,未曾想过要下山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师父老人家的山洞里很是简陋,除了书还是书,天文地理、奇闻轶事、诗词歌赋、人情世态无所不包,虽然莲生没有在市井之中生活过,但也能在书中自得其乐,对外面的世界并不十分向往。在这些书里莲生还是最喜欢读史书,每读到和岐山相关的部分都能让她捧腹,无论正史野史,从古至今世人眼中的岐山就是一座仙山,是人人向往的世外桃源,只有功德无量、天赋异禀的人才能有机会在这里长命百岁、得道成仙。但实际上这岐山和别处的山头相比也就是高了点,陡峭了点,她活了十五年也没见过什么“流觞曲水、彩蝶翩飞、空中楼阁、奇珍异宝不计其数”的景象,至于山顶的仙人嘛,师父老人家应该可以算是一个,但是师父看起来就是个六十多岁的普通老人,而且也没见过师父“腾云驾雾、驭鹤而来”啊,倒是近几年岁数大了,看一会儿书就打起瞌睡来,估计师父老人家还是个半仙……

  莲生和师父住的山洞离山顶很近,云雾缭绕,晚间寒冷异常,一般人是很难攀上来的,除了些耐寒的植物、猛禽和善于攀爬的猿猴之外,可以说是没什么活物了。莲生五岁开始就跟着师父下到半山腰摘野菜、野果、药草,一年中除夕前后还会领着她到山脚的集市上用药草跟老百姓换些生活必备的物什。到了八岁,莲生就经常自己一人下山,她也算是乖巧,平日里勤快聪颖,师父教的东西她都熟记于心,生火做饭、洗衣打扫她都一人承担起来,算是报答师父老人家的养育之恩。她和师父生活简单,因此,料理起家务也轻松得很。师父每年都要出门云游,少则十天半个月,多则两三个月,莲生闷得发慌了就坐在莲池边上看看书,天气好的时候也会跑到山脚找农家的孩子玩耍。

  这些年,连年战乱,山脚下除了几个农户外再没有来往集市的人了,过年也是冷冷清清的,莲生有时为了买些碗筷还要挨家挨户地敲门,拿些稀有的药草或是打来的野味交换。虽然山下水深火热,但她的生活还是依旧,可是……这样宁静的隐居生活还是在她十五岁的初春被打破了。

  师父终于在云游三个月之后,在一个明媚的早晨回来了,不过这次不太一样,他带回了一个人。莲生很奇怪,这么多年也不见师父老人家的亲朋好友来串门,怎么突然领回了一个大男人,难不成是她不愿求仙问道,师父老人家又招了个徒弟来继承衣钵。莲生给两人泡好了茶水就站到一边拿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扫帚有一下没一下地打扫起来。两人默默喝了会儿茶,什么都没说,莲生竖着的耳朵都酸了。眼神朝着那人飘了几飘,就觉得自己的猜测不对,这人一身藏青便服,乍一看很普通,可再仔细点就能发现领口、袖口和两襟处都有红金青紫四种颜色的刺绣,腰间更有香囊、玉佩挂在黑色腰带上,头发束成冠,看来已年过二十。这人的穿着打扮和书里形容的士族子弟有几分相像,但并没有富贵逼人的气势也没有书香门第的书卷气,坐在他们这间陋室之中倒也不显突兀。虽然猜不出他是什么人,但绝不会是有闲情逸致上山来给师父老人家做徒弟的。

  师父终于先开了口,“你稍坐片刻。”说完就起身往屋里走去。莲生好奇那人长相,便趁着加茶水的档儿走了过去。给师父加满了水,才站到那人面前,抬眼一看⋯⋯莲生读过书里那些描绘英俊男子长相的词句,那些“温润如玉”、“风流潇洒”、“放荡不羁”、“面如冠玉”、“俊朗不凡”等等似乎用在他身上都不太合适,但她可以确定这人是好看的,她没见过几个年轻男子,所以也不知道算是什么等级的好看,是让闺中少女一见倾心的好看,还是让员外小姐相思成疾的好看,又或是宰相千金暗送秋波的好看?莲生她虽然觉得这人好看,却还是移开了眼,她还是懂得礼义廉耻、男女有别的。

  “你就是莲生?”那人却先开了口,声音清朗,笑容温和。

  “客人如何知道?”

  “托莲而生……莲生。”

  莲生在那人带笑的眼里看见自己惊讶的脸,“是我师父告诉你的吗?”

  那人微微颔首。

  莲生想,师父老人家连这件事情都和他说过,可见交情匪浅,于是恭敬地问道:“客人从何而来?”

  “越国,越国襄淩。”

  莲生想了想并不知道这个地方,那人却接着道:“离这儿很远,要走到无水河,过河之后再驾车向东走十天。”

  他说得简单,但是的确是在很远的地方,再看这人并没有舟车劳顿后的疲倦之色,上山时也是衣冠端正,并无吃力的神态。

  “襄淩很美,这时候应该是草长莺飞,一片锦绣了。”

  莲生正要接话,师父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大包草药递了过去,那人站起身恭敬地接过。

  “多谢世伯救命之恩。”那人恭敬地行了个礼。

  “举手之劳,无须多礼,服用方法我已写在里面,按时按量用下便可。”师父老人家摇了摇头。

  “内人病情危急,晚辈便就此告辞了,还请世伯见谅。”那人恭敬地行了个大礼。

  “去吧,莫耽搁了。莲生你替为师送客吧。”

  “是。”莲生点头应道。

  “请世伯保重。”

  ……

  两人一路往山下走,莲生熟悉下山路线,那人脚程也快,在曲曲折折的山路上一点也不见狼狈。莲生想着他说的夫人病重,可方才与他说话时却一点儿也不见伤心,还与师父喝了几口茶水,心里不禁疑问重重。

  “尊夫人的病会好的,师父配的药一定会药到病除的。”莲生小心翼翼地说道。

  “是啊,世伯连起死回生都能做到,这点自然不在话下。”

  听他话里有话,莲生心里推敲着不知道怎么接话,觉得那两道目光一直在自己身上。

继续阅读:第二章 景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命玲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