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话(三)
萝卜青菜2017-12-23 10:322,379

  燕星华看了看莲生,叹道:“不知道那样的日子是什么滋味?”

  “那还不容易,等下了山去试试不就知道了。”莫云凤笑道。

  燕星华没接话,跟着咧开嘴笑了。

  “我一定要去都城弋阳看看!”黎夏说着一脸的向往,“听说那儿有十里长街,有宝马雕车,有金砖玉瓦,还有雄伟壮阔的宫殿!”

  燕星华和莫云凤哈哈大笑,“小师妹,等你到了弋阳,可千万别说和我们是同门。”莫云凤装作为难的样子。

  黎夏心思单纯,不解地说:“为什么啊?”

  “别人会说是哪儿来的乡下丫头哟!”莫云凤捏着嗓子学着贵族妇人趾高气昂的语气,还真像那么回事儿,惹得大家哈哈哈大笑,连床上动弹不得的钟绍英都笑出了声。

  黎夏这才反应过来莫云凤在戏弄她,也不生气,只抬抬下巴,说:“我可不管!到了弋阳我就坐你们家大门口!”

  莫云凤笑道:“哪能让小师妹屈尊坐大门口,定当拂尘扫榻,焚香列席迎接贵客!你说是吧,燕师弟!”

  燕星华不住地点头,“到时候师兄领着你坐上宝马雕车,穿过十里长街去王宫里走一趟!看看是不是真有金砖玉瓦的宫殿!”

  大家只当玩笑话,皆嬉笑成一团。

  钟绍英忍不住开口道:“等二位师弟功成名就,咱们三个可就能在弋阳城里横着走了。”

  莫云凤挺直腰板,意气风发地说:“等着瞧吧,我一定会成为比我爹还厉害的大将军,到时候谁都不敢欺负咱们。”

  黎夏兴奋地说:“那我就好好研习医术,将来在弋阳城开一个最大的医馆救死扶伤。钟师兄,不如你也去弋阳城吧,去那儿办私塾,比太学更好,让贫寒的普通百姓也能读书学字。”小脸红扑扑的,似乎这些都已然成真。

  钟绍英没有笑,看着黎夏郑重地点了点头。

  “莲生你呢?”

  莲生没想到黎夏会突然问她,想了一会儿说:“希望天下太平,你们的愿望都能实现。”

  几人听了都愣住了。

  燕星华开口道:“会的,一定会有战乱平息,九州归一的一天,不会太久的!”语气里的坚定令莲生讶异。

  ……

  五人聊着聊着都忘了时间,窗外一轮明月早已挂上树梢。

  云昔道长和赵师叔站在三清山的最高峰上,双双负手而立,抬头仰望夜空。

  “今夜满月,星空暗淡……师弟可观得一二?”云昔道长看着天空开口道。

  赵师叔盯着天空沉默许久,“天气转暖了……”

  云昔道长收回视线看向他一脸严肃的师弟,摇摇头笑道:“师弟真会开玩笑。”

  赵师叔一脸不解地看着他的师兄……

  云昔道长收敛笑意,皱眉道:“我十几年每夜苦思冥想,依然无法看透,自从十五年前紫清逆天改命,这星象便越发扑朔迷离,不可捉摸了……”

  “师兄就是参透了这天机又如何呢?”

  “是啊……我等一介凡人,只能静观其变了……只是,那几颗霸星闪烁不定,我担心……”

  “当年是当年,如今是如今,师兄做得已经够多了。如果天命如此,那势必要有一场你争我夺的血雨腥风。你我都无法阻挡。”

  “可如今有了个异数,或许可以避免生灵涂炭、血流成河。”

  “师兄,你又怎知这异数不是天命的一部分呢。至于是好是坏,我们只有尽人事听天命了。”

  云昔道长思虑良久,“没想到我们几个师兄弟之间,你是最为洒脱的。煜师弟看似一心求道,却是诸多忧思,也罢,就如师弟所言,尽人事听天命!”

  赵师叔皱眉看向云昔道长,这话不像是他认识了几十年的人会说的。

  “步七。”云昔道长突然直呼赵师叔名讳,“那几个孩子的教导还需你多多费心了。”

  “师兄何出此言?”

  云昔道长沉默不语。

  赵师叔突然脸色大变,抓过云昔道长的手,看着掌心的纹路,脸色大变,由震惊到悲痛,一向沉稳的他失声道:“师兄!怎么……怎么会这样!你……为什么!”

  “师弟莫要难过,这或许也是我的天命吧……”

  赵师叔开口欲说些什么,却张张嘴一个字也说不出。

  “此事,先瞒着煜师弟。”云昔道长嘱咐道,“大限之前我要完成自己的使命,需要师弟的帮助。”

  赵师叔红着眼眶,点头道:“师兄尽管吩咐,路七定当鞠躬尽瘁。”

  ……

  云昔道长回到三清居已是深夜,推开厢房的门,看见眼前的情景,嘴角浮现一丝笑容。

  ————————————

  莲生从梦中惊醒时已经是寅时了,环顾四周,钟绍英在床上,莫云凤和燕星华横七竖八地躺在地上,黎夏靠着床头,都熟睡着,身上多了几条薄被。莲生理了理思绪,想起昨夜聊到夜深……不知怎么就在这里睡着了……莲生摸摸手脚又摸摸脸,还是头一次睡得这么久,这么熟,甚至还做了梦,连天亮了都没有发觉。莲生赶紧叫起同伴们。本来安静的屋子一下子热闹起来。

  “哎哟,我的腿麻了。”

  “肩膀怎么那么痛!”

  “莲生我脖子不能动了……”

  “钟师兄你醒啦!你渴不渴?你饿不饿?”

  “这什么时辰了?不会又要挨罚了吧。”

  在熹微的晨光中,四个人逃难似的往住处奔去……

  黎夏和莲生气喘吁吁地一路小跑,从三清居到西阁是一段上山的路,离得又远,两人好不容易在卯时钟响前赶到西阁门口,悄悄躲在一旁的大树后整理仪容,等到钟声响起,大门打开,有些起得早的师姐妹开始往外走,她俩才找到机会溜了进去。回到屋内,阮琴和傅云儿着急道:“你们才回来啊,我们担心了一晚,还以为你们在山上出了什么事,又担心师姐来巡查。”

  “我们探望钟师兄,晚了就睡在三清居了,让二位师姐费心了。”莲生抱歉地说道。

  “你俩回来时有没有被人发现啊?”阮琴小声说。

  “应该没有。”

  “那就好,那么多眼睛盯着,你们可要谨慎小心呐!”

  “是,我们明白的。”

  身为道长的徒弟本就惹眼,何况最近又惹了练武场的事。

  四人收拾好往辛苦堂走去,路上黎夏似乎是没睡好,一直打着呵欠,莲生则心事重重,她担忧的是那两位比武的师兄,不知道师父有没有去向赵师叔求情。要是这事情没办成,他们几个在三清山的日子该要不好过了,也许还会给周围人招来麻烦……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疑是故人来(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命玲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