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疑是故人来(二)
萝卜青菜2017-07-11 17:362,765

  莲生站在思齐阁门口时已经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感觉自己心跳得“咚咚”响,还是头一次有这种心如擂鼓的感觉。她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正准备伸手去叩门,门却自己打开了。开门的是赵师叔。

  “你来了……进去吧。”赵师叔说完往外走去,莲生一时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是……师叔……”莲生目送赵师叔离开后才往阁内走去。

  这里倒不像是赵师叔的风格,里面装饰得颇为雅致,令人有宾至如归的感觉,虽然地方不大,但从细节看出颇为用心,主人是个十分仔细的人。莲生心里装着事,也没多看就径直走向厅堂,屋内光线有些暗,但那人的背影却十分清晰。听到脚步声,那人转过身,眼睛望向莲生,笑道:“几日不见,可还记得我这个大哥?”来人正是景瑞。

  没想到景瑞这样问,莲生看着那如沐春风的笑脸,结结巴巴地说:“莲生……我……没忘……景大哥。”方才在路上想好了怎样开场问候,现在却忘得一干二净,舌头像打了结一样,恨不得钻到地底下去。

  景瑞听了这话笑意更浓,“这我就放心了。我怕你有了新朋友,就忘了我这个旧相识。”

  “景大哥玩笑了……景大哥可有我师父的消息?”莲生问道。

  景瑞看着莲生清澈的双眸,轻声道:“放心,世伯一切安好,现在我舍下,前些日子给我来信时提到你在此学艺。”

  莲生闻言安心了许多,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细细看了看眼前人,模样和第一次见面时一样,只不过略显疲惫,眼睛有些泛红,黑色的靴子也蒙了一层厚厚的灰尘,一身普通的黑色便服,外衣下摆上还溅了许多泥点儿。莲生仔细闻了闻,除了香囊的味道之外,还夹杂着汗水味、血腥味……

  “景大哥这是打哪儿来?”莲生问完就后悔了,这十有八九是在行军路上,打仗的事情都是机密,又怎么能轻易让外人知道呢……

  出乎意料的是景瑞脸上并没有为难之色,依旧笑道:“刚打了场胜仗,现在大军往西北边走,路过三清山,想到你,便抽空上来看看。”

  景瑞话说得轻松,但莲生心里明白,战场上瞬息万变、九死一生,抽出空来探望她想必也不容易,心里阵阵暖意却也丝丝酸楚。

  “我也曾拜入三清山门下。”景瑞突然开口道。

  莲生惊讶地问道:“真的?是什么时候?”没想到两人居然还算是同门。

  “咱们还真有缘,我十二岁上三清山学武,十六岁出师,不过待在山上的日子并不太多,算起来也只有两年。”景瑞说这话时神色和悦,似乎是勾起一些美好的回忆。

  “那景大哥的师父是?”

  “你赵师叔。”

  怪不得……

  莲生心想:原来并非特意上山探望我,这儿还有他的恩师……说不定还有些老熟人什么的,真是自作多情了。

  “莲生,你在这儿有什么难处或需要可以告诉你赵师叔,师父他面上不苟言笑、性情冷漠,但实际上是个重情义、热心肠、值得信任的人。”景瑞眼中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莲生点点头,眼睛却不敢直视景瑞,又觉得浑身不自在起来,这话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却叫她极为在意……

  莲生正想问景瑞夫人身体如何,话到嘴边却变成了“师父老人家为何在府上?”

  景瑞眉头微皱,“一来世伯与父亲有要事商议,二来阿芙的病需要世伯照顾。”

  莲生点点头,心想:阿芙……夫人的名字可真好听,定是个温柔多情的美人……和景大哥一定极为般配……

  “莲生。”

  “嗯?”

  “我这儿有个小东西要给你。”景瑞的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调皮的神色,语气还神秘兮兮的。

  莲生呆呆地说:“是什么……小东西?”

  只见景瑞从袖口掏出一个瓷哨,放在嘴边轻轻一吹,“啾……啾……”瓷哨响了起来,没一会儿一只小白鸽扑棱着翅膀飞进了室内,在莲生头顶盘旋了一会儿便落在了景瑞的肩头,一边侧着头用红宝石般的眼睛打量着莲生,一边“咕咕”、“咕咕”的叫着。景瑞伸手温柔地摸了摸那只小白鸽的脑袋,那只小白鸽也十分亲热地在他手边蹭来蹭去。

  莲生心想:景大哥只是要送一只鸟给自己吗?

  “莲生,这是玄雀,非常机灵。”景瑞说着不知从哪儿变出几颗南瓜子喂到玄雀嘴边。“你别看它小,可是有灵性的神兽,而且十分好养,不挑嘴。”

  莲生仔细打量着玄雀,原来不是小白鸽啊……竟然是有神力的……除了尾巴上有一簇金黄色的羽毛,看起来和普通鸟雀也没什么区别……

  “我驯养了好些年,已经很听话了,现在把她送给你。”景瑞说着递来那只瓷哨,那玄雀眼睛一亮,看看瓷哨,看看景瑞,又盯着莲生不放。

  莲生看着那躺在景瑞掌心的瓷哨,水滴形状,白中泛黄,只有拇指大小,却画着几朵粉色的莲花,十分精巧,心想:这难道是专门为自己准备的?

  “莲生已经收了景大哥的香囊了,这只玄雀如此珍贵,莲生怎能夺人所爱呢……”,古人云:无功不受禄,莲生什么都没做,是真心不好意思再受景瑞的恩惠了。

  景瑞想了想说:“那……就算是你帮我养着的,可以吗?”

  “啊?”

  “我南征北伐的,经常照顾不到它,莲生你若是能帮帮我就太好了。”

  “可……”

  “你放心,我这儿还有一只瓷哨,瞧!”景瑞说着就真的从袖口又拿出了一只瓷哨,样子和白瓷的差不多,稍大些,却是通体碧绿。

  “有两只?”莲生好奇地问道。

  “没错,这两只本来就是一对,你留着这只白瓷哨,我们就可以‘飞雀传书’了。”

  “这只玄雀是用来通信的?”

  景瑞点点头:“在你学会符篆之术之前,就先用它吧。”

  莲生想到那只纸鹤,便问道:“那只纸鹤也是景大哥的?”

  “当然不是。”景瑞笑道,露出一口洁白整齐的牙齿,“那是你赵师叔的,这种高深的法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掌握的。”

  “这样啊……”莲生心想,连景瑞都学不会,自己应该没什么指望了。

  景瑞像是看穿了莲生的想法一般,说:“别担心,对于天生有灵性的人来说并非难事,你一定可以!”

  莲生不好意思地挠挠头。

  “快拿着吧,这样你和你师父也能时常通信。”

  莲生看了看景瑞真挚的眼睛,伸出手收下了那只瓷哨。景瑞动动肩膀,那只玄雀很通人性地飞到了莲生肩头,用它淡黄色的小尖嘴有一下没一下地啄着莲生的头发,弄得莲生直痒痒。

  “动物虽然不会说话,但很聪明,它们能感觉到人的善恶,喜欢亲近善良的人。”景瑞嘴角微扬,“雪花和玄雀都很喜欢你。”

  莲生伸手摸摸玄雀的脑袋,那小东西很享受地闭着眼睛,莲生心想:重明鸟怎么就不待见自己呢……

  “你先养它一段时间,等它对你的气味和三清山熟悉了,就能派它送信了。”

  “嗯,我明白了。”

  景瑞沉默了一会儿,说:“莲生,我要下山了。”

  “这么快……”

  “嗯……还有队伍在等我。”

  “我送送景大哥吧。”

  “不了,我认得路……玄雀可就托给你了。”

  “好!”

  “我走了。”

  “嗯,景大哥路上小心。”

  ……

  莲生和玄雀一直目送着那个背影远去。

  “咕咕……”

  “哎……”

  又是匆匆一面……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思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命玲珑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