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不是冤家不聚头
乐小天2018-01-03 17:512,196

  一段长长的黑暗以后,战明轩的双眼开始努力的想要睁开,只是眼睛还是很受罪,似乎有个千斤顶压着一般,根本就没办法看清眼前的东西。

  “这是在哪里?难不成我已经是死了?”闭上眼睛,战明轩在脑海里面慢慢的回忆,可是这个时候他竟然想不起来自己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外面煮药的夜之墨听到了屋子里面的动静,转头朝着里面看了两眼,隐约感觉床上的人醒了。

  但是那个人只是在床上稍微动了动,并没有过多的动静,想到这里的时候,夜之墨算着时间他大概也醒了,但是懒得起身进去。

  只是转头看了一眼,夜之墨便一只手撑着下巴,一只手不紧不慢的为药罐扇着风,心里却想自己是不是应该救战明轩。

  无形间又增加了一个麻烦,要是战明轩这个家伙不不好对付,那岂不是农夫救蛇,到时候要是被反咬一口就惨了。

  夜之墨并不是善男信女,更加不是心慈手软,以前碰到这样的情况她可是看都懒得看,那天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怎么就出手了。

  “哎,都怪将夜,这天下第一庄的信物怎么就能这么随便给人呢?我可是看在信物的份上才救的。”想到最后,夜之墨还是随便找个理由说服自己。

  还是不能接受自己就这么救下了战明轩,想到他还想逼着自己娶媳妇,心里就开始烦躁。

  越想越气夜之墨忍不住加快了扇扇子的力道,结果弄得一阵浓烟飘起,呛得她自己的都睁不开眼,不断地咳嗽起来。

  “咳咳……”外面夜之墨不断的咳嗽,声音很大,引起了屋子里面半昏迷战明轩的注意。

  “外面有人?”慢慢的清醒过来的战明轩还是在半睡半醒之间却听到一阵清晰的咳嗽声,顿时意识到这里不止自己一个。

  那声音很是急促,这样一来,战明轩下意识的就开始紧张起来,感觉是来者不善,眼神里面都透露出一股杀意。

  “谁?是谁在外面?”尽管浑身都绑着绷带,稍微动一下都会感觉到撕裂的疼痛,但是为了保护自己,战明轩还是使劲的坐了起来,那些雪白的绷带上又渗出丝丝的血迹。

  本来内心就很是纠结,夜之墨还在后悔当中,这个时候听到战明轩的声音更加的不爽。

  气呼呼的将扇子往地上一扔,起身就要往屋子里面走去,因为熬夜的时候离火太近,她在脸上抹了一把汗,弄得满脸的灰,根本看不出她原来的面目。

  原本是想把脸上的汗擦干净,结果弄得更脏,夜之墨只觉得心情糟糕透了,真不知道当时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怎么会鬼使神差的做了这样的傻事,给自己惹了一身的麻烦。

  灰头灰脸的夜之墨走进屋子里面,心里想着一会进到这个家伙就赶他走,反正自己已经救了他的命,这与第一庄的合作也算是完结。

  江湖传闻有了第一庄,天下唾手可得,战明轩为了得到这个信物可谓是费尽心思,他要是知道这么难得机会就轻易被用了,不知道心里的阴影面积有多。

  在战明轩看来,这命还不如天下来的重要,他在战狼国命运如果没有权利和势力,早就会被皇帝和皇太后给害死了。

  这些都是后话,因为醒过来的战明轩根本已经失去了记忆,别说他的身份就是连自己的名字都想不起来了。

  “你说是谁,当然是你的救命恩人。”夜之墨直直的走到床前对着战明轩没好气的说道。

  警惕的战明轩在见到夜之墨进屋的时候立刻放松下来,来者让他感觉一股莫名的信任感,直觉告他这个人是可以信任的,况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是你救了我?我这是在哪里,你是谁?”放松了警惕的战明轩再次感觉钻心的疼痛,半支撑的身子再次瘫软下去,重重的砸在了床上,胳膊上那最大的伤口顿时裂开,流了很多血,弄得床单又脏了。

  身为太子和神医谷的传人的夜之墨一直都是极其爱干净的,几乎可以用洁癖来碧比喻,但凡脏的,她都是入不了眼的。

  可是今日为了战明轩,她也算是活出了新境界,那天晚上将战明轩抬回来的时候就浑身血迹,还要为他包扎,清理伤口,中间好几次夜之墨都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事情。

  就在刚才给他熬药还弄得满身的灰尘,这下可好,又要重新开心。

  伤口再次裂开的战明轩也是疼的龇牙咧嘴的,根本就不得是不是弄脏了床单,即便是那样也就在床上闷哼了一声,脸色也开始苍白起来。

  “哎,你这家伙能不能老实点。”身为大夫,看见患者这样,夜之墨的内心还是拒绝帮他,可是理智告诉她,还是要照顾患者的她手已经开始行动了。

  尽管心里很是生气,还是从桌上拿出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团白色的纱布,夜之墨摇了一下头。

  “你看看你,堂堂的一个摄政王……”夜之墨一边粗暴地将战明轩的身上已经被鲜血染透的纱布解开一边抱怨道。

  被夜之墨这样疼的战明轩对于突然出现的人感到好奇,可是他的动作竟然这么粗暴,最重要的是他说的话怎么这么奇怪,什么摄政王?

  “你在说我吗?”记忆已经一片空白的战明轩听到这个的时候,总觉得忽然在哪里听过一般,但是仔细想的时候又完全想不起来。

  “废话,不是你是谁,你说你出门的时候不能低调点么,招来这么麻烦事,好歹的多带一个护卫。”恼怒的很,夜之墨说着就将他身上带血的绷带一把扯掉。

  夜之墨根本就就不知道此时的战明轩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了,依然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说话,同时手上也没有闲着,以最快的速度将药换好重新止血,然后将绷带绑好,帮他重新包扎好。

  “我是谁?我是摄政王?摄政王是做什么?”战明轩这个时候终于意识到自己问题在哪里,他什么都不记得了,甚至连叫什么都不记得。

  听了战明轩的问题,夜之墨一下子静静的看着他,心里却有了更多的思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劫,太子嫁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相思劫,太子嫁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