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梦里花落
星阙芯燃2016-10-23 09:052,936

  第十二回 梦里花落

  我扛起了兰夕颜,运起内功,脚下如同生风一般瞬间飞出了五丈远。脚尖点地后瞬间继续腾起,转眼之间已经逃开了几十步了。

  路不熟,七拐八绕,三爪猿的吼叫声在身后渐渐模糊,我也跑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必然了,肩上还扛着一个大活人呢。周围又安静了下来,我只能听见耳边的风声和自己喘着粗气的声音。

  我觉得已经安全了,脚步慢慢的慢了下来。从跑跳变成了慢走,最后停了下来。

  环顾一周,我身在一处较为平坦的冰原。说是冰原,只是在洞中相对的宽敞。接下来该怎么办呢?我脑袋一阵发懵。是不是刚才跑得太快太猛太远了?这时,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放我下来,流氓!”

  啊?我怎么成了流氓了?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还紧紧的搂着兰夕颜的大腿,这时才感觉到她的大腿如此的圆润光滑。

  “啊,对不起。”我吐了吐舌头,赶紧把她放了下来。

  “你……”一句话没说出,兰夕颜就晕了过去,直直的冲着我倒了下来。

  “小心!”我双腿向下一跪抱住了她,她就软软地倒在了我的怀里。

  这可如何是好?周围如此安静,安静得我清楚地听到我的心怦怦跳得很厉害。她的脸歪在我的脖子上,光滑的皮肤摩擦到我的脖子,一阵少女的香味不停的钻进我的鼻子。虽然我穿得厚,但是胸前仍然感觉到了隆起的……不行,这样可不行,得让她舒服得躺下才对。我赶快把她横抱起来,来到了洞壁旁边,先让她靠在洞壁上,然后我脱下了我的太玄龙袭,披在了她的身上。可是下半身怎么办呢?我低头看到她裸露的两条大腿。咬咬牙, 脱下了龙袭里面的夹袄包住了她的腿。把她包严实以后,我身上就剩下一件夹衣了。

  呼,这洞里可真是够冷的!真是不知道这几天她怎么支撑过来的。看着她昏睡时安详的面容,我不禁有些感慨。

  实在是有些冷得受不了了,刚才一阵狂奔让我大汗淋漓。把衣服都脱给她之后浑身开始冰冷。我决定找找看有没有什么可以用来生火的东西。因为我记得刚才似乎看到过好像是灌木之类的植物?真奇怪,这种地方居然会有植物。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就近搜索一下,也可以当活动活动取取暖。

  尽管很诧异,可我还是找到了一些所谓的植物。类似灌木,枝叶都很细,然后我拔出了“霜华”,一株又一株的割下了好多。还不错,虽然不算很干燥,可是水分也不多。也许这些植物就是靠着这为数不多的水分勉强在这种极地环境存活了下来吧。

  一捧,两捧,找到植物的地方不远,起码没有脱离我视线中的兰夕颜。来来回回跑了七八趟,我搜集了一大堆。在冰面上挖了一个坑,一直挖到露出了土地,然后掏出火镰子,我点燃了一株。点着了!火苗升了起来, 我赶快添了几把柴,火烧起来了!

  我扶起了兰夕颜,两人一起坐在了火边。让她靠在我的肩头。火烧得很旺,我不时的添一些柴。一下子感觉暖和了好多,我也觉得有些累了。想想终南山上和豹猫的生死搏斗,不停的奔波,进洞之后的寻找,还有刚才的狂奔。不知不觉我就睡着了。

  “无意,无意!”“嗯?师父?师父,您怎么来了?啊?这位是?”师父摸着我的头,而师父的身后还站着一个男子。

  “无意,这是我们寒冰门的师祖,沈慕庭。”

  “什么?”

  第一次见到我们的师祖。不得不承认,虽然沈慕庭是一个大魔头,可是他却长了一张书生气十足的面孔。白白净净,身材高大。身穿一套淡蓝色的……这是?这是寒冰门的镇门之宝——北斗战袍。他的表情有点奇怪,有些柔和,又透着一丝的强硬,看起来却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寒冰门弟子秋无意拜见师祖!”我双膝跪地,向沈慕庭磕了个头。

  “起来吧。”

  “谢师祖。”

  “我且问你,你为何要步了我的后尘?”

  “师祖此言何意?”

  “你爱上了这个百花宫的小姑娘吧。”

  我这才发现,兰夕颜居然昏睡在他的脚边。

  “这……师祖,我……”

  “不要再说了。你可知道寒冰门与百花宫的百年世仇?”

  “禀告师祖,弟子知道。”

  “那你还会爱上她吗?”

  “我……”

  “破坏了门规,是要家法伺候的。”

  “师祖,我……”

  “算了,其实我自己也好不到哪去。”

  转眼间,师祖和师父,双双消失不见,只剩下了躺在地上的兰夕颜。

  “夕颜……”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踉跄的走向了昏睡中的她。忽然,地面裂开了一个大口子,我和她同时掉进了黑暗的地缝。

  “啊!~~~~~咳咳咳!”

  我猛地醒了过来。一口腥腥的东西从嘴里吐了出来。

  “喂!喂喂!你醒了?!”

  模糊中,我睁开了眼睛。眼前一片红色黄色。在红黄之中,一抹白色点缀其中。

  视线渐渐清晰了起来。火光刺得我的眼睛有点痛,我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兰夕颜的大腿上。

  “小子,你可算是醒了。你刚才在那嘟嘟囔囔的罗嗦什么呢?”

  “我?我说话了?”

  “谁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不清不楚的。”

  “哦,我睡着了?我在做梦?”

  “做的什么屁梦啊,你醒了!”

  “哦,我醒了……我怎么了?”

  “你刚才吐血了。”

  兰夕颜扶我起身。我才发现嘴角还留着血腥味。坐起身后,我才发觉后背传来一阵剧痛。

  “啊~~”我身子一软,兰夕颜眼疾手快,扶我的手上加了把力气。

  “呃,好痛。”背上的痛感让我不敢大口呼吸。

  “你这个傻瓜,伤还没有好,怎么就跑出来了?命不想要了吧!”

  “唔……”我已经无力再说什么,背上传来持续的剧痛,让我眼前一黑。

  “喂喂!”兰夕颜使劲拍了拍我的脸,可是我仍然是浑浑噩噩。

  “喂!哎,你这家伙,不行就不要硬撑!”模糊中,我只觉得一粒什么东西塞进了我的嘴里,我努力的想咽下去,可是却咽不下去。然后,似乎是水壶凑在了我的嘴边,可我还是喝不下去。最后,我的嘴唇感觉到了两片香软的嘴唇,然后是一口清冽的水,灌进了我的嘴里。

  咕嘟一声,那一粒药丸进了我的肚子。

  浑浑噩噩中,我倒了下来。我的脸靠在了一片光滑的,弹性十足的,香香的。一只小手抚过我的脸,然后在我受伤的背部柔和地按摩着。然后一切又沉浸在了黑暗之中。

  “无意,无意~”一个女声轻柔的呼唤着我。

  “是你?”眼前的兰夕颜,已经换掉了她那一身百花宫的衣服。取而代之的,是一套粉色的长裙。

  “无意,你可知道,沈慕庭是你的前生,而我是方舞情的后世。我们前世未解的缘,要等到百年之后的今生来续。”

  “夕颜,你……我……”

  黑暗又一次笼罩了一切。穿着粉色长裙的兰夕颜不见了,温暖的光不见了,我似乎掉进了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

  “啪!”“哎哟!”

  我的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睁开了眼睛,我看到了皱着眉头的兰夕颜。

  “你这家伙干什么呢!别以为救了我就可以乱来!你乱摸什么呢你!”

  呃,我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就这样挨了一巴掌。但是此刻我感觉好多了,背上的伤也不那么疼了。我摸着自己的脸坐了起来:“对不起,我刚才又做梦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兰夕颜仍是一副气鼓鼓的样子:“小子,在回洛岛你救我一次,我也救你一次。在这里你救我一次,我又救你一次,我们扯平了!两不相欠!”说罢,她站起来就要走。

  “等等!你别急着走啊!”

  “你还要干什么啊?!”

  “你还穿着我的衣服呢……”

  终于她忍不住“扑哧”一下笑了出来。

继续阅读:第十三回 扑朔迷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