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本0 第六章 黑猫
盗墓博物馆2020-10-23 10:033,168

  我一听就纳闷儿了,在这节骨眼儿上,胖子怎么会问出一个这么白的问题“现在应该是早上吧?”我对着他的屁股就扔了一句回去:“废话!当然是早上了,难道你想吃午饭了?”

  “切,待会儿你自己看看这天色吧!吃晚饭都不过!”胖子很硬气的说。

  这下我可就更晕了,神马情况?天黑了,今天天气还可以啊,不会是突然乌云遮天盖日要来超级雷暴雨吧?我们可是在下水道里!我急道:“你倒是快点儿爬呀!”

  “有点儿卡,别急,马上!”胖子使劲地又缩了一下往外挤去,我突然就觉得前面有一阵气流扑面而来,等我反应过来已经晚了,还是吸了一口进去,无声无息的那股味,我差点儿晕过去,下顿饭是不想了,要是能掉头,我肯定用脚把他踹出去。

  两人终于来到竖井里,我怒不可赦正要发话,胖子抢着道:“别发火,我道歉!那不也是为了快点儿出来,不得已练了一下气功嘛!”我真是哭笑不得。

  但是当我和胖子抬头看清楚上面的“天色”,两个人都操气了,我还有点儿担心。哪里是天色暗了,根本就是看不见天了!胖子骂道:“我靠,何老头也不喊一声,直接就把盖子盖上了!连盆栽都压上了!故意的吧!看爷爷我上去不收拾你!”

  如果真的只是盖上盖子和压上盆栽,倒没什么难办的,就怕是被堵住了,或是在口上埋伏。

  我和胖子两三下来爬到了上面,他试探着轻推了一下井盖,虽然很重,但似乎还是活的。我再次嘱咐他:“当心外面有埋伏。”

  胖子自信地笑了笑,“哈!看胖爷我给他来个爆花!反正在这竖井里也没回旋余地,反倒是没有回旋余地。”说完,他蓄积力量猛地把井盖儿抬起,连上面的盆栽一起冲天而起,泥土四溅。杂乱中,胖子如重型炮弹般跳了上去,如恶鬼出世。

  要是上面有人的话,还真要被他吓得一蒙。可是我料想中的肉搏战并没有发生,我上来的时候,只看见胖子一个人在东看西看,还大叫着:“龟儿子的,别躲了,给爷爷出来!”叫了半天也没人应他。我也不敢从后面拍他,走到他旁边说:“应该是没人了,已经走了。”

  “胆小鼠辈!”胖子还趾高气昂的非常享受这种感觉。

  我心里疑惑着说道:“难不成真是何叔来了,也没管下面有没有人就把东西整好复位,然后又离开了?真是麻木机械的工作方式!毕竟年纪大了。今天真邪乎!”

  胖子拍掉身上的泥土,一脚把井盖踢上,便向大门外走去,“走啦,天真,咱去那暗巷瞧瞧。”于是我带着胖子来到了上次出来过的那条暗巷墙外。

  站在两栋小楼中间的墙下,还真是不容易想到里面别有洞天。胖子爬上墙头,并没有下去,只是蹲在上面放风,做我的后援。我下到暗巷里面,打开那扇木板门,用手电向里照去,一起都很正常。想来也是,就算刚才有什么人,这老半天也早就走了。却听胖子叫我:“嘿,看那边墙头!”我闻言抬头,发现在暗巷另一端的墙头立着一只黑猫,两只又圆又亮的眼睛正盯着我,它鼻子上还有一道明显的疤痕,看上去是只野猫。“难道刚才的动静是猫捉老鼠?”难道这半天我和胖子都是在捕风捉影,自己吓自己?但这也没办法,必须保持警惕,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我朝着那只黑猫笑了笑,关上木板门就返回了胖子蹲的那处墙头。可我刚一离开,那黑猫就跳进了暗巷里,用爪子拨开了木板门,看了我一眼便钻进管道里去了。

  胖子准备去鬼域其它地方,考察他在对比地图上发现的风水框架和那几个奇怪的风水位,顺便找一找那张旧报纸上出现的宅院。可我却有一种奇特的感觉,我想等那只黑猫出来,好像我知道它很快就会出来。胖子说我有点儿神叨叨的,他可不愿再蹲在墙头,就下到墙外面歇着去了。

  我就一个人傻傻的坐在墙头上等,我也不知道该等多久,为什么要等,但它就是给我一种感觉,想等它出来。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开始有些恍惚了,只听见那木板门真的打开了,我使劲揉了揉眼睛,那只黑猫果然从这里回来了,它的嘴里还叼着半支烟。

  我简直不敢相信,这猫跑进去半天,竟然是抽烟去了,这绝对不可能,我惊奇的“啊!”了一声。那黑猫丢掉烟头,就蹿上了对面的墙头跑了。

  胖子跑过来问我:“你啊什么?出什么状况了?”

  我说:“那只猫出来了,还叼了支烟头!”

  “哈哈,它倒跟我干一样的事去了!你是不是眼花了?”说着,胖子扔掉了手上的烟头,也爬上了墙头。

  我双手向后一撑,跃下了暗巷,蹲在木板门旁盯着地上的烟头。胖子在上面说道:“这可真奇了,刚才这暗巷里没有烟头,这猫还真会抽烟,它哪儿弄来的烟。”

  我对胖子道:“不,它不会抽烟,这只烟头很潮,根本点不着,是很久以前别人抽的。”我小心的把那支烟头捏了起来,拿在面前转着细看,发现烟嘴上面还隐约留有淡淡的口红,唇纹很细,这是一个女人抽过的烟。

  这回胖子简直认为我和那只黑猫通灵了,一个非要等,一个竟然帮着带出线索,“这也太诡异了,你是猫仙儿吧?天真无邪!”

  “我也搞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也许只是直觉与巧合,最多加上动物的灵性。可是胖子,现在我们知道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我举着烟头对胖子说:“这支烟头不管是谁,为何会留在这下面的某处,但瞧这保存的程度,肯定是在半年之内的事情。也就是说,在那次销毁证据的火灾之后,还有人来这里探查过,并且比我们要深入。”

  胖子挠了挠头道:“这事儿可真是阴魂不散,对着秘密感兴趣的不只我们一家啊!会是谁呢?”

  我便告诉他:“之前在阿宁给她公司的一份报告中,我看到过她建议全面勘察三叔家周围区域的计划,但公司好像没有执行。难道……难道还有什么看过这份资料的人没有死心?!”

  “那些销毁证据的人真的都撤走了?”

  我也不确定的答道:“应该吧。”

  “看来这回未必是独家买卖,想搞个垄断还不行!对了,你先带我去上次着火的几个点看看!”

  “好!走。”

  我带着胖子找见了那几处失火点,房子都被烧得一塌糊涂。因为但是救火通道被堵,火烧的非常充分,临了消防车再一喷水,焦黑的废墟塌得是非常彻底,就那么几大堆,都快看不出是房子了,根本不可能进去,除非先用铲土机推平清理了,工程浩大啊。可这贫民区,也没人出来说要重建,所以废墟竟然就这么堆着不处理了。我和胖子也没办法,不可能现在就在这火灾废墟里一处一处的打盗洞吧。

  不过胖子还是很兴奋,说是有收获,因为这几个火点正是他在地图上指出的风水位建筑。说不定旧报纸上的照片就是在其中一个地方拍的,但这同时也是个很坏的消息,意味着我们要想在这些地方深入,就要先劳师动众的搞些清理。

  接着我们又按照胖子这半个摸金校尉指出的风水位,找到了卫星地图上看着颜色发白的道路地面。原来是这些地方的地面,都是被人用混凝土水泥特别加铺过了,而且不是薄薄的表面一层,可真是封的滴水不漏啊!非逼着我们要大动干戈不可,这样的混凝土水泥,用洛阳铲和工兵铲是肯定动不了的,浇再多的米醋也没用。

  我和胖子郁闷的在路边抽烟,寻思这帮人还真是对着毁掉的证据都如此重视。不,这些措施是在一开始为了保护这秘密就已经有的。

  天已晌午,可是我根本没吃饭的心思,抽完烟,拿起手机就给手下的伙计打电话,叫他们立刻准备潜水等一系列探险装备。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到三叔家地下的密室里和那只黑猫进出的管道里,探个底儿朝天,哪怕装备晚上能搞齐,我今天晚上就下去。

  我问胖子:“要不咱先到楼外楼去搓一顿,压压惊,吃饱行军饭。”

  他摆摆手说:“现在去吃,那就是浪费,索然无味!”于是两个人就回去随便找了个饭馆,算是把肚子填饱了,回家躺在床上等消息,也算是养精蓄锐。我对那些伙计关照过的,不管是几点,装备好了都立刻给我运来。而且一定要最好最先进的,小型轻型装备,别到时候人没卡住,装备过不去了。

  就在我和胖子都睡得整熟时,手机响了,装备已经全部弄齐,十分钟后就到我这儿。我一看手表,现在是凌晨十二点半。那凌晨一点半,我们就可以带着装备到达三叔家地下的水泥密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盗墓笔记续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