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千金万金也还不回来
水烟萝2019-10-13 02:151,686

  巧儿早已睡下了,此刻院子里寂静无声。

  正常情况下,三更到四更是人进入深度睡眠的时候。所以昼伏夜出的人一般都会选择在这个点儿出门。

  想必今日这个国公府,除了云七夕之外,至少还有一个人是睡不着的。

  想到此,她又回到床边,做了一件事,才摸出了房门。云七夕顺着院子里的一棵树很快爬到了房顶,俯瞰了一眼整个府里的情况。果真,云揽月的房间里还亮着灯。

  呵,昨夜,她兴奋得睡不着,因为自家要当太子妃了。今夜,她还是睡不着,因为洞房花烛夜就这样泡汤了。

  这人生还真如过山车,大起大落啊。

  轻车熟路地越过一座座房顶,出了府,站在了国公府背后,云七夕猛然反应过来一件事。

  我去,她如今身份不同了,难道不能从后门直接出来么?用得着飞檐走壁?真是秀逗了!

  暗黑的天幕,一轮圆月高挂,洒下很好的月光。

  云七夕来到树下那么一望,顿时虎躯一震。

  她曾经埋包的位置,有被挖过的痕迹。她紧张到头皮发麻,徒手扒了几下那松松的土。

  不见了?怎么可能?太诡异得紧了,谁会知道这下面有宝贝?

  夜,静得出奇。

  云七夕的眸子突地一眯,竖起了灵敏的耳朵。因为她似乎听见了细微的声响。

  暗夜里,她眸底流光,听声辩位,视线飞快扫向左侧不远处。

  只见墙根儿下,隐着一个小身影。

  云七夕视力超常,尤其是在晚上。即便那人隐在月光照不到的阴影下,她仍然看得很清楚。那人正靠坐在墙根处,扒拉着一个包。

  没有半刻犹豫,云七夕提步跑了过去。

  那人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抬头一看,吓得身子一抖。出于一种本能,他飞快站起身,跑了起来。

  云七夕紧追不舍,因为她已经看清,他手上拎着的正是她的包。

  可前面的人虽然个子小,但速度很快,而且他很聪明,不走大道,竟在一条条小巷子里穿来穿去。这对不熟悉地理环境的云七夕来说,相当吃亏。

  正在这时,她看见前方巷子口突有一个人影慢悠悠地走过。

  如看见了救星,云七夕一边跑一边大喊,“抓贼啊!抓贼啊!”

  按理说,这夜深人静的,她又刻意拔高了嗓门,百米外都该听见了。可云七夕喊了好几声,那人愣是跟没听见一样,脚步都没乱了下。

  靠,原来无论在什么时代,人都是一样的现实?一点儿雷峰精神也没有。都只受利益驱使。

  云七夕来不及多想,大叫,“帮我抓住他,十两银子酬谢。”

  那人仍未动,也未回头。

  “二十两。”

  “……”

  “三十两”

  “……”

  云七夕怀疑,那人是聋子不成?

  对她来说,那包里虽然有一笔巨款,可更多的是在这个时代万金也买不到的东西。

  “抓住他,包里银子全归你,其他东西归我。”云七夕真是下了血本了。

  “一言为定?”一个好听的声音被夜风送了过来。

  此时云七夕已经跑到那人身侧,只见那人头戴一顶毡帽,帽沿很低,遮住了他的眼睛。他面朝着云七夕的方向,在等着她的回答。

  原来不是聋子啊。亏大发了!

  可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千金散尽还复来,可包里那些宝贝,是千金万金也还不回来的。

  眼看着偷包的人越跑越远,她当即一咬牙。

  “好,一言为定。”

  此话一出,云七夕只见帽沿下的唇角一勾,那人已经飞快地奔了出去。

  不知真是他跑得快,还是前面那人慢了,竟然没跑多远,就被他给追上了。

  云七夕快跑几步跟上去,一把夺过包,气喘吁吁地瞪着这个偷包人。

  可,原本要爆粗的话却堵在了喉咙里。

  眼前的人个子瘦小,看起来不过十二三岁,一张脏兮兮的大花脸,衣服褴褛,脚下一双草鞋已经破得不像话,整个一副十分寒酸的样子。

  小乞丐?

  云七夕又动恻隐之心了,像这样的半大孩子做乞丐,通常都因背后有着凄惨的身世,更不肖提什么美好的童年了。

  所以,她那些上不了台面的骂语出口时变成了这样。

  “你说你,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竟学着偷东西?”

  小乞丐有些委屈,低着头小声反驳,“我没有偷。”

  “还说你没有偷,这都人赃俱获了,还狡辩。”

  云七夕本着诲人不倦的原则,耐着性子引导他认识错误,回归正途。

  小乞丐越发委屈了,苦着脸。

  “我真的没有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开棺见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开棺见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