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惊悚的大礼
水烟萝2019-10-13 02:151,733

  倒是凤表龙姿的长相,自有一种皇家贵气。高高立于马背上,气度不凡。红色喜服加身,满身惹眼的喜庆。脸上只有当着新郎倌的喜悦,绝没有刚刚丧了未婚妻的悲伤。

  这样的渣男,即便他是一克拉的亮钻,她也只能看成一块劣质玻璃。只想拿块大石头,大力砸下去,让他瞬间变成玻璃渣。

  喜娘将盖着红盖头的云揽月牵了出来,送上了花轿。

  成为太子妃,她只差最后一步,即便生了变故,她又怎肯就此放弃?

  想像太子洞房时,揭开红盖头时那惊吓过度的表情,云七夕就乐开了花了。

  但,一肚子坏水儿如云七夕,又怎会让这一刻等到洞房再上演呢?那岂不是太无趣了?

  花轿被抬了起来,喜庆的奏乐重新吹打起来。太子调转马头,迎亲的队伍越来越远。云七夕猫着腰重新回到国公府后院外,沿着墙边那棵树下去。

  想来想去,她在大树下挖了个洞,将自己的包埋了进去。然后骑着马,朝着唢呐声的方向跟了过去。

  走得匆忙,所以云七夕并没有发现,就在她埋包时,头顶上正有一只脚在悠闲地踢踏着。

  马蹄声渐远,懒洋洋躺在树干上的人眯起了眼睛,饶有兴致地望着马上那个娇俏的背影。斑驳的日光落入他的眼睛里,璀璨夺目。

  一个翻身,他飘飘然落了地,嘴里含上一根小草,他拉低帽沿,他快步跟了上去。

  太子大婚,是皇家,乃至全天下的大事,整个京城的百姓几乎都涌到了街上来,想要一睹太子的风采。

  “恭喜太子殿下,贺喜太子殿下。”

  ……

  一路上都是百姓整齐响亮的道贺声音。

  太子单子隐高高地坐在马背上,俯瞰着两边黑压压跪了一路的百姓,神情颇有些自得。

  来到太子府门口,单子隐下了马,花轿也停了下来,吹奏也暂时歇下。

  “请太子殿下三踢轿门。”喜娘满面红光地朗声道。

  单子隐盯着轿门,抬步,精致的皂靴一步步地来到花轿前,嘴角轻轻扬起的笑意里,有一丝尘埃落定的轻松。

  抬脚正要踢上去,却突然一个小男孩从人群中冲了出来,撞到了单子隐身上。

  一个锦盒往他手里一塞,小男孩便跑了。

  当单子隐反应过来,抬头去看时,小男孩已经淹没在了密集的人群里,看不见了。

  他将锦盒打开来一看,顿时脸色大变,一把扔了出去。

  锦盒“啪”地落了地,滚了几圈,里面的东西飘落了出来,落在了不远处的地上。

  “太子殿下,怎么了?”众人都看出了他脸色不对,太子府的管家上前关切地问。

  单子隐盯着地上那块绢帕,眼睛瞪得老大,满面惊疑。

  迟迟不见太子来踢轿门,又听见周围起了小声的议论,气氛诡异得紧,云揽月有些按捺不住了。

  “喜娘,怎么了?”她靠近窗口问。

  喜娘凑到花轿窗边,小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有人给太子殿下送了一样东西来。”

  “什么东西?”云揽月的心提了起来,有些紧张。

  喜娘偷偷看着太子的脸色,将地上的绢帕捡了起来,递到窗边来。

  云揽月掀开盖头一角,往外一看,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

  那些日子,她每次见到云七夕,她都在绣这个东西。一对鸳鸯,一个夕字,一个隐字,有它的特殊喻意,她过目难忘,又怎会不认得?

  “扔了它。”云揽月紧张到声音都尖锐了。

  喜娘有些犹豫,看了秦子隐一眼,见他没说什么,拿着绢帕正要走到一边去扔掉。却突然一只素手出现,将她手中的绢帕夺了去。

  “子隐哥哥,七夕花了无数个日夜才绣了这块绢帕,您不喜欢吗?”

  一道温柔的声音幽幽地响起,单子隐满面惊骇地倒退了好向步。

  “七夕,你,你……”

  太子府的人及时扶住了他,其他所有知情人也都惊疑不定地盯着她。只有围观的百姓,大多一脸茫然,却又有种预感到好戏就要上演的兴奋。

  云七夕似笑非笑地看着单子隐惨白的脸,双手绞着绢帕,一步一步地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来到单子隐的面前,眨巴着天真的双眼,望着他。

  “子隐哥哥,七夕还没有死,我活过来了,您不高兴吗?”

  “我……”单子隐不由自主地又后退了几步,一张好看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只盯着眼前的云七夕,说不出话来。

  花轿里的云揽月猛地攒紧了衣摆,不可置信地竖起了耳朵。

  不可能,怎么可能?那个贱人不是已经死了么?不是已经葬了么?怎么可能活过来?

  不行,眼见着她就要进门了,她可不希望有任何事,任何人来破坏她与太子的婚礼。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开棺见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越之开棺见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