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逃离
红娘子2016-12-27 23:122,527

  一首童谣,勾起了大家的恐怖回忆。最先闹腾起来的,是当地的民工,短短一个晚上,马兰花女孩的传说,就传遍了整个工地。人们说什么也不敢再开工了。

  工期不能耽搁,工地负责人吴工倒是有点办法,见此情景,他找来了一位高人。

  。

  他说起高人的时候,下意识看了关师爷一眼,明显,那位高人应该就是关师爷。关师爷到了工地,便手拿罗盘在这条路上来回走了几遍,走到某处,突然停下。然后用石灰粉,在地面画出了个大圆圈,然后指着圆圈对大家说:“挖。”

  吴工二话不说,拿起工具就带头开挖。谁知道,刚挖开路面,底下就涌出大股黑烟,吓得人们丢了工具就跑。那黑烟足足涌了半分钟,这才消散。

  大家又吊着胆子继续挖。终于,在路基的下面挖出了一具小孩子的骸骨。关师爷解释说,这具骸骨就是属于马兰花女孩的,因为葬的位置,正好是阴脉,聚集了大量怨气,她才一直留在这里。现在骸骨被挖出来,以后就不会出现了。

  大家将信将疑,因为还有几个问题没有搞清楚。这小孩是谁?为什么被埋在这里?公安局那边有消息说,这孩子应该死于十多年前,但这条路修了近二十年,并没有被挖开过的痕迹,她是怎么被埋下去的?

  当然,这些疑问交给警察伤脑筋就好。

  过后几日,一直相安无事,马兰花小孩再没有出现,倒真应了关师爷的说法。于是,在吴工的催促下,工程继续开展。

  直到,我来后……

  。

  “这么说,那小孩是厉鬼?”我问道。

  关师爷摇了摇头:“算不上厉鬼,怨灵而已。只是下葬的位置太凶,不好处理。”

  “那她会不会害我?”

  关师爷沉吟了一下:“那孩子虽然被怨气侵蚀,却保持着一颗天真烂漫的心,顶多着缠你,到不会做出伤人的举动,况且以前也没听说她做过恶事。不过……这也说不准,鬼最会骗人。”

  他最后这句,说得阴测测的,听得我背后发毛。

  见我脸色阴沉,他又安慰道:“这事还需从长计议,你且放宽心。有我在,不会让你出什么意外。就这样,你去好好休息,我还要做点准备。”

  他说完,看了一眼吴工和师兄。他们俩又劝慰了我一番,然后把我送回了房间。

  我躺在床上,却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昨晚的事情就幻灯片一般,一幕幕地在眼前回放——血一般的夜,疯狂翻涌的红云,还有俩小女孩的脸,轮番着出现,越来越清晰。

  折腾了好久,我被扰的心烦意乱,干脆不睡了。坐起来一口接一口的抽着烟,借此抚平我躁动的情绪。

  。

  这时候,房间的门被人从外面打开,师兄走了进来,一进屋就忙不迭的对我说:

  “快走,他们要害你!”

  “谁要害我?”

  “还能有谁。”他咬牙切齿道:“还不是姓吴的和姓关的!我刚才看他们鬼鬼祟祟的商量什么,就去偷听。正好听到姓关的说,昨晚的事没办好,会引来更大的灾祸。反正源头出在你身上,正好哄你去给那小鬼抵命。你死了,那小鬼的怨气也平了,大家相安无事。姓吴的当场就答应了,现在正商量着怎么害你呢!”

  “我操!”我听得怒火翻腾,一下就从床上蹦了起来。

  “嘘!小声点!”师兄冲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跑到门口,往门缝外张望了一阵,这才回头低声道:“这附近都是他们的人,你动静闹大了,就不怕被他们抓起来!”

  我也慌了:“那我该怎么办?”

  “这地儿不能待了,落到他们手里就是个死,先跑了再说。”

  “可这荒郊野岭的,我能跑哪去?”

  他沉思了一下:“你顺着这条路走,走个八九里路,就会看到一个叫做靠山镇的小镇。镇口有家小超市,老板何大姐是我的熟识。你去她那儿,报我的名字,就说借住几天,她会接待你。”

  “那你呢?”

  “我要留在这拖住他们,放心,他们不敢害我。你先走,我晚点来找你。”师兄一边说,一边抓起我床头的衣服往背包里塞,然后拎着包,在前面帮我带路。

  在他的配合下,我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工地。

  。

  太阳快下山的时候,我才远远地看见师兄说的靠山镇,如它的名字一样,小镇就靠着一片山坡修建。镇上没什么高层建筑,大多是两三层的农家小院,错落的摆放在山坡与地面的夹角。

  等我走到镇口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镇子里亮起了灯火,光明驱走黑暗,让我心中多了些许安全感。

  镇口小路连接公路的位置,有根电线杆,上面挂着一个铁牌子,就着灯光我看清了上面“靠山镇”三个大字,再次确定没走错地方。可是,就在我走过电线杆的时候,头上突然“哗啦”一声。

  我心中警兆陡生,下意识往旁边一跳。

  想象中重物掉落地面的声音没出现,抬头看去,想来是年久生锈的原因,那牌子的上半部分从电线杆上脱落,却还有一半挂在上面。有风吹过,在上面缓缓晃动着,发出“哐哐”的声响。听得我眼皮直跳。

  好在没彻底坏掉,否则,这么大块铁皮落下来,只怕要被削成两半。而这块板子,又正好笼罩在路口,尖角向下,仿佛一把随时要落下的铡刀一般,让人看着揪心。

  我擦了擦冷汗,尽量离这玩意远点,快步走进了路口的小超市。一进门,就看见柜台的位置,一个身材臃肿的女人,正背对着大门,脑袋埋在肩膀下,姿势显得无比怪异。若远远看去,好像没有脑袋一般。

  我干咳了一声,女人缓缓的侧过头,冷冷的说:

  “买什么自己拿。”

  我顺着她挪开的位置看过去,才发现在她面前摆着个小电视,里面正在放老版的还珠格格,不时闪过几块雪花的屏幕中,尔康和紫薇正在你侬我侬——难怪看得那么入神。

  “请问,是何大姐吗?陈凯叫我来的。”我报出了师兄的名字。

  “陈凯?”她琢磨了一下,点点头,“你是他什么人?”

  “我们读一个大学的,他是我师兄。来这,就是想麻烦你,在这借住几天。”

  “这样啊,跟我来吧……”她起身,往屋内走。这人,一直用侧脸对着我,并没有师兄描述中那么热情。但想到各人脾气不同,我也就没有在意。

  我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后,当经过一排放着镜子的货架时,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却正好从镜子里看到了她的全脸,她的脸上带着诡异的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镜子里,让人有种她正在通过镜子,和我对视的感觉。

  我的头皮没来由的一麻。

  等我再看的时候,她的表情又变得很平常,完全没有问题。

  难道是我看错了?应该是的,这两天精神压力太大,总会有看错的时候。

  我心中这样想着,跟着她上了楼梯。

继续阅读:第6章:梦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