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身份
红娘子2016-12-05 17:202,371

  “说吧,你是哪家的传人?”

  关师爷脸色发红,尴尬的说:“回前辈,我并非家族传承。而是年轻时偶得一本残本,后多方收集,才自学到现在的。”

  “原来是无门无派……”爷爷喃喃的念叨了一句,我发现,关师爷的脸,更红了。这人倒是厉害,无师自通自学成才,我突然明白,他为什么一直对道师爷这个职业很是推崇,开口闭口“我可是道师爷”,想来,这是应该他对自己一生努力的肯定。

  而他那么急于见我爷爷,说不定,存了几分入门的心思。毕竟无门无派,就等于无根的浮萍。道师爷讲究的是知识累积,有个好的领路人,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爷爷沉默了一阵,开口说道:

  “那我考考你。”

  关师爷恭敬的拱手:“请前辈指教。”

  接下来,两人一问一答,说了好长时间。说的都是些生涩隐晦的古文,我一句也没听明白。不过看两人的表情,还是能明白几分。有时候,爷爷前一句刚问出口,关师爷立马就能回答,爷爷会点头报以微笑。

  有时候,又会思考很久。爷爷很耐心,抽着烟等着。实在答不出的,爷爷会开口解释,关师爷认真倾听,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这二人说得兴起,连时间都忘了。我被晾在一边,反倒成了外人。待他们说完,爷爷含笑点头,而关师爷满面红光,大有朝闻道夕可死的感觉。

  “不错,虽然是野路子出生,但好学诚恳,见识广阔。”

  “敢问前辈,我这道行,能到几品?”

  爷爷沉思了片刻:“你读的书太杂,出处不一,很多地方都有缺失。当然,积累是很重要,但临场经验更重要。你这情况,勉强……能做八品师爷。”

  “八品……八品。已经很不错了!”

  我听他们打哑谜,有点无聊,于是插嘴道:“八品是什么意思?爷爷,你是几品?”

  关师爷立即抢白道:“前辈自然是一品顶级!”

  对于他这句恭维,爷爷却摇了摇头:“一品……近两百年没出过了。我勉强能算二品。你,还有很多路要走。”

  关师爷连忙点头称是。

  后来我才知道,他们说的品级,并不是我以为的,像玄幻小说里的功力阶位,其实是古制。古代道师爷是官,自然有官品,他们说的,是官位的高低。

  当然了,这也侧面能印证这个人的能力。

  。

  接下来,爷爷对我说道:“我若猜得不错,在鬼镇救你那个人,姓沐。我叫他老木头,但你,应该叫人沐老爷。”

  “我明白。”

  爷爷点头,继续说道:“这老木头,是云南蜈蚣岭沐家寨的寨主……恩,现在应该不是了,寨主想来是他儿子。算算看,他孙子应该比你小两岁。我和他怕是有十多年没见……”

  “爷爷,别回忆了,说正事。”我知道,我不阻止他的话,以他的性格,一被勾起了回忆,怕是要从几十年前说到现在。其中还少不了带着其他事,说不定还带偏题——就跟郭德纲挖坑一样,就没听过一个完整的。

  爷爷瞪了我一眼,回到正题上:“能做五毒续命汤的,又与咱们家沾的上关系的,这天底下就老木头一人。他既然舍得下大本钱为你续命,自然不会看着你死。况且,要寻找害你的人,他比我更有办法。所以,你直接去找他就好。”

  他说着,从兜里摸出一个玉石烟锅,放在手里摩梭了一阵,才很舍不得的递给到我面前:“这是当年我和他打赌赢的,你到了沐家寨,把这个交给他们,自然有人带你去见他。这老家伙,下这么大本钱,不就为了它么?”

  我打量着手上的烟锅,入手温润,其色翠绿,内里有被烟熏过的黄色痕迹,却又不显得脏,反而为它多添了几分色彩。虽然不太懂这个,但我也看得出,这是块好玉。

  想到爷爷拿出来时,那万般不舍的表情,心中还是有点小小的不自在,撅着嘴道:“爷爷,我好歹也是你亲孙子。难道说,我的命就没这石头玩意儿贵重?”

  “胡说八道。这能比吗?”

  我心中一喜。

  谁知道,爷爷接下来说道:“要别的有办法,我才想不给。那老家伙,当年输给我的时候就说,总有一天,要我亲自还给他。你说,这口气,我能咽得下?还亲孙子,你就是个败家子!”

  好吧,我觉得不能再往下问了,问多了被羞辱的是我自己。

  。

  收藏多年的玉石烟锅,被我这个“败家孙子”拿去救命了。爷爷的心情很不好,没说几句就开撵人。我没法,只好离开。

  可是,还没走出门口,关师爷好像下了很大决心一样,突然回过身,“扑通”一下向爷爷跪倒,头点地面,大声说道:

  “后辈关德海,求前辈收入门墙!”

  怎么着,这是要拜师了?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倒是爷爷很平静,好像早算到他会这样似得。只是淡淡的瞄了他一眼,开口道:“怎么着,我要不同意的话,你是不是不起来?”

  “这个……”关师爷表情尴尬。有心说点什么,却又找不出话来。只得沉默的跪着。

  一时间,场面僵持了下来。

  。

  这个点,已经临近中午了,外面来往的人众多。见一老头,跪拜在一个比他年纪大的老头面前,都忍不住停下来看热闹,不时的指指点点,小声议论。

  我在一旁显得更加尴尬,小碎步挪到爷爷旁边,低声说:“爷爷,关师爷人不错,还救过我。要不,你就凑合着答应吧。况且……这街坊邻里看着,也不太好。”

  “闭嘴!”爷爷横了我一眼,然后似笑非笑对关师爷说:“我这一身本事,想学的人多了去。我连亲孙子都没教,为什么要教你?”

  我心中大声咆哮:就算你想教,也得我爸同意!

  关师爷抬头看了我一眼,眼中有些失望,但还是咬着牙,倔强的继续跪着。

  这时候,爷爷又说话了。

  “再说了,你都这年纪了,能学到多少?”

  关师爷的头,埋得更低了。

  我分明看到,他身体在微微颤抖着,心中有些不忍,想帮忙再劝说一下。话还未出口,就被我爷爷犀利的目光一扫,忙咽了下去。

  “说啊,你还能学到多少?”爷爷的声音陡然提高。

  关师爷全身一僵,随即,停止了颤抖。这一瞬间,我仿佛看到他的身上,生出了一股一往无前的勇气。

  然后,关师爷无比坚定的说道:

  “无他,朝闻道,夕可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道师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