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你是我李泰泽的女人
曼荷2019-06-01 04:232,377

  一小时后他终于停止了动作,他抱紧潘璐一翻身俩人面对面侧身躺着。

  潘璐还在痛哭,他皱着眉头,这小女人怎么有这么多眼泪,哭了半天了还能哭得出来?

  他叹了一口气,搂紧了她:“你……你别哭了好不好?是我不好,对不起!”

  她哭得更加大声:“你毁了我!一句对不起就完了吗?一句对不起就可以使时间倒转吗?呜……呜呜……”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要我如何?”他喉结动了动。

  “我要你去死!呜呜……”潘璐咬牙切齿:“你这个禽兽!原来你设好圈套就是为了这个,呜……”

  “……我……我真不是……我也真的没想到会成这样……我让你以劳动的形式赔偿我那件衣服,我完全就没想过这事!”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解释,这个小女孩儿都不会相信。

  “你就是!你就是大色狼!你这个禽兽!你是恶魔!你把我毁了!呜……”她挣扎着要起来,可他死死的圈住了她。

  “我们需要谈谈,你安安静静躺会儿好不好?”一向以冷酷著称的他底气全无,他突然有点害怕,害怕这时候让她离开了,就再也见不到她了。

  “我不要!”她大声喊道!然后趁他不注意,一口咬在他圈在她胸前的手臂,舌头感觉到一丝咸味,他的手出血了,他吃痛的放开了她。

  她趁势跳下床,忍着身体某处传来的撕裂的痛感,速度捡起地上被扯破的内衣裤和那套幸运的撕不破的运动服,她惊恐的朝四周看着,寻找哪里能让自己安全的把衣服穿好,不然在她穿衣服期间,他一定又会扑上来。

  他并没有下床追她,而是看着自己手上那圈深深的牙印,真狠,每个牙印处都流出了血。

  她突然瞥见茶几上一瓶红酒,她迅速拿起来在茶几一角猛的敲下去,瓶子破了,红酒犹如鲜血般流在浅咖色的地毯上。

  她顾不得其他,拿着锋利的破瓶子对着床上的他:“你不要下来,让我穿衣服!你敢下来我就死在这里!”

  她会的,她绝对会,他再敢过来她一定会把瓶子对着自己的脖子扎去!

  她知道自己力气小敌不过他,但是,对付自己总是可以的吧?她不争气的眼泪又刷刷的流了下来。

  “放心,要不是我被人算计了,才不会碰你这种没滋没味的小豆芽!”他冷冰冰的语气从那没有任何表情的嘴里发出来。

  他下了床,看都没看正在穿着破内衣的潘璐一眼,走向角落的柜子,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小药箱,取了一支药膏涂抹在被咬的手上,然后把那支药膏丢向潘璐。

  “想要行动自如的走回去的话,快去浴室抹上一点药膏!”同样冰冷的语气。

  见她惊恐的小脸上露出一丝疑问,他没好气的指着她说:“你,嘴唇!还有……下面!反正你会疼的地方,不想让它发炎的话抹上就是,好得快!”

  她带着嫌恶的表情捡起丢在她身边的药膏,抱着还未来得及穿上的运动服逃进了浴室。

  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全是一朵朵红色的印,下嘴唇被咬破,血迹已经快干了。

  她把药膏挤了一点抹在下嘴唇上,然后看着药膏犹豫,因为她每走一步确实很疼痛,她犹豫着要不要抹药膏上去。

  想起他那句“不想让它发炎的话抹上就是”,她脱下已经被撕得不成形的内裤,挤了药膏抹在那仿佛被撕裂的地方。

  然后穿好运动服对着镜子整理,幸好运动服是类似立领的领子,把拉练拉到最高正好可以遮盖住脖子上那大大小小一朵一朵的“梅花”,要不被人看见了岂不是无地自容?

  怎么办?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一个衣冠禽兽把自己的第一次夺去了,就这么算了?可是不算了她又能如何?

  报警?这是在他家中,万一他来个是她自己找上门来卖的,那叫她今后如何做人?她的父母如何做人?尤其是父亲,掌管着那么大一家集团公司,难道要全市的人都知道潘氏集团的大小姐被人糟蹋了吗?

  她明白自己无论再痛再恨都要咬牙忍住!

  她擦干眼泪,咬了咬牙,即使就这么算了也不能让这个禽兽小瞧了自己,今天这仇记下了!总有一天她要为自己讨回这个公道!

  她拉开浴室的门走出去,他堵在她面前。

  “怎么?难道你还认为一棵小豆芽值得你拦住不放?”她高傲的仰着脸,以同样冷冽的口吻漠视他。

  他不理会她的话,递过一张支票给她:“这是20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没想到她冷哼一声,接过支票撕成四半,抛在他脸上:“你以为钱可以摆平一切?你以为人人都象你这种禽兽一样要钱不要尊严?你以为本大小姐就值这个数?告诉你,本小姐的价值至少要在后面再加九个零!你加得起吗?哼!”

  忍着疼痛踩着高贵无比的步子走出了这间令她憎恨无比的房间!在她的认知里,即使被践踏,也要有尊严!

  他愣住了,低头看着地上被她撕碎的支票,嘴角闪出一丝难得的笑容。

  他以为她看见这20万会欣喜不已,他以为每个女人都是爱钱的,尤其是她这种年纪就要趁暑假去打短工的女孩,见到这么多钱应该高兴万分才是。

  难道他错了?可事实就在眼前,这个在咖啡馆里打着短工的女孩竟然不在乎钱?20万呐,于他而言只是一套衣服的钱,可对于大多数普通收入的人来说,这算两年的收入都不为过吧?她为什么不要?

  看来他要重新认识这个女孩了,想在2后面加九个零?还藐视他加不起?他当然加得起,要看对方值不值,只有有资格做他妻子的人才能拥有他的百亿资产。

  潘璐忍着痛走出好远,她不想在这个万恶的别墅区外面拦着,她要离得远远的去拦着,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来过这个肮脏的地方。

  而她,永远也不会再来这个一瞬间毁灭掉她所有美好梦想的地方!

  他踢开脚边的碎支票,摇了摇头,虽然清醒了,却因药物的作用还沉重无比,他打算继续睡。

  刚坐上床,眼角触到白色床单上一抹鲜红,是她的!

  虽然在行动中已经知道了她是第一次,但是此时亲眼见到这朵鲜花般娇艳的红,他内心兴奋无比,心里涌出一丝得意,他把她由一个清纯小女孩顷刻间变成了女人!眼前出现了那张梨花带雨楚楚动人的脸。

  他抬起手,看着手上那圈深深的牙印,嘴角往上扯了几扯:“小女人,你跑不掉了,你是我的,你是我李泰泽的女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花样小女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裁的花样小女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