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奇怪的旧伤复发
幽兰百里香2016-12-16 10:562,338

  小染不知道上官栩离开时的心情,可是兰玉秀等人发现了她的不对劲。

  做饭不是少盐,就是把醋当酱油,更甚至好几次制药的时候都把有毒的药草放到治病的药方里,虽然误打误撞让朱琳琅有了新的灵感,还因此研制出几种新的毒药。

  可是……

  “小妹,你到底怎么了……”朱琳琅看着小染再一次把剧毒的七星海棠汁放入回血丸的药方里时,忍不住将她拉了过来,严肃而认真的问了起来。

  “啊……我……没什么啊……”迷迷糊糊的小染奇怪的看着大姐,有些不明白他干嘛阻止自己制药,这一批下周就得要的。

  “没什么……那你现在是在做什么……”没好气的戳了戳娇嫩的脑门,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无奈。

  “回血丸啊……”小染更是迷糊了……

  “回血丸里有七星海棠……”没好气的指了指手里深绿色的药汁。

  “七星海棠?干嘛用它……那可是剧毒……”似乎有些清醒过来,顺着大姐手指的方向,看到自己刚才准备倒入药炉的东西。

  “啊……我……我……”惊呼一声……手忙脚乱的赶紧打开药炉。

  “行啦……没有倒得进入……你先过去,我收拾一下就去找你。”

  说完不由分说的把她推出实验室,然后将各种仪器药品都密封保存好,换好衣服又看到陷入呆滞状态的小妹。

  故意大声咳嗽,想要把她震醒。

  “姐,你是不是要感冒啊……怎么咳得这么厉害……”小染后知后觉的问了一句,却让琳琅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曾几何时这个爱哭的小丫头变成了独当一面的大人,教学武,学医,帮她改善体质,为她铺路,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才是妹妹。

  那天之后又让自己有了一丝身为长姐的荣耀和自信,可是那个上官栩走后,小妹居然又变了,不过不是之前的冷静和强势,而是像现在这样魂不守舍。

  “哎……小妹,你啊……要是想他就给他电话啊……”

  “谁想他了,那就是一个麻烦精……”

  不满的咕哝,却还是被琳琅听见了,忍住笑意,不经意的说了一句,“哦……还真是够麻烦的啊……听说好像又出事了哦……”

  “啊……上官栩出事了?”

  “哟,我有说是上官栩吗?”

  这时小染才发现自己上当了,脸上一抹羞赧。

  “大姐……你变坏了……”

  “不是大姐变坏了,是你变笨了……果然啊……恋爱会让人变笨……嘻嘻……”难得看到小妹害羞的一面,琳琅怎舍得不逗弄下这个人小鬼大的丫头。

  “大姐,你明知道我……”一想起那个贱人的背叛,小染根本就不敢再去尝试 ……

  “姐知道,可是小妹你不能因为一次被蛇咬,一辈子都不上山了吧,也许上官才是你的真命天子呢。前世种种已经消散,把握当前。”

  22岁的大姐蕙质兰心,前世的她因为身体孱弱,不得不早早的放弃学业嫁人,而这世她已经毕业,现在明面上是市医院的挂职医生,实际上是碧海阁药阁的幕后负责人。

  “大姐,你光说我,你呢……”

  “我……我这辈子要和你一起建立一个属于我们的商业帝国。”说出这句话却不知为何脑海里闪现出一个温柔、儒雅的人。甩甩脑袋,不去纠结那些事,不知道是受小妹的影响还是心底那个身影,琳琅对身边的男子丝毫提不起兴趣。

  B市,某政府小区一别墅楼里,灯火辉煌,古香古色的家具、风雅的仿古装潢,到处都充满了典雅,仿佛古时候的名门秀媛。

  红木雕花的单人沙发上,身穿军装的中年男子眉头紧皱,另一边是一个身着流金边淡紫色暗花旗袍的中年妇女,虽然保养得宜,可是岁月仍旧在她脸上留下痕迹。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安静的有些恐怖。

  客厅的二人时不时焦急的抬头看一眼卧室,坐立不安的女子站起来来回的走动。

  军装男眉头紧皱,“舒雅……”。本就不善言辞的上官羽看着青梅竹马的妻子,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嗯,你说小栩和一帆都进去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动静啊……会不会出了什么事呢!”

  不敢停下来,心里不停的噗噗噗,对于这个严肃而决断的公公,邱舒雅是真心的尊敬,同时也有一丝害怕。

  上官羽起身搂住妻子,安慰着,其实自己的心里也没谱,不过此刻他不能慌。

  卧室里,床上躺着一个老人,银白色的寸头,连眉毛都有些发白,若是忽略灰白的脸色,这个老人还是比较英俊的。

  “一帆,爷爷怎么样了?”上官栩紧紧的握住老人的手,焦急万分。

  对于他来说爷爷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人之一,从小是爷爷带自己长大。

  “奇怪…按道理说不应该啊…”老爷子的腿是30年前受伤,自己一年前还给他看过虽然无法治愈却也不会恶化。

  可现在很明显腿伤恶化,导致老爷子突然昏迷,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不过首要是先把腿伤修复了。

  “到底怎么了?”上官栩看着好友的凝重的脸色,有些心慌。

  感受到挚友的情绪,刘一帆如实的交待了老爷子的情况。

  “我先帮老爷子修复腿伤,不过你最好调查下这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鹰眼散发出一抹寒光,点点头就离开了房间,屋外上官羽看到儿子出来,赶紧上前询问,在看到儿子阴沉的脸后也本身就黑的脸更黑了。

  “冯冬……”冷酷的声音让被喊的人一阵哆嗦,同时也松了一口气,早死早超生。

  “到……”一张平凡的脸,放进人堆就找不到,这个人就是护卫队的队长冯冬。

  “说吧…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到底都发生了什么…”冷静而冰冷的声音仿佛从地狱里传来,让冯冬不寒而栗。

  “报告,这一年都没有任何异常,除了三个月前二老爷带了一个人来给老首长治病…后来那个人走后老爷子非常生气…还有……”,冯冬说到这里有些欲言又止,不知该怎么说。

  “还有……?”嘴角的一抹冷笑让冯冬有些站不住了,腿不停的打哆嗦。

  “还……还有昨天,您的未婚妻也来过……没呆多久就走了。”好不容易把话说完冯冬已是一身冷汗,在自己的守护下老首长出了事,别说上头了,就是眼前一个大神也不会放过自己。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 奇怪的伤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11岁之我心无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