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甩不掉的牛皮糖
幽兰百里香2016-12-13 14:422,241

  空气清新、灵气充足、花草树木都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小白和小八一进入就喜欢上这个美丽的植物园了。

  虽然空间里的环境比外界好了很多,却始终缺乏一股生气,空间里没有太阳、没有云彩。

  现在沐浴在阳光里,享受着徐徐微风,两只宠物都变得活泼许多。

  “小八,你看这个”,指着树丛间那只灰色的蜘蛛,这就是小染的计划。

  “这个……主人你是让我变成他的样子吗,好丑……”小八嫌弃的看了一眼那个小家伙有些不情愿。

  “丑吗,这个蜘蛛是外界最常见的蜘蛛,它最大的可以有拳头大小,据说还有更大的。”这种拳头大的蜘蛛还是前世去山里支援时在一户农家发现的,当时也把自己吓了一条。

  后来才知道在深山里那样大小的蜘蛛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为奇。

  为了能一直呆在外界,小八不得不变身,很快一只巴掌大的灰蜘蛛就居住在了这两棵红豆杉中间。

  而小白就更简单了,直接就当做一直宠物狗,随便找个借口就可以了。

  小白跟随小染回到房间,爬到小沙发上就算定居了。从此以后一狗一蜘蛛就成了小染的标志物。

  这一觉醒来太阳都下到山的另一边了,一人一狗乘着金色的云彩在村子里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广场上人声鼎沸,看到小染大家都开心的打起了招呼。昨天的庆祝活动似乎余热仍在,小孩在场地中打闹嬉戏。

  游客也是来了一批又一批,美丽的风景,美味的食材,淳朴的风气,新鲜的空气,是休闲养老的不二之选。

  放下心中的执念,小染一身轻松,重生了4年,还没有好好的享受过一次,今天决定放自己一天假,好好地享受一下14岁的青春年少。

  奔跑在花丛间、嬉笑在阡陌间,小白紧跟其后,在田仲间就如同一只自由飞舞的蝴蝶。

  站在屋顶的上官栩看着远处的精灵,再一次被吸引过去,那仿佛花仙子般的飞舞在花草树木间,散发着一股诱人的芳香。

  越了解越觉得她如天上璀璨的星光,又如一块举世魅宝,让人不知不觉沉迷。

  这次的任务也已经结束了,本来昨天就应该回到队里,结果却不知不觉的留了下来。

  “丫头……”不知不觉中走到她的身后,轻轻地呼喊。

  停下曼妙的身姿,回头看去,白色休闲衬衣,浅色西裤,一双黑色皮鞋,配上那迷人的笑容,不得不承认上官栩很符合自己的审美,可惜现在的自己已经没有爱人的能力了。

  “上官大哥,你来了。”一抹笑容却带着淡淡的疏离。

  “嗯,看到这里风景很不错,我可以参观一下吗?”进这个花园好几次,却没有好好地看过。

  “当然可以……左边是植物园、右边是花园、再过去有一块药田。”指着远处,静静的介绍起来。

  “可以陪我走走吗?”难得一次单独相处,上官栩当然想要多和她相处。

  上官栩有礼有节,也没有任何越举的行为,作为主人的小染还真不好拒绝,点点走前了前面。

  “这只小狗,之前没看到啊。”这只小狗给上官栩一种奇怪的感觉,看着圆圆的小眼珠,对了,灵气,从一开始到现在,这只小狗都非常的听话,仿佛不需要小染吩咐就能准确的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嗯,一直被我养在基地的,太小没敢放出去。”心里咯噔一下,把早就准备好的说词说了一遍。

  “也是,这么具有灵气的小狗还是少带出去为妙”。

  小染抬头看了一眼上官栩,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看来以后要让小白装傻充愣了。

  “嗯好的……”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发现了什么,不过还是感谢的点点头。

  一阵无语……

  “丫头”

  “上官大哥”

  “你先说……”

  “你先说……”

  两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同时看向对方相视而笑,这一笑把之前尴尬的气氛冲的消失殆尽。

  “丫头,我先说可以吗?”上官栩似乎知道一旦小染开了口,那么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说出自己心里的话了。

  “嗯”颔首微微一点,仿佛一朵兰花般让人心里一暖。

  “丫头,之前我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第一次见你,明亮的大眼睛却带着一抹忧愁和哀伤,明明是个小孩,可是说话做事却异常老练。当时我就在想,这难道是某个老怪的恶趣味游戏吗?紧接着我身中剧毒,以为就此一生,唯一的遗憾是我居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不过也很庆幸你能安全离开,却不料你回来了。那一刻我的心痛了,那一刻我非常痛恨自己,为什么要把你也牵扯进来,可是你却一脸的无所谓,仿佛面对死亡对你来说不是终结而是开始……”

  听到这里,小染心里涌起一阵涟漪,没想到一个一面之缘的人居然把自己看的如此透彻。有点恐惧,更多的是一种安慰,原来还有人懂自己。

  “后来你带我安全离开,为我疗伤,你知道我的心有多纠结吗?我以为自己这么多年来不会爱人,是因为我是GAY,你给我珍贵的药水,助我突破7阶,安全渡过雷劫,在我最后晕死过去的那一刻,我只有一个念头,不管你是男是女这一辈子我认定你了。却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女孩儿。那一刻我心里欣喜万分。可是我还是把你丢了。”

  说到这里上官栩脸上露出痛苦,那一段时光只有一帆了解,看着他疯了似得寻找一个不存在的人,在梵净山方圆百里寻找了三天三夜,最后因体力耗尽而晕死过去。

  这一睡就是一周,再次醒来他变得更加冷漠了,除非必要他拒绝和任何人说话,唯一关心的就是小染的下落,可惜连长相都不是真的,又如何能找到呢。

  这一找就是3年,而唯一留下的线索就是这枚戒指,可是任凭他如何势力遍布,却还是没找到打造戒指的人。

  直到前不久,一帆的一张照片,他终于活了过来,那双眼睛和梵净山的那个孩子的眼睛一模一样,灵动、可爱,虽然没有了他的冷漠和哀伤,可是他感觉这两个人一定有关系,于是义无反顾的跟着一帆回来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表白?初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回11岁之我心无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