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宁家三小姐(2)
九月2016-12-02 22:121,862

  一户高宅大院的侧门口,一辆马车停了下来。

  一个身穿墨色暗纹月牙白长袍的小少年下了车,三下长三下短地敲了敲门,不一会儿,门便应声而开。

  她冲着马车挥了挥手,而后动作迅速地溜了进去。

  偌大的宅院,角瓦飞檐,曲折回廊,小桥流水,假山林立,好不气派!

  她却沿着一条曲折小路,走进了一个孤零零的小院落里。

  “小姐,你可回来了!”刚进门口,香月便急匆匆地迎了过来,神色间是掩不住的焦急。

  宁玉槿边走边问:“出什么事了?”

  若是香巧咋咋呼呼她还有想法,这香月平日里最是安静不过,何曾这般心急如焚。

  香月将她推进屋中,从衣柜里拿出衣物来:“小姐你先换衣服再说。”

  宁玉槿也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也没再多说什么,连忙让香月替她更衣。

  碧绿繁花罗裙拽地,上面罩上一件月牙白银丝暗纹上衣,再将脚塞进那精巧的绣花鞋内。

  穿戴完毕,宁玉槿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就被香月压着坐在了梳妆台前。

  画蛾眉,点朱唇,染胭脂,挽鬓发,香月的手法熟练地替她张罗着一切。

  宁玉槿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道:“又不是去相亲,打扮得这么漂亮干什么。”

  “小姐您又胡说!”香月轻蹙柳眉,不满地轻斥道,“小姐身为全宁伯府的三小姐,理应每日都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而不是像个野小子一样在外面抛头露面……”

  听着香月扯着扯着又扯到说教上去了,宁玉槿想着三宝想着她,心想莫不是平日里她待他们太好了,所以一个个都欺压到她头上来了?

  “好了好了,说正事。”宁玉槿听到香月已经扯到她嫁人的事情了,连忙挥手打断。

  古代就是这点不好,她觉得她还是个小萝莉呢,所有人就开始关心起她的婚事来了。

  香月最后替宁玉槿簪上一只碧玉簪,说:“大小姐今日回府来了,指名要你去见她。”

  “她不好好在她兴王府当她的侧妃,跑来见我做什么?”宁玉槿想着那个永远没拿正眼看过她的宁玉雁,伸手就要去拆头发,“就说我生病了。”

  香月连忙伸手阻止了她:“大小姐说你若病了,她亲自来看你。”

  宁玉槿伸手一拍额头:“哎哟,我这脑子!”

  宁玉雁其人,可谓是当之无愧的金枝玉叶。

  出生便是全宁伯府的嫡长女,享受万千宠爱,其待遇可不是宁玉槿这种差点被丫鬟饿死的庶女可以比拟的。

  长相嘛,品相俱佳,知情达理,后来更是被皇帝的侄子,兴王讨了去,成了兴王府的侧妃。

  宁玉槿对她印象并不深,因为她自己经常称病或者“被人称病”,不能参加各种节日的家庭聚会。

  唯一几次见到她,也只看到那高高扬起的傲慢下巴,对她印象说坏不坏,但也好不到哪里去。

  随香月进入大夫人的院子,远远地便看见屋外一片繁花锦簇,而那些打扮得花红柳绿的丫鬟,比这春日百花,更要美艳几分。

  那些丫鬟见到宁玉槿也没行礼,只当没看见她似的,继续有说有笑。

  “进去吧。”宁玉槿按住要发怒的香月,淡定无比地走进了大夫人的房里。

  一些有眼无珠的势力鬼而已,没必要为那些脏眼睛的东西,浪费自己的表情。

  屋里并没有多少人,所以软榻上斜靠着与大夫人说话的身影,就那么直接地进入了她的眼里。

  一抹繁花云锦绯红长裙,头上戴着碧玉瓒凤钗,轻掩小口正与大夫人说笑着,说不出的华贵。

  “你说你想吃云和糕,第二天兴王殿下就去太后宫里为你要了一盒?兴王殿下对娘娘,可真是极好啊。”

  “娘,说了多少次了,在家叫我雁儿就是了。”

  “这怎么行,你父亲说了,礼法不可废。”

  那两母女俩在那里言笑晏晏,宁玉槿进了门就成了配景,旁边站着的几个丫鬟眼观鼻鼻观心,也没说谁上前去给她通报一句。

  哦,当配景的还有一个。

  丽姨娘这会儿正垂首站在大夫人的身旁,恭谨地伺候着那两位。

  而她才八岁的女儿,宁家四小姐宁玉宜,也站在一旁,垂眉低眼,望着自己的脚尖,不知道在想什么。

  丽姨娘是大夫人的陪嫁丫鬟,后来被她做主抬成了姨娘,允许生了这么一个小丫头。

  宁玉槿却觉得,生了还不如不生好。

  同是姐妹,待遇却天差地别,放谁谁心里能平衡?这心里不平衡,可是要害病的。

  宁玉雁好像这时候终于发现了宁玉槿,掩唇惊讶了一下:“呀,三妹妹什么时候来的,也没人通报一声?”

  “我刚刚到,见娘娘与夫人谈得高兴,所以没敢打扰。”宁玉槿低眉垂首,在外人面前,从来是病弱无能的宁家三小姐。

  宁玉雁对她的识趣很满意,伸出那保养良好的手,冲她招了招:“三妹快过来,让我看看。”

  宁玉槿心里直犯嘀咕,这宁玉雁今个儿吃错药了?

  平日里都当没她这个人似的,怎么今日突然间对她那么热络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