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 同命(1)
九月2016-12-02 22:121,263

  宁玉槿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里的,中间过程就好像在飞一样。

  身处在这个走路讲究莲步轻移的时代,她觉得她还能撒开丫子狂奔,那简直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啊!

  “呼,那帮家伙简直太可怕了,以后见到一定得绕道走。”

  尤其是墨敬骁,乍一看,话不多,气息沉敛,气质华贵,长得还不错。

  可实际呢?

  简直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妖魔!

  脾气难以捉摸,想法莫名其妙,时不时地开了口,话语简直能噎死人!

  和这种人处在同一空间,那感觉简直比扔在冰窖里还爽。她默默地在心里给他贴上标签——恶狼勿进。

  几乎灌了大半壶茶,那颗悬着的心才总算回归原位。

  宁玉槿扭扭腰甩甩腿,暗暗骂道:“丫的,这小胳膊小腿的,跑那么远简直要命了。”

  她走到衣柜边,想拿套衣服去泡个澡,伸出的手却在半空之中陡然停住。

  戾气!

  杀气!

  血腥之气!

  脑海里面闪过的每一个词语,都让她眉心突突地跳。

  她心里连连叫糟:倒霉倒霉倒霉!今天不会什么破事都被她碰见了吧?

  几乎机械地转身,她卯足了力气,正准备冲出门去,一道寒光一闪,脖子上陡然有一线冰凉。

  薄剑轻盈,冷光湛湛,杀气滔天!

  宁玉槿脚步一滞,垂眸看着搭在自己肩上的利器,干干一笑:“兄弟,银子就在衣柜里,你要全拿去,权当我孝敬你的一点心意。”

  “你是何人?”身后的衣柜里传来一句冷冷的问话,弄得宁玉槿好生无语。

  这里是她的房间,他才是外人,这句话该她问才对吧?

  不过有剑的是大爷,宁玉槿低眉顺眼一副老实人的样子回答说:“我是全宁伯府的人,来这里替我家老太爷念佛烧香,这里是我的房间。”

  说到底,还是没说她是谁。

  也或许人家根本不在意这个,身后那男人直接跳过问下一个问题:“你有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

  可疑的人……

  宁玉槿脑袋里一下子就冒出墨敬骁的那张脸来。

  她当时就有些奇怪,这宁家家庙隔盛京好歹有那么远的距离,又在深山老林里,他墨敬骁吃饱了撑着,散步散到这儿来了?

  难不成,和后面这位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

  “有还是没有?!”那声音显然有些不耐烦,薄剑微微一颤。

  宁玉槿被那剑光晃着了眼睛,连忙点头如捣蒜:“有有有!”

  身后之人语气顿时急迫起来:“在哪儿!”

  宁玉槿颤颤地伸出手去,朝后一指:“你不就是么?”

  “找死!”

  身后人像是发了怒,浑身狠戾之气一盛,宁玉槿连忙地道:“我能帮你治伤!”

  “什么?”薄剑挨着白皙的脖颈,已经拉出一道醒目的红线。

  宁玉槿赶紧表现,力争宽大处理:“你身上的血腥味很重,说话的底气不足,说明你受伤很重,流了很多血。若是再不治疗,你可能会失血而死。我平日里恰好喜欢看医书,身上也带得有常用药,我可以帮你治伤。”

  脖子上的薄剑一收,男人声音狠意不减:“你若敢耍花样,我会杀了你!”

  “我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我能耍出什么花样来?”宁玉槿脱离那时刻威胁人生命的剑锋,长呼一口气的同时,附带着翻了个白眼。

  她深呼吸一口气,转身,朝身后男人看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