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定王选妃(1)
九月2019-09-27 12:431,815

  宁玉槿最近有些无聊。

  因为大夫人和赵姨娘居然息战了!

  赵姨娘不再缠着宁仲俭说将宁玉凝抬进兴王府的事了,而是到处求人拜佛请来一位宫中嬷嬷,开始教导宁玉凝行走坐卧、谈吐举止。

  为何?

  宁玉槿翻了个白眼,就见香月剪了两支牡丹进来,一边将花插在花瓶里,一边念叨道:“小姐,你好歹去争取一下行不行?百年难遇的机会,一旦成功,那可就真的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宁玉槿在软榻上翻了个身,侧靠着继续看手中医书。

  香巧这时候也抱着绣架跑了进来,冲着宁玉槿得意地晃了晃:“小姐你看,我绣的鸳鸯好不好看?”

  宁玉槿掀起眼帘,点了点头:“嗯,绣功有进步。”

  “那你牡丹花会那天就带这张锦帕去吧,就说你绣的,送给定王殿下。”

  “噗——”

  宁玉槿只怕没吐出一口老血。

  她支起身子,有些不淡定了:“我说你们俩,就那么恨不得把我嫁出去?”

  “若是兴王,我们绝不逼你。若是定王,我们拼死也要让你去!”秋月给瓶中牡丹撒了点水,唇边露出一丝笑意,“你看这牡丹,多漂亮啊。”

  香巧在一旁拼命点头,附和香月。

  好吧,这就是最近让所有闺中女子都不淡定的事情——定王选妃。

  说起定王墨敬骁,就不得不说一下皇家那一大片的复杂关系。

  先帝是个勤勤恳恳的好皇帝,后妃并不多,所以在子嗣方面有些困难。生了八个儿子,只有殷后、也就是现在殷太后的二皇子一个活了下来。

  后来先帝一次微服出巡迎来第二春,被一个民间女子给迷住了。当即迎回宫中,封了宸妃,第二年就生下了九皇子,也就是如今的定王墨敬骁。

  老来得子,先帝自然最是宠爱。当时还有说法,说老皇帝准备将皇位传给他呢,只是是真是假就另说了。

  后来在墨敬骁十二岁那年,先帝驾崩,殷后的二皇子薨,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要继承皇位的时候,他突然拥戴另一个人坐上了九五之尊的宝座,竟是传说中早夭的大皇子!

  原来大皇子的母妃瑜妃先殷后一步怀孕,所以为了怕自己孩子遇见什么意外,竟在孩子出生那天,以死婴换了孩子,将大皇子送出宫去抚养!

  至此,大皇子回归继位,号承光。

  封子墨烨为太子,封唯一皇弟墨敬骁为定王。

  至于兴王,乃死去二皇子的遗孤,也就是殷太后的亲孙子。承光帝怜其孤幼,也封了亲王爵位,世袭罔替。

  也就是说,即便兴王、太子和定王墨敬骁年纪差不多大,但是看见他,仍得恭恭敬敬地叫一声皇叔!

  这位年轻的皇叔在承光帝登基之后便去参军去了,十五岁建立骁字营,将北越蛮夷驱逐出大邺边境,大振邺国声势。

  后一直据守徭山关抵御北越,也左右支援护着东西防线,可谓是大邺头一号人物。

  这人物十二岁参军,十七岁才回京一次,没想到一回来就被逼婚,立马一个人又返回了边线去。

  三年后的今天,承光帝身体日渐不行,连忙地将他从边疆招了回来,缠绵病榻仍放不下他的婚事。

  要知道他都快当爷爷了,他家这弟弟还没一点成家的打算,这让他如何去见先帝啊!

  定王拗不过承光帝,只能松口。

  周后一听,大喜。立马宣信国公夫人进宫,让其好好准备一场盛大的牡丹会,邀请朝廷之中六品以上官员的所有适龄女子来赴宴。

  官品不论,嫡庶不论,只要定王喜欢,你就是定王妃!

  如此宽松的条件,顿时让整个盛京都炸开了锅,所有闺中女子都梦想着被定王看中,而后飞上枝头,成为这大邺最是尊贵的定王妃。

  这不,宁玉凝正专心地练习礼仪,准备着在牡丹会上惊艳亮相呢。

  这会儿就是宁玉雁答应将她抬进兴王府她都不干了,兴王和定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好伐!

  宁玉槿这段时间也被烦得够呛。虽然借着定王选妃的风头,万安堂的美容养颜丹和百膳斋养生的药膳狠狠地火了一把,她赚得满盘金钵,却也得忍受香月和香巧两人连绵不断的各种催命念叨。

  两人的意思就一个意思:牡丹会,她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可是她真想说:她和那墨敬骁一点也不对盘,有冤孽在身啊!若是让他认出自己就是那个在大街朝他扔瓜子的人,他会不会再让她扫大街啊!

  更何况,定王选妃的条件,说是宽松,其实最是苛刻不过。

  不论你满腹诗情,不论你品貌俱佳,不论你惊才绝艳,不论你美绝天下,只要他不喜欢,一切都是空话。

  她自诩自己肯定没有让墨敬骁动心的本事,所以还是安然看好戏好了。

  可惜,老天爷总是喜欢捉弄人的。

  宁玉雁派人带话来了。

  给读者的话:

  九九飘过:明天开始就是2,3更咯,亲们喜欢的要收藏要评论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