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冤家,又遇冤家(2)
九月2016-12-02 22:121,626

  男人身子倚靠在两根翠绿竹子上,身上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凛寒,墨瞳之中映着清冷冰芒,抿唇间有股不怒自威的气势,叫人不敢直视。

  宁玉槿几乎是硬着头皮伸出手去,碰了碰他的脖子,又立马缩了回来。

  “你做什么。”他终究是开了口,声音不急不缓,却好似那二月飘荡的飞雪。

  宁玉槿却歪着头,嘴角乍然泄出一抹笑意来:“眸色泛黑,不能动弹。体内发热,体表发寒。定王爷这是得罪谁了?这寒焰之毒,可是无药可解啊。”

  墨敬骁眉色间闪过一丝诧异,压低了眉宇看她:“你知道此毒?”

  “不知道。”

  宁玉槿果断摇了摇头,背着小背篓优哉游哉地换了个地方,继续挖竹笋,就当自己没见过他这号人似的。

  墨敬骁闭着眼睛提了一口气,压住体内如火烧如火燎的热意,体表的冰寒,却仿佛要将他周身覆盖冰霜。

  宁玉槿挖了两个笋子之后,终究还是忍不住朝他看了去。

  寒焰之毒无解,毒发之时身体仿若经历冰火两重天,体内像是被烈火炙烤,体外像是被冻成冰块,那种难受法,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可是他……

  他就那么静静地靠在一拢幽竹之上,闭着眼睛,不说话也不喊疼,甚至都不哼哼一声,像锋利刀刃上闪烁的那抹亮光。

  她终究还是站起身来,重新朝他走进:“喂,你身上带药没有,我喂你。”

  刚刚她看了一下,照他现在疼痛的程度,显然已经中毒很久了。寒焰中毒三日必死,他还没死,铁定是有人用药物帮他把毒素也压制住了。

  既然如此,他应该随身携带有应急的解药吧?

  “走得匆忙,忘带。”墨敬骁淡淡说道,神情有些疲惫,却转瞬即逝。

  “唉,真是!”

  宁玉槿有些无语地看了墨敬骁一眼,认命地解下自己挂在小背篓上的药袋。

  “我算是知道了,上辈子你肯定是我的债主,所以这辈子我一遇见你就得破财免灾!”

  说话间,她从药袋之中取出一个白玉小瓶,从里面倒出一粒小药丸来:“千金难买的百蟾丹,我自个儿都舍不得用,这倒好,便宜了你。”

  “啊,张嘴。”她喂药过去,抬头看他,却在那双墨色幽幽的眸子里,看到了她自己的倒影。

  他也在看她。

  宁玉槿愣了下,随即快速地将百蟾丹塞进他的嘴里,然后赶紧地退开几步。

  这个男人危险得很,最好不要靠近!

  墨敬骁感觉一丝冰凉从喉咙口慢慢传遍全身,终于降下了那一身滚烫的温度。身体表面也渐渐地回暖,敛了那深入骨髓的冰寒。

  他缓缓睁开眼,如墨眸色褪了一些,恢复那幽邃的深褐:“你是尼姑?看着不像。”

  那一双清丽动人狡黠明快的眸子,绝对不会是一个清心寡欲的修道之人所有。

  宁玉槿仰头望天打着哈哈:“那啥,我带发修行。”

  “宁三?”

  “啊?”宁玉槿刚想答,却一下子撞进墨敬骁那微微扬起的一抹笑意里。

  他一拂袖,走进她两步:“名字。”

  宁玉槿倒退两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宁三。”

  他又进两步,丝毫不让:“真实名字。”

  宁玉槿这会儿后悔死了,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给他吃什么百蟾丹啊,直接喂百毒丸还差不多!

  这简直救了一个大麻烦回来!

  问她真实名字,她该怎么回答啊?

  在盛京的那次,她一身男儿装扮,说叫“宁三”无人怀疑。这会儿她穿着道服,再说这个名字,貌似是有点说不过去了。

  有了!

  她眸中有关乍现,嘴角微翘,盈盈一笑:“雷锋!请叫我雷锋!”

  墨敬骁止了步,不再向前,面上又露出那种让人胆颤的似笑非笑来:“说谎话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宁玉槿眼角一跳,有种不好预感:“什么意思?”

  “宁三,宁家家庙,你应该是全宁伯府宁家的人吧。”墨敬骁说到这里,斜眼微挑,看向她,“你该知道,若是本王想找出你,轻而易举。”

  “你!”宁玉槿激动地跳开一步,伸出纤纤素手指着墨敬骁,“你不能过河拆桥,我可是你救命恩人!”

  墨敬骁点头微笑:“那本王知道一下救命恩人的名字,不过分吧?”

  “……”

  好无耻的理由。

  “本姑娘做好事不留名。”乔以秋双手抱臂,半勾唇角,轻哼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