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 以退为进(2)
九月2016-12-02 22:122,373

  书房的正厅里,宁仲俭和大夫人坐在主座之上,面色难看,似乎还夹着几分愠怒。

  宁仲俭的下首处站着赵姨娘和宁玉凝,那娘儿俩此时正用手帕掩脸默默垂泪,低眉颔首,梨花带雨,那叫一个凄凄惨惨、楚楚可怜。

  宁玉槿目光往宁玉凝脸上一瞥,分明瞧见那帕子虚掩的嘴角微微翘起,像是在嘲笑她一般。

  她心里暗笑:宁玉凝,你就现在笑得出来了,一会儿有你真哭的时候。

  漫不经意地收回目光,她表情淡然地走上前,冲上座之上的两人行了礼:“父亲,母亲。”

  “逆女,你可知错!”宁仲俭几乎不等她话音落,就挑眉横眼一拍桌子,怒斥她道。

  大夫人连忙地将桌上的茶端起来递给了宁仲俭:“老爷,先喝口茶顺顺气,听听三丫头怎么说。”

  边说还边冲底下的宁玉槿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要“好好解释”。

  这眼神落入旁边赵姨娘的眼里,那个时刻要与大夫人一较高下的醋坛子可不愿意了,刚刚压下去的哭声又冒了出来:“老爷,您可得给二小姐做主啊!您平日里那么疼她,今日她受了那么大的委屈,您可一定要替二小姐主持公道,不能坐视不理啊!”

  宁玉凝也很配合地用帕子掩面,偏过头去哭喊一声:“我以后还怎么见人啊,我不活了……”

  “哎哟,我可怜的孩子哟……”

  “父亲、母亲、姨娘,女儿只有来世来报你们大恩了……”

  你方唱罢我登场,无论时机、力度、声音、表情,赵姨娘和宁玉凝的水平都堪称专业演技派,瞬间就让场面热闹起来。

  宁仲俭揉着眉心叹气,一脸无可奈何的模样,最后还是大夫人一拍桌子,斥责道:“哭哭啼啼的,成何体统!”

  赵姨娘那哭声说收就收,最后在那双妩媚的眼睛里噙着一抹泪花,含情脉脉地望着宁仲俭,柔柔地叫了声:“老爷~~”

  别说宁仲俭了,就是宁玉槿看着那眼神听着这声音,都忍不住浑身酥了。

  赵姨娘的杀伤力,果然不容小觑!

  宁仲俭也险些被赵姨娘勾了魂去,不过旁边大夫人的怨念实在太过强大,他才连忙正了神色,怒目看向宁玉槿:“三丫头,你可知错!”

  这次没人打断,宁玉槿回答得十分淡定从容:“女儿知错。”

  大夫人端茶的手一抖。

  赵姨娘伸手掏耳朵,怀疑自己听错。

  宁玉凝眼睛缓缓睁大,面色带喜。

  宁仲俭听惯了各种扑上来喊冤枉哭可怜的,倒是没想到来了个实诚的,他刚刚满满的怒气竟被这么一声不急不躁的回答给降下了一大截。

  话说这么直接的回答,他还愣了愣,一时没想到怎么处理呢。

  掩唇干咳了两声,他道:“那你说说,你错在哪里了?”

  宁玉槿目不斜视,身体站得笔直,说出的话语字字铿锵:“我错在,不该有意和赵姨娘作对。她说香巧偷了东西,那就一定是掌握了十足证据才来我院子里搜房间的,我不该为表清白多此一举,主动让她们搜院子,最后还弄坏了大姐姐赏给我的东西,惹得母亲都发了怒。这一切都是我的错,求父亲罚我吧。”

  说完宁玉槿低垂下头,一副“是我错、都是我错”的模样,话语间字字真挚、句句属实,让人看不出半点虚假来。

  没想到她主动坦诚自己罪行之后,书房里的几人却在这瞬间一致沉默了。

  旁边香草默默地在心中替自家小姐鼓掌:以退为进,干得漂亮!

  最后还是宁仲俭最先开了口,问的却是赵姨娘:“你跟我说三丫头身边的丫鬟偷了凝儿的簪子,可有什么证据?”

  赵姨娘瞥了宁玉槿一眼,见她一脸淡定无波的模样,竟莫名地有些小心慌。

  她赶紧地跟宁仲俭解释道:“老爷,二小姐身边的巧玲看到那香巧进了二小姐房间,紧接着二小姐的簪子就不见了,是不是她偷的,显而易见么?”

  宁仲俭继续问:“那搜出赃物了?”

  “那……那倒没有。”赵姨娘抬起头来看向大夫人,眼神里闪过一丝不甘和恼怒。

  那不是被算计了吗?

  既然在那里设计了陷阱等着人去跳,那根簪子肯定也处理了,她去哪里搜赃物去。

  宁仲俭性格上是有些优柔寡断耳根子软,但也不代表他是个傻子。

  他看着赵姨娘的目光严厉了些,还带着些许责备:“不是我说你,小丫头的话怎么能尽信?家宅不宁,就是那些不安分的在背后乱嚼舌头!”

  大夫人在一旁冷哼:“那不是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

  宁玉槿听到这里,心里抹了一把冷汗,有些替大夫人的智商拙计。

  宁仲俭这话的意思,是红果果地替赵姨娘开脱啊!把诬陷香巧的事情推到巧玲身上,可就不关赵姨娘什么事了!

  您老怎么老是找人不痛的地方踩人家呢?

  赵姨娘那才是个属人精的,立马反应过来,揪着帕子懊恼地道:“老爷您不说妾身还真没有想到这一层,现在想来,巧玲的话疑点多多,指不定簪子就是她监守自盗的。”

  宁仲俭一脸大公无私地道:“嗯,那就把人交给夫人处理吧。”

  “姨娘……”宁玉凝没料到情势会突然逆转,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有些惊愕地望着赵姨娘,却被她伸手一拉,示意别说话。

  她贝齿紧咬下唇,立马明白了赵姨娘的意思。

  这是要弃卒保车了,把巧玲推出去当替罪羊,和她们娘俩儿撇个一干二净。

  依照大夫人的脾气,巧玲的下场要么被发配到庄子里,要么直接打发人卖掉。

  她最贴身的丫鬟,竟就这样被宁玉槿几句话给弄没了?

  以前没发现啊,这丫头居然这么厉害!

  不,不太可能。

  会不会是兴王府那位支的招,让大夫人和宁玉槿联合起来整她们的?

  她抬起头去看了眼大夫人,就见大夫人脸上浮现一抹欣喜神色,又迅速地板起脸来,冷声道:“那毁我雁儿东西的账,又怎么算?”

  宁玉雁!

  她果然有搀和进来!

  宁玉凝肯定了心中的想法,情绪不免有些焦躁起来。

  宁玉雁有身份有手段,她若是存了心不想让自己当定王妃,只怕事情相当麻烦了。

  一旁,赵姨娘一脸委屈地冲大夫人行了个礼,说道:“回大夫人的话,去搜房间的时候妾身也不在场,不知她们怎么就把大小姐赏的东西给弄坏了。夫人不是把她们都扣住了么,怎么处置,任由大夫人说了算就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倾之痞妃有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