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临时弃权是怎么回事
潇潇子规2017-06-02 20:362,313

  余潇潇沉浸在喜悦中,并没有听见刚才晴姨所说的话。

  “喵……”

  “好可爱啊……”

  余潇潇抱起小黑点,摩挲着猫身上细细的绒毛,小猫软软的身子,柔软的触感,一声声绵软的喵,简直萌的不要不要的。

  “晴姨,你看,这只猫,是不是很可爱?”

  晴姨看着余潇潇少有犯傻气,笑得天真无邪,明亮如阳光般的灿烂,倒是和平常对着陆少的样子,微微有些变化,难道猫和陆少,少夫人更喜欢猫?

  天,晴姨被自己偶然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余潇潇最喜欢的动物,便是小猫,以前小的时候,家里喂养过一只,后来因为猫太小,走散了,上了高中之后,她和母亲寄住在舅舅家,寄人篱下,一分一毫都看得紧的舅舅家,她也明白寄人篱下的道理,也不敢提养猫的事。

  余潇潇高兴地在一旁喂猫吃食,乐不可支。

  *

  “陆少,少夫人已经到家了。”

  这边,阳台上站着的人,只是淡淡嗯了一声,挂断了电话。

  身后的助理见陆乔天已经打完电话,走上前,标准的办公室语调,为刚才的竞投做详细的报告:“我方用七亿拍下了海南的那块地,因为对方宏远集团的临时弃权,取消了竞投资格,所以现场没有和我们竞争的公司,节约下成本八千万……”

  陆乔天无心听后面的报告,只是那一句,临时弃权?

  “临时弃权是怎么回事?”

  他的鹰眸微眯,黑夜之下,阳台凉风习习,吹动他额间的发丝,若有若无地划过刀削的眉尖,精致的五官,幽深如井的眼眸,渐渐凝聚光芒,闪耀如星。

  助理被他蓦地打断,先是意外,然后镇定:“临时弃权的原因,宏远集团的总裁,景凌霄,在关键时刻,不见了人影,所以在最后竞投的时候,被竞投规则中的第十三条,竞投资格人必须……”

  陆乔天的视线落入远方蓊蓊郁郁的树丛,凉风吹得树沙沙作响,他的嘴角冷笑,眼神中多了几分狐疑,不见人影?

  哼,不见人影,当然会不见人影,那个时刻,他可是在……

  想到这里,他瞳孔中的光亮霎时间急遽,紧缩,薄唇抿成一条线,助理觉察陆乔天浑身骤变的气场,他的心像是一张网,被眼前的人,渐渐收紧,助理大气不敢喘一口,自觉停下了报告进程。

  “叮……”

  手机在这个时间都快要停止的时刻,响了起来。

  陆乔天的口气不是很好,冷冰冰的:“什么事?”

  傅时那边吵闹得紧,大声说:“陆大总裁,恭喜你拿下了海南那块地的竞投,这下,财源滚滚来啊,再也不愁国际上的贸易权了,都被你收入囊中,赚了这么大一笔,不请几个哥们吃一顿?也不怕一个人吃不消……”

  “好。”

  陆乔天径直挂了电话,脸上淡漠的如一尊石像,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身后站着的助理相当奇怪,为什么公司处心积虑拿下了这块地,自家总裁一点都不高兴?

  一群人正在你敬我,我敬你,闹热得不可开交。

  宽大的红门木,轰然打开,陆乔天冷着一张脸,气质不凡地迈着步,霎时间静下来的会场,只听见他皮鞋有节奏地踏在地板上的声音。

  众人纷纷放下手中的酒杯,转过身,恭敬地朝着陆乔天喊了一声:“陆少。”

  陆乔天嗯了一声,没有上桌坐,只是在沙发上,微微一靠,双腿交叠,双手搭在沙发上,微微阖眼,俨然一副皇帝的架子。

  傅时看陆乔天这样子,心情不好,但他总归是来了,众人见陆乔天这副样子,也不敢再继续下去,偌大的会场,霎时间安静,气氛有些尴尬。

  傅时反应灵敏,干咳了几声,打了个圆场:“哎呀……陆少是想一个人喝会儿酒,大家不用在意,咱们继续……继续啊”

  众人见陆乔天没有睁开眼,安静的会场又瞬间闹热起来。

  陆乔天斟上一杯红酒,眼眸凝神,视线落入红色的液体中,骨节分明的手,轻晃手中的酒杯,微微颔首,像是要喝,又不像,薄唇抿得很紧。

  最后,他一低头,一口将红酒喝尽,喉结慢慢的滚动,冷峻的脸,说不出来的性感。

  会场有不少的美女,时不时地往这边瞄眼,看见这一幕,都暗自咽了咽口水。

  一是陆乔天,商界有名的钻石王老五,二是,长得一副万人迷的样子,最重要的从来没有传过绯闻。

  这样多金又专情的男人,谁不想贴上去?

  无奈,冷冰冰的气场,拒人千里之外,谁也不敢去碰。

  陆乔天起身去了冷清的阳台,点燃了一支烟。

  橙红色的火光在黑夜里,明明灭灭,映衬着他脸上晦暗不明的神色。

  傅时走上前,陆乔天没有回头理他,傅时便用肘轻轻撞了撞陆乔天,一记冷眼瞥向他。

  傅时叫冤:“我……可是关心你,你今晚怎么了?是嫌这块地买的太贵?”

  没有动静。

  傅时微微侧了身,含了一口酒:“那是……助理没有办好你交代的事?”

  人依旧一动不动。

  傅时手搭在围栏上,仰头喝尽最后一口酒:“那是你那个小情人惹你生气了?”

  傅时看见陆乔天抽出烟,捻灭了。

  傅时没想到歪打正着,一个意外,他踉跄了一步,好笑道:“不是吧?我说冰山大总裁,会场这么几百号人都替你拿下海南的项目高兴庆祝,你在这里为情所困,这样不太好吧?”

  陆乔天捻灭了烟头,转身回走,冷冷抛下一句:“她是我老婆,不是情人!小心你的舌头!”

  傅时不服地撇撇嘴:“切……老婆?”

  瞬间他像是明白过来什么,对着那个冷傲的背影直喊:“喂……陆乔天你这小子,什么时候结婚了都不知会我一声……”

  帝爵公馆。

  “少夫人,要不你就先去睡了吧,现在都已经十一点了,太晚了。”

  晴姨看了看时间,想叫余潇潇上去休息。大半夜地坐在沙发上等陆少回来,也不是个办法。

  “不用,他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回来了。”

  余潇潇抱紧了怀中的小猫,换了一个电视频道。

  晴姨看着精神尚好的余潇潇,不再好说些什么,便转身退了下去。

  看着看着,余潇潇突然胃又是一阵翻涌,从沙发上跳起身,放下小黑点,直奔洗手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