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 辞职
潇潇子规2017-06-02 20:362,406

  陆乔天俊眉微皱,缓缓抬眸,看见了门口的傅时,不悦地瞪了他一眼,放开怀里的人,抱起余潇潇,步入卧房。

  安顿好她,陆乔天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没有情绪开口:“什么事?”

  点燃一支烟,烟雾里精致立体的五官,淡漠如斯。

  傅时忍不住一笑:“喂……陆乔天,你讲不讲义气,好歹我昨晚可是帮你做了一件好事,不是我,刚才你能尝荤?……”

  陆乔天冷冷看他一眼:“好事?拿我的手机,偷偷打电话,谎报军情,是好事?”

  傅时见拆穿,理亏地撇撇嘴:“反正又没干什么坏事,就是自作主张帮你把你家那位,叫来了而已。”

  只是叫来了而已?

  他昨晚,差点失控。强忍住了,没有伤到她。

  不过他真怀念她嘴唇的味道,嘴角浮起一丝笑。

  陆乔天转身,抛来一句,“下不为例!”

  “喂……这么快又要抛下我去做你的人体运动了?陆乔天你小心肾亏!我还有事情没说……”

  只听得远远抛来一句:“去公司!”

  傅时弯唇一笑,果然,某个人昨晚低沉了一晚上,是因为那个女人!

  不过……傅时沉思,撑起手,摸了摸下巴,那个女人,真的长得好像……

  *

  余潇潇躲在卧房里,脸红得要命,不是因为大清早地和陆乔天热吻,而是,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莫名其妙地被他吻了,吻了其实也没什么,两个人都不知道做了多少次亲密的人体运动,只是,为什么偏偏让人看见了……

  估计下次她见到傅时,都会不好意思了。

  背后的磁性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收拾一下,陪我去公司。”

  “啊……去公司干嘛?”

  她从来没有去过AS集团,再说,她还要去上班,去AS集团干嘛。

  “我还要上班。”

  她提醒他,意味着,她不想去。

  “我已经帮你辞了在宏远集团的工作。”

  陆乔天风轻云淡的说。

  随后,宽敞寂静的房间里,余潇潇有生以来,在陆乔天面前,第一次跌破了温柔乖巧的形象。

  瞬间高了八个分贝的音,尖锐地响起。

  “什么?你辞了?”

  陆乔天微微拢眉,眸光暗沉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余潇潇可是火了:“你凭什么辞了我的工作?那可是我辛辛苦苦找来的……”

  正当她还叽叽咕咕说的起劲的时候,陆乔天一步一步向她靠近,冷然的气场,渐聚渐拢。

  想不到,平日里在他面前装的乖巧听话的女人,也有和他叫板的一天。

  余潇潇看着他气势冷峻地步步逼近,仍然底气十足,她正当找来的工作,一没有违背协议的内容,二没有造成什么坏的影响,凭什么说辞就给她辞了,一声招呼也不打?她知道陆乔天办事向来霸道,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改变。那是商界里,他们的事情,她管不了。但是,换做她,放在她这里,事情的性质就又不一样了。

  只见陆乔天俊眉一挑,眼眸里划过一丝狠戾,瞳孔中的温柔,霎时间消失,冷然威严的嗓音将余潇潇一怔:“你确定要和我讲道理?”

  余潇潇坚信自己行的正,走得直:“你不能不经过我的允许就把我的工作辞了!”

  陆乔天嘴角挑起一丝促狭:“哦?那你的意思是要经过你的允许才能辞掉工作?”

  余潇潇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答道:“对!”

  陆乔天一笑:“所以你是准备将工作辞掉,只不过,我是帮你提前做了这件事,你应该感谢我?”

  他偷换了重点。

  余潇潇再一次崩溃:“陆乔天,你不要这么不讲理!我们协议上的内容是双方不可以干涉对方的私人事情,包括我的工作,你必须照协议上的履行……”

  她蓦地感觉下巴一紧,陆乔天的俊脸瞬间放大,她敏感察觉他的气息骤变,他的话随着冰冷的气息,喷吐在她的脸上:“协议?你信不信我让你履行协议,履行得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嗯?”

  她这么大的反应,仅仅是因为他不经她的同意辞掉了工作,还是……她想要和她的旧情人眉来眼去?

  想到后花园的一幕,他的心蓦地攥紧,指尖收紧,一下用力。

  下巴传来尖锐的疼痛。

  看她小脸涨红,难受得说不出话,陆乔天松开她,毫不留情地转身,走进了电梯。

  “咳……咳……”

  余潇潇弯腰,揉着下巴,看着远去的背影,秀眉紧蹙。

  *

  宏远集团。

  会议室。

  “啪!”

  景正远将手中的文件,愤怒地甩在景凌霄身前的办公桌上。

  景正远额头上的青筋突显,年老沧桑的声音夹着着震怒:“这就是你给我的成绩!竞投资格怎么会被临时取消?你当时去哪里了?秘书连你人都找不到,你说!我怎么放心将宏远集团交给你!”

  景凌霄沉默不语,抿紧唇,眉头紧锁。

  景正远看着他一声不吭,更是气不打一出来:“你这个不肖子!啊……我问你!关键时刻你跑去哪里了?”

  说到激动处,景正远忍不住一下咳嗽了起来,苍颜白发的面容,瞬时通红。

  景凌霄忙上前去,轻拍景正远的背,扶着他坐下,端来一杯水,咳嗽这才平息下来。

  景凌霄站起身,微微抬头,眼底掠过一丝躲闪,语调平缓道:“爸,这次是我做的不对,我当时的确是有事,所以耽搁了,我一定会想办法弥补回来!”

  景正远捂着胸口,又喝了一口水,缓过气,听儿子有悔意,脸上的愠怒退了一些,但他深知自己儿子的秉性,一向做事沉着稳重,有计划有安排,怎会无缘无故不在现场,弄得在关键时刻,找不到人?

  历经人事的景正远,岁月已经在他的额头上留下凿痕,年轻时的英俊帅气,彼时已是白发鬓颜,只不过一双深沉的眼眸,暗藏锋芒,不减当年。

  整个人精气神还算好。

  他继续盘问:“霄儿,我知道你从来做事都稳重,把持有度,所以,当年在决定谁是宏远集团的继承人时,我才会毫不犹豫地选择了你,可是,现在,海南盛天大厦那块地皮,关乎以后的外贸主导权,现在已经被AS集团拿去了,以后的仗,更难打,你告诉我,在竞投的时候,你去了哪里?在干什么?”

  景正远含着疲惫之色,抬头看向眉头紧锁的景凌霄。

  景凌霄内心如针扎,他断不能说出遇见余潇潇的事,但他更怕瞒不过自己老谋深算的父亲。

  如果让他查下去,恐怕会将潇潇牵扯进来,这是他不想看到的。

  既然这样,不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