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你变了
潇潇子规2019-11-26 17:022,125

  “潇潇,凌霄他受伤了,你知道怎么回事吗?”

  林纤儿眨了眨,一双被装的无公害的凤眸,继续道:“潇潇,凌霄是出来找你,才受伤的,你难道就不关心一下他吗?虽然你们已经分手了,可是我相信,对于朋友,最基本的关心,你会有的,不是吗?还是说,潇潇,你就那么狠心,铁石心肠?”

  走廊上的众人像是看好戏一般,将目光朝着余潇潇聚拢。

  余潇潇不禁冷笑,这是在变相地骂她,是个狠心的女人,与人分手了就不顾他人的死活,不管不顾?

  “林纤儿,第一,他受伤,你不去问他,来问我?是你自己没有底气去问他,还是说,你自己做了亏心事,怕他知道,跑来问我?你的自信原来如此不堪一击?第二,我们已经分手,对于出轨的男人,我不稀罕和他做朋友!更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关心!”

  余潇潇理直气壮,没有丝毫的掩饰,就算是这样,景凌霄还是拒绝自己,排斥自己,林纤儿心底一滑,咬紧牙关,凤眸里隐藏起嫉妒,做出一副委屈的样子,拉着余潇潇的手道:“潇潇,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心?我知道,你在恨我,抢走了凌霄对不对?可是你也不应该找人来打他啊……”

  余潇潇一听火了,她找人来打他?

  她吃饱没事干?

  林纤儿这朵白莲花捏造事实的能力越来越强了。

  “放开!”

  余潇潇不悦,挣了挣手,便甩开了林纤儿的手。

  倏忽,她仿佛看见林纤儿的眼眸里,闪过一丝狡黠,转眼,林纤儿,就倒在了地上,撑着身子,直抽气,那样子,看起来,摔得不轻。

  余潇潇一转身,景凌霄温润如玉的脸,便映入她的眼帘。

  “潇潇,你不稀罕和我做朋友?所以就对纤儿动手?”

  景凌霄走过去,扶起地上疼得直呻吟的林纤儿。

  林纤儿极尽展现娇弱,装出好心替余潇潇解围:“凌霄,别这样,我知道,潇潇她不是故意的,她一定是太恨我了……”

  景凌霄神情复杂地看了怀中的林纤儿一眼,随即视线转向,一脸淡定不屑的余潇潇。

  余潇潇看到林纤儿的嘴角的坏笑,窝在景凌霄的怀里,然后来嘲笑自己被她算计,一边得意地收获自己的胜利,一边摆出人畜无害的样子,替她火上浇油?

  林纤儿,只可惜了一点,你不去当算计家,真的可惜了……

  景凌霄看着余潇潇没有一丝的歉意,有些生气:“潇潇,以前我认识的你,温柔善良大方,现在,你变得无情狠心,而且,很卑鄙,你知道吗?你变了!”

  你变了!

  她变了?

  确实,她的确变了!

  她变得实际,她变得懂得迎合,她也变得聪明,懂得如何去保护自己,不让自己受伤!

  她已经不再是那个受了委屈,只会找他,在他肩上哭泣,得到他耐性安抚的小女人!那段青葱岁月,注定成为过去式。

  余潇潇的眼中划过一丝颓败:“对啊,景凌霄,你才知道吗?我就是变了!我就是变得无情狠心,就是变得卑鄙!”

  这样说,他们都满意了吧?

  景凌霄一怔,他的清澈的眼眸里,涌现一丝受伤和悲凉。

  他猛得松开林纤儿,抓住她的肩:“潇潇,我不许,你知不知道,你这样……我都快不认识你了!我好……害怕!”

  害怕?

  他也会害怕?他是否想过,一年前,她的害怕?

  余潇潇狠狠闭了眼,一手打开景凌霄的手:“与我无关!”

  看着余潇潇冷然绝情离去的背影,景凌霄一身温润和泽的气质,被蒙上了一层阴影。

  原本脸上浮起得意笑的林纤儿,笑硬是僵住了。

  原来,他们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会为她而害怕?

  “凌霄,你的伤还没有好,我扶你上去。”

  “不用。”

  景凌霄挥手碰着她的手时,林纤儿抓紧时机,假意唤了一声:“嘶……好痛。”

  景凌霄像是从梦中唤醒过来,他看了看林纤儿手上的伤:“我会叫助理下来,陪你去医院,以后,不要来公司了。”

  林纤儿心有不甘:“凌霄,我是你的未婚妻,公司我为什么不可以来?而且……”

  景凌霄蓦地转过身,眼眸中一扫之前的温柔:“林纤儿,我想,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

  林纤儿心一惊。

  *

  AS集团总裁室。

  女秘书进来,微微弯腰,客气的道:“陆总,今晚上的宴会,和宏远集团竞投的项目,我们差不多可以出发了。”

  女秘书特意抹了一款最新的idor口红,白色露肩的紧身晚礼服,衬托得她肌肤晶莹有光泽,脚上一双水晶高跟鞋,以及她花了一个多小时做的精致的公主发型,使得她整个人焕然一新。

  陆少出席宴会的女伴,从来都是她。年轻貌美的女秘书,心里默默爱慕着,高冷霸气的陆大总裁—陆乔天。

  即便和陆乔天出席宴会,他只是轻轻搂着自己的腰身。

  此时的陆乔天,正埋头,眉头微拢,处理着眼下的一叠文件。

  他的外套随意搭在椅背,真丝的白色衬衫上,胸前几颗纽扣解开,微微敞开的领子,像是向她伸出橄榄枝,引诱着她的视线不断往里游离。男人严峻硬朗的面庞,刀削的眉宇,深邃的鹰眸,浑身的冷酷的气场,活生生把她想要往前迈一步的冲动给压了下去。

  不过,能够在宴会上,和他站在一起,嗅着他身上淡淡的木香,业已足够。

  女秘书说完,静静等着陆乔天的回答。

  檀香木的办公桌上,一阵文件合拢的声音,沙沙的声音,有意无意的挑着她的心尖一起跳动。

  她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个尊贵如神明的男人,从座椅上起身。

  “晚宴……”

  磁性没有温度的嗓音蓦地出声。

  她等着他说好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