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我的夫人
潇潇子规2017-06-02 20:362,089

  黑色的宾利,稳稳停在了金醉酒店的大门口。

  金醉……

  余潇潇看了眼在黑夜中,也掩盖不了金光的几个大字。

  她记忆犹新,陆乔天第一次带她来这里开??房的经历。

  余潇潇下车,挽住陆乔天的手臂。刷的一下,周围窜出了许多黑衣保镖,迅速将周围拿着摄像机不停闪光的记者,推开了十几米。

  身后的闪光灯,仍旧不停地闪,余潇潇犹如芒刺在背,要是她的身份曝光出去了……

  “别怕,有我在。”

  也不知道是不是陆乔天参透了她心里的想法,反正就在这个恰巧的时刻,他沉稳有力的说了这么一句。

  “我知道啊???我老公最厉害了。”

  这个时候,余潇潇拿出最擅长的拍马屁,她知道某个人很受用。起码在协议规定的时期里,她不能和陆乔天发生矛盾。她要的东西,她必须得到,而他要的,她也会给。

  这个小女人……

  陆乔天弯唇一笑。

  而正在此时,前方也来了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向他们走来,双方的人数看似差不多,都是黑压压的一片,一片的西装革履,她记起美国大片里,黑手党PK的阵势,大抵就和现在差不多。

  咋看之下,陆乔天这边,人数似乎更多。

  这场抢夺在海南修建盛天大厦的项目,还没有正式开始,就似乎,已经硝烟四起。

  只不过,是无形的硝烟,令人屏息凝视的大戏!

  可余潇潇并不知道,这场宴会,背后的真正目的。

  而陆乔天也似乎不准备让她知道。因为他和她向来都是逢场作戏,可他忘了,有一种逢场作戏,到最后,假戏真做。

  对方一排黑衣党,宛如黑色人潮,领头的一人,气质温和清润。

  男子伸出手,熟悉的嗓音响起:“好久不见,陆少!”

  陆乔天嘴角冷笑,鹰眸在那一刻,微微一眯,也伸出手:“你好,景总!”

  景总?

  余潇潇抬头的那一刻,有一阵风,拂过她的脸,眼睫毛轻轻颤了颤。

  “这位是……”

  他的视线落入她的眼,她看到他的眼底明显一震。

  余潇潇以为自己会紧张,会不安,可是,她竟然镇定地听见自己沉稳跳动的心?意外的遇见,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难堪和尴尬。她不禁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这是正常的还是不正常的?

  或者说,她已经不爱景凌霄了?

  不爱……她突然想起,那个风和日丽的下午,他站在纷扬柳絮树下,向她招手的场景,可随之,画风突转,那副……男女交织的景象像是噩梦,在无意之间,无故冒出,打断她的思绪……

  是的,她还是那句话,她不能容忍背叛。

  余潇潇不禁嘲笑自己,原来,人也是说变就变的。曾经一个眼神,都会看得她春心荡漾,而如今,她可以心如止水地站在另一个男人的身边,一脸淡淡地直视他。

  她侧头,微微看了一眼,陆乔天。

  面色清冷,深邃的眼眸里,瞬息划过一丝……亮光还是……

  她来不及看清楚,那抹疑似亮光或是其他的什么东西,就一闪而过了。

  她隐隐觉得,遇见景凌霄,不是偶然?她不太确定。

  将余潇潇刚才所有的反应,悄然无痕的收入眼底,只见陆乔天弯唇一笑,眼角却是恣意的冷,视线直直和前方那人对视,薄唇轻启:

  “我的夫人,余潇潇。”

  那一刻,余潇潇感觉,心被人重重敲了几下。

  薄唇轻吐,眉头一挑。

  搭在她的腰身上的手,突地收紧。

  余潇潇眉头微微皱了皱。

  景凌霄茶色的眼眸里,狠狠一震,激荡之色一晃而过。

  顷刻之间,他的脸色苍白。他心底某个地方坚固的防线,爬满蚂蚁,在一点点被啃咬,崩溃……

  夫人?她和陆乔天,结婚?

  等到景凌霄回过神的时候,陆乔天和余潇潇两人已经离开。

  “景总?”

  助理唤了一声。

  “什么事?”

  “海南盛天大厦的竞投开始了,请问您要继续跟吗?”

  景凌霄眯眼,对方已经开出了一亿的高价,海南的这块地,是对外贸易的关键点,连接着亚洲和世界各地的贸易进出,如果夺得这块地,无疑获得了对外贸易的主动权,再也不用受制于人,公司的领域将会得到前所未有的扩张。

  茶色眼中迅速覆上决断:“跟!”

  “两亿!”

  “两亿五千万……”

  “三亿五千万……”

  景凌霄竞投到一半,中途上了一次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的时候,他在阴影中,瞥见一个身影。

  *

  “这位小姐,请问你是不舒服吗?”

  服务员见一位身穿白色晚礼服碎花的小姐,脸色苍白,捂住嘴唇,上前询问。

  “没……没事……”

  余潇潇找了一处安静隐秘的地方坐下,刚才一进洗手间,她忍不住的干呕,太难受,或许有些着凉,在上车的时候,伤了风。

  “额……”

  胃肠翻涌的恶心,又覆上胸腔,余潇潇难受的弓着身子,捂住嘴,努力顺着气,缓缓平息了一些。

  突然,她眼底,一双锃亮的手工男士皮鞋立定。

  抬头,对上他意味不明的眼光。即便是黑夜里,他的眼眸,温和清润,一如初见时那分的澄澈,只不过,现在,她已无心再去欣赏和留恋。

  他带着迟疑的话语开口:“潇潇……你……”和他?他不禁恨,暗自攥紧了拳头。

  话到嘴边,如鲠在喉,他说不出口。一字一句,宛如针扎,一针一针,刺在他的心尖。

  而且,他现在没有资格、没有身份去质问她。

  余潇潇起身,像是没有看见他一样,往前走。

  “潇潇……他对你好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从天降:陆少的天价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