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刹那
奶昔2020-02-06 10:372,224

  第十二章 刹那

  魔术师用扑克牌为人们表演魔术,牌上的画和字为人们带来欢乐。而我,Lucifer,用扑克牌解决人们的烦恼,画和字为人们解决光明深处的黑暗。警察,永远抓不到我。因为我是 Lucifer――Lucifer(奶昔原创)

  这场表演,令所有人都倒吸一口气。完美的杀人;完美的切口;完美的鲜血。自从表演开始,就代表着人的死亡。“太恐怖了。”所有人看着案发现场,人的血被溅在墙上,在人旁边的东西上面都有血。“警察。”一帮人拿出证件走进现场。“他的脖子上和扑克牌的切合吻合。”“所以这是Lucifer干的?”“对的,没错”拿到扑克牌便放在袋子里,仔细地看着上面的字。

  上面的反面和一般的扑克牌不一样,因为上面的反面是一片空白,只有黑色的字写着,犯人:郭静罪行:杀人。短短的几个字便宣告着人的死亡。

  互相看了看,“哇,这切口,Lucifer是学魔术的吗?”雅婷看了看尸体,像似发现新大陆般。“这张也是八,英雨,莫弋墨,你们去问下和她关系好的同事。”“振文,你查下她生前。忆梦晴,你嘛……”浩钧看了看戴着耳机的忆梦晴。“叮咚,叮咚……”正在思考的浩钧不明白忆梦晴此时的行为。“组长,我们问过了,公司里只有这个名叫花任的女子与死者不合。”过了一会,英雨他们回来报告了事情。“现在这个花任在哪?”“在家。”“马上出发。”“yes”

  “还会有扑克牌。”在车上,始终不发声的忆梦晴突然来这么一句“不是花任。”“为什么?”英雨莫名其妙地看着忆梦晴,“查账户。”忆梦晴便不再出声。“她的没有异常啊。”“哦对了,我刚才在她的办公室发现了名牌包包,这种包包小白领可买不起。”英雨翻开手机,“哇塞,9000千。”子轩看了看“真心不知道你们女人买这些有什么用。”“啊!”忆紫昔叫了一声看着手机,“怎么了?”“我的抱枕到了,可我现在不在。”他们互相看了看,一顿沉默。

  来到花任家门口,这是很简单的出租屋,“喂,有人吗?我们是警察。”浩钧敲了敲门,却发现没有人在家。“怎么办?”他们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查到了,敦静之前的确有一笔巨大的财产进入到她账户。”振文拿着笔记本,手指不停地在上面敲击。“来源是张文,她的上司。”

  “你好。”“你好。”在狭小的房间三个男人相遇,“我们查到之前您有一笔巨款进入到您助理的账户里,能和我们谈谈为什么吗?”子轩看着面前的男人,“我,我们没有什么关系。”“您确定吗?”“我,我和她是那种关系。”面前的男人,手指不断地搅和。“是什么关系呢?”“你有完没完,我都说了,我们是那种关系,你们警察怎么老打我们隐私?有完没完?”张文站起来手指着振文和弋墨。“不要激动,坐下来再说,你们有关系的话,你老婆知不知道?”张文把头扭向一边,“她不知道,是我对不起她。”“好的,我们要问的问完了。”

  走出审询室,看着黑板,黑板上俨然写着敦静的各种关系。“我看他老婆不是不知道。”英雨对着张文画上了一圈。“如果是情杀呢?”“不可能。”忆梦晴抱着低她一头的抱枕走到黑板面前,“调查她。”在黑板上写上一个人名字,并且贴上照片。“呦,没想到我们“传说”还好这口。”振文看着抱枕上两个二次元的男人调戏道。“要不要来试试我的身手?”忆紫昔死盯着面前的振文,“免了,要是我残了,可就没人给你们查资料了。”“那请问我们的振大高手查到了什么?”“这个叫许金的,几年前因为敦静而没有上升职位。”“去许金家。”“YES。”

  来到家,敲了许久,却仍然没人开门。“我闻到血腥味了。”忆梦晴睁开眼说道:“有很浓的血腥味。”互相看了看,“东傲。”“嘣。”将门踹开,只见地板上一个人倒在地上,而她的脖子上的血没有在流。看向脖子上的扑克牌,忆梦晴拿了起来。

  而扑克牌上后面显示:犯人:许金罪行:杀人。令人吃惊的是上面依然是八。

  “这次是第几个了?”“第7个。”所有人脸色沉重,只盯着地上的人,他们不明白Lucifer到底想干什么。“赶紧去花任家。”忆紫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上车开动,“走。”

  来到花任家,东傲一脚踹开门,只看见一个乱糟糟的女人呆在沙发上,颤抖的手拿着一把刀对着门,看到她们,便立马站起来对着她们“不要过来。”“你不要怕,我们是警察。”英雨走上前安慰道:“您可以为我们解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吗?”“是不是我解释了,Lucifer就会放过我?”“对的。”放下了刀,花任缓缓道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以前我们几个是好闺密,可是一个可以去国外的机会毁了我们。”“那么,是什么?”英雨看着花任的眼,“我们的实力不相上下,明明可以比的但是上司竟然不说什么就把机会给了一个新来的狐狸精。我们不能忍,于是就在她晚上走的时候,偷偷捂住她的嘴在草丛给杀了。喂,我什么都招了,救我,救我!”

  警察们看着面前曾经高傲不可一世现在却乱七八糟浑身发臭的人,忍不住唉了口气并把手铐铐住面前这人。“我们领先了……”“嘣”“让开”英雨话未说完,一张扑克就这样从外面飞进来,随着扑克牌一大片玻璃就这么飞溅。而扑克则是刺进花任的身体,到底用了多少力气,谁都不知道,只知道的是花任就这么地倒了下去,没有一点挣扎。

  而扑克上反面写的是犯人:花任罪状:杀人。

  “我们走吧,接下来交给其他人。”“yes”而在他们不知道的角落,一张纸闪闪发光,如果过去仔细看的话是一张扑克。

  上面印的是犯人:顾晨罪状:杀人!然而这张永远不会被发现,因为已经被泥土掩盖住了表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法逆转的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无法逆转的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