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清寒入骨,相思难却
君琴然2016-11-29 19:422,189

  天山之上,一棵小芽破土而出出。

  小芽一日一日的长大,渐渐长成一棵粗壮的树。

  不知什么时候,那树竟开出了花,白色的花,满树的繁花;

  那是,春日才会开放的桃花;

  花开那日,雪离在桃树下坐了整整一天一夜。

  风刮过,桃花与雪花一同纷纷落下,将雪离柔弱的身躯覆盖,却终是无人怜惜。

  雪离曾经幻想过与寒倾的重逢,或许会像初见一般,在天山入口,再见到那让她日夜思念的血色身影;或许会在某日,突然出现在天山冰屋旁,扬起那让雪离沉醉的笑容道:‘我回来了。’;再或者……很多很多的假设,很多很多的幻想,却从未实现。

  而雪离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守在桃树旁,回忆着那仅有的三日彩色记忆,不嫌烦的诉说着她唯一有色彩的记忆。

  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再没人和雪离说过话,从那人离去后,天山也再也没有迎来过任何访客……

  可天山却不再寂静,因为那少女的声音。

  ……

  天山唯一在漫天大雪下傲然挺立的桃树旁,白衣少女靠树而坐,屈膝抱臂,碧眸迷离,微微歪头,轻声说着:“雪离,倾给我取的名字呢。”

  “他叫寒倾,长得好好看,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

  “他好像星啊,会消失。”

  “他说会回来带我出去的。”

  “他的手好温暖,好温暖。”

  “他……”

  少女容颜依旧倾城,嘴角挂着浅浅的笑意,不停的重复不知说过多少次的话语。

  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寒倾留下的这颗桃树,诉说着自己的相思。

  她很想他,也很怕,一个人久了,就会胡思乱想,雪离亦然。她担心,她害怕,倾会不会不回来了?!倾是不是忘了她了?!在孤独与恐惧下,雪离却还是抱着最初的,最单纯,最简单的纯真,她还是信他,即便是自己都怀疑,可她还是相信他会回来。

  雪离已经不知道寒倾走了多久了?她只知道寒倾走后,她便每日都坐在这里,时而去当年那人离开的地方伫立一会,恍惚间,似乎还能看见那邪肆却又温暖的笑容,那天的那抹血红,那天的天山日光,有时会没日没夜的坐在树边,似是那人还在这里的模样,独自重复着那段记忆。

  天山严寒,清寒入骨;

  相思,难却。

  今日的天山,如往常一般,大雪不止,少女亦是风雪无阻的坐在桃树下,樱唇轻启,浅笑低语,可少女孤独寂寥的声音还未落下,却突然传出另一道声音,打断了雪离的声音;

  “你重复了五百年了,腻不腻得慌?!”

  自从那人走后,便再没人对雪离说话了。

  如今竟然听到了另一道声音,有些惊愕,甚至是不敢置信,猛然回眸,竟见一少年立于桃树下!

  少年一身白衣,眉目如画,纯净墨色的双眸,却又略显妖异,如此两个极端的特质却毫不违和,左额角一朵淡粉色的桃花印记,却丝毫不显女气,唇角带着笑意,那笑意盈盈的墨眸正注视着雪离,刚刚的声音,便是少年之言!

  雪离自树下起身,碧眸盯着白衣少年,疑惑道:“你是谁?”

  少年含笑,伸手指了指那桃树,笑着道:“那不就是我吗?”

  少年在树下轻笑,纷纷桃花落下,却又开出花,落花不断,繁花亦不断,少年在繁花中笑言:“我本是白幽谷的灵种,碧桃花种,天生带有灵气的种子,也是这桃花的花灵。不过……却被那个男人带来送给了你,而且我本就拥有灵智,这五百年吸食雪莲灵气,才能化形出现。”

  说道此处,少年面色却有些古怪,他本就是有灵智的灵种,可却被那男人注入了精血,而且还是那男人的心头之血,说起来,他的身体内,也有着属于他的东西呢,包括情感,记忆。

  雪离却是沉默,伸手接住了一朵落下的桃花,碧眸满是黯然

  “你为什么那么相信他?如果他不会来了呢?”少年似笑非笑看着雪离,亦或是,雪离手中的桃花。

  雪离扔掉了手中的桃花,低头咬唇,半晌却又抬头,一脸认真的开口道:“他会回来的!他答应过会回来的!”

  少年却微微摇头,暗叹,好一个痴心雪女!凝眸望着那桃花下的女孩,她叫雪离吧。

  少年含笑上前,轻握住雪离冰凉的玉手,轻笑:“看,他给你的温暖,我也可以,为什么还要等他呢?!”

  雪离蹙眉,她的确感受到了少年掌心的暖意,可回忆起那日男子手心的温度,那不一样,雪离只想到了这句话,抽回手,转身背对着少年道:“不一样的。”

  少年笑意如旧,绕至雪离身前,为其拂去衣角落花,笑言:“哪里不一样?我们都可以给你温暖,为何你对我不屑一顾呢?”

  少年的确不解,他与那个名为寒倾的男子,都可以给面前的少女温暖,有何不同呢?!

  雪离再次沉默,她也不知有何不同,少年掌心的温度,的确暖,可她却感觉不到安心。

  其实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相同的,可就是觉得不一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少年亦不打断雪离的沉默,仿佛丝毫不在意一般,轻轻笑着,精致面容配上那笑意,如同精致的艺术品一般,使人发自内心的不愿亵渎,犹若谪仙。

  “你叫什么名字?”雪离抬眸问道,天山的日子太孤寂,她的确需要个人来解闷了,好让她有勇气,永远的等下去。

  “风溯锦。”

  风溯锦,风溯似锦;

  少年轻笑,在满树繁花下,风景大好,却无人欣赏。

  雪离撩了撩裙袂,再次坐在桃树下,轻靠着桃树道:“我叫雪离。”

  此后,便不再开口。

  面对着沉默下来的雪离,风溯锦有些无奈,若是先认识她的人,是他多好。

  可惜,这世上,从无如果。

  天山的最高处,再次出现了一名男子,却不是那血色衣衫的妖异男子,而是一身素白的如玉少年。

继续阅读:第二章 修罗魔域——魔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