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白幽谷
君琴然2016-12-05 20:522,426

  不见天日的深渊下,一轮血月挂在漆黑夜空上,无星。

  冰冷的宫殿,弥漫着独属于魔界的杀伐之意,与那无尽的绝望;让人心慌,恐惧;

  王座上的男子,依然是那迷乱人眼的艳红血袍,俊颜喜怒不显,敛眸而坐,不语,却无声的给人压力。

  王座下,依旧是那六人,却不见了黑媚;正当殿内气氛凝固之时,那一身黑裙的女子翩然出现。女子垂眸道:“黑媚,见过尊主。”

  寒倾没有任何表情,但那锐利的目光却是极快的扫过了黑媚;黑媚自然知道寒倾的意思,他是不想她透露雪女的身份;心中无奈一叹,尊主这……究竟是何必呢……

  寒倾见黑媚淡然的模样,便心知她不会说出离儿的身份;

  这也是他唯一能为离儿做的,护她,永世安好;念她,此生不见。

  面上却还是带着一丝慵懒的邪魅笑意,开口道:“今日的事,你们怎么看。”

  明明是在问,却是陈述的语气。

  婳泺上前一步,神态是掩饰不住的傲然,道:“回禀尊主,属下认为天界如此分明是已然与我魔域撕破脸!不如直接派军捣了天宫,掀了天界,夺回属于尊主的一切!”

  而闻言的青悯几人却是微微摇头,暗道一句,这婳泺当真是自负的无法无天,还没有脑子。光是那少昊一人,今日若不是那神秘少女的出现,青悯就算是不会惨败,但也绝不会讨到什么好处!

  黑媚亦是忍不住一笑,她可不是很喜欢这种没有本事却狂妄自大的人呢。

  寒倾更是冷笑,淡淡的道:“派兵?你和青悯先切磋切磋。”

  婳泺见众人反应,明显不悦,又闻言,转头看向了青悯;若不是尊主不许她迎战却派了青悯,魔界今日又怎会难堪?婳泺的性子本就如此,狂妄自负,目中无人,对于这六大护法之首的青悯,她可是不服很久了呢,当下也是傲然一笑,道:“既然是尊主的命令,属下自然遵从;青悯,可敢一战?!”

  婳泺此言一出,黑媚等人皆是无奈;尊主不过是随口说说,而且魔界大敌当前,婳泺却还是争强好胜,与自己人闹得不可开交,当真是让他们失望;青悯亦是不屑,却还是笑着点头;一声轻笑落下。

  “自然,让你三招便是。”

  ……

  白幽谷,世间难得清幽之所,灵气充裕,清香袅袅;蝶飞蜂舞,景色秀丽;此处花灵居多,与世隔绝,或许因为此处灵气弥漫,故每一粒种子,都是灵种,只要存在的生命,便拥有灵智;可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花灵闲散,却尊敬着此处最为古老的松树灵,木昀;木昀堪称这世间最为古老的树灵;亦是众灵承认的白幽谷谷主;

  可无论是何生命,多么强大,终有一死;

  死亡,是结束,亦是开始;一个生命的消逝,便是另一个生命的开始;

  六道轮回,三生路途;无可避免的死亡,却是下一世重生的开始;

  作为古老的树灵,木昀亦是无法逃脱这一宿命;他的生命终究还是终结;

  风溯锦与雪离站在白幽谷前,雪离一双妙眸四处扫视,她从未出过天山,更是第一次看见白幽谷这样清新脱俗却又不失艳丽的地方,难免有些好奇,本就面容精致的少女此刻隐隐失了那雪女的冷漠,如同普通的小女孩一般,娇俏可爱。

  风溯锦望着有些兴奋的雪离,轻轻一笑,轻声道:“小雪儿,我说带你出来看看,你还不想呢,你看,这里比天山美吧。”

  雪离妙眸一转,瞥了眼那有些得意的温润少年,耸肩道:“是谁说的天山风景秀丽,景色宜人,心仪天山,要留在那?”

  雪离一番话下来,让风溯锦唇角的笑意僵硬在了脸上,这……这小妮子……

  风溯锦目光四处飘,干咳一声道:“咳,天山也美。”

  “公子,梦唯姐姐等着你呢。”先前匆匆前往去找风溯锦的沐秋再次出言提醒。

  风溯锦凉凉的瞥了一眼那捣乱的沐秋,转身走入了那一片漂浮着幽蓝光点的松林,道:“小雪儿,走吧,我们去看看。”

  雪离莫名的觉得那沐秋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却又想不出哪里怪,只得抬脚跟上了前方的少年。

  ……

  二人没有走多久,便到达了松林的最中心;而映入二人眼帘的便是那粗壮通天一般的古老松树,不过接近,便能感受得到那浓重的古老气息;只是如今那本生机勃勃的古老松树却是叶枯泛黄,只剩下了零星的翠绿。

  那松树旁,是一翠绿罗裙的女子,女子青丝挽起,斜插着翠色步摇,眉目如玉,倒是仙气缭绕一般,如同高贵的仙子,女子见风溯锦来此,有些欣喜,可见到一旁的雪离,目光却瞬间森冷的下来,依旧笑着,问道:“溯锦,这位姑娘是……”

  风溯锦淡淡一笑,心中无奈,看梦唯这样子,分明是误会了小雪儿……若是小雪儿真的对他有什么心思还好,可如今……他只得觉得讽刺;淡笑道:“朋友而已。”

  那女子明显松了口气,再度扬起温柔笑意,道:“小女子梦唯,敢问姑娘芳名?”

  雪离不明所以,却对梦唯并无恶感,亦是笑了笑,道:“雪离。”

  梦唯柔和一笑,却是看向了后方了无生机的古树,却是苦笑一声,道:“木昀谷主仙逝,百花宫那边可是蠢蠢欲动了呢。”

  百花宫,亦是花灵居多;且就在白幽谷不远处,可名字虽然是好听,其中花灵却不像白幽谷一般与世无争,反倒是专修邪术,夺人心魂修炼,吸人精血强大,更是喜欢捕食灵体而食,而他们眼中最好的猎物,当然是白幽谷的灵体们;如今木昀陨落,百花宫早已因为忌惮木昀压抑许久的心再次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着对白幽谷动手;而白幽谷一群喜好宁静的花灵又怎会是那凶神恶煞之灵的对手,故此才匆忙将风溯锦找回,商议此事。

  风溯锦微微蹙眉,面色也有些凝重,道:“木昀谷主若是还在……那群家伙也会收敛一些……”

  梦唯垂眸苦笑道:“可木昀谷主已然仙逝,溯锦,你的体质异于吾等,谷中上下无人是你的对手,你……是我们最后的希望了。”

  风溯锦面色却有些怪异,他比他们强的原因,可跟寒倾脱不了关系啊……若不是寒倾的精血,他的修为也不过千年罢了,不过凭他一人与百花宫对抗,可有些勉强啊,当下便道:“对抗百花宫,不单单要靠我一个人,需要全谷共同对抗,若是我一个人,必败无疑。”

  梦唯重重点头,激动道:“嗯嗯,放心,白幽谷定会全力而为!”

  风溯锦亦是吗,满意点头,眸中晦涩不明。暗叹一声,真是有些棘手呢……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聚灵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