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雪离援手
君琴然2016-12-03 08:142,362

  魔域上方的战斗依旧在继续,青悯明显处于劣势,青衣染血,发丝凌乱,却依旧是仙姿卓越,毫不示弱。

  青悯险险避过向其颈部划过的长枪,侧身笑言:“不愧是战神,青悯佩服。”

  少昊急速旋身,一个旋转便将手中长枪再次向青悯眉心刺去,冷笑一声:“虽然这句话我很喜欢听,但是……你还是要死!”

  青悯淡然一笑,他可不打算死在这里,若是这就败了,他这魔尊座下第一大护法可算是丢尽了脸面!

  可还未待青悯闪躲,一片极为精致的雪花却是从其身后掠出,直直的与那长枪相撞,在青悯与少昊惊愕的目光中,少昊竟是被震退而去!

  在众人惊惧之时,天地间的温度也是随之降了下来,极寒之意蔓延,片片雪花也是飘落而下,伴随那飘落的纯净雪花,一道淡雅声音也是随之响起。

  “修罗魔域,谁敢动?!”

  少女那淡然声音落下后,众人惊愕不已,看向了那声音的源头。却见一素白长裙的妙龄少女款款而来,脚踏虚空,墨发飞扬,精致的面容上带着一丝浅浅的笑意。

  漫天的大雪在为其开路,少女每走一步,脚下便出现一朵冰蓝的莲花,步步生莲。

  少女自雪中而来,宛若雪中的王者。

  雪离缓缓走至青悯前方,清澈的双眸直视少昊,丝毫不在意自己的出现给众人带来了多大的震撼,淡淡开口:“战神吗?愚昧无知。”

  少昊眯眼,紧抿的薄唇证明了其此刻的怒火;他乃天界战神,今日竟被一个小丫头击退,更是被其肆无忌惮的讽刺愚昧无知,他少昊何时受过这等耻辱!

  “愚昧?你既知晓本神是谁,就该为这句话付出代价!”

  雪离丝毫未当回事,转眸看向了青悯,漂亮的双眼眨呀眨,上下打量着青悯,那灿若星火的双眸内是浓浓的好奇之色,看的青悯这活了这么多年的老怪物都是有些脸红,忍不住别过头不看那绝色却又单纯的少女。

  “你看着他吧。”雪离无所谓的回眸,对紧随其后赶来的风溯锦说道。

  风溯锦含笑点头,站在了那青悯身旁。

  雪离转身,上前几步,正视着少昊,微微挑眉,似是一副盛气凌人的模样,道:“我只是知道你是战神,至于战神是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这千年有风溯锦在身边,雪离耳濡目染的竟也学会了风溯锦那副气死人不偿命的模样。

  这风溯锦总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可这么多年雪离早就知道了,这家伙就是个扮猪吃老虎的,实际上一肚子坏水!

  闻言的众人都是忍俊不禁,少昊的面色则是又黑了几分。被一个小姑娘一脸认真的说不知道他是什么……东西!少昊此刻只觉得那颗满是怒火的心已经要从心口跳出。强忍着怒意,咬牙道:“乳臭未干的黄毛丫头,你倒是说说,本神愚昧在哪里?!”

  天兵们面面相觑,皆是有些看戏的意思,他们也未曾想那喜形从不于色的战神此刻竟和一个小丫头较起了劲。

  雪离摸着下巴,似乎在认真的思索,又抬眸道:“那你告诉我,你们为何要来这里找麻烦?”

  说起正事,少昊依旧是那满身正气的模样,长枪一挥,道:“本神自然是为了缉捕那妄想毁天灭地的大魔头才来此处!”

  雪离却‘嗤’的一笑,一双纯净的碧色双眸显出了那少女的纯真,少女轻问:“毁天灭地?!天还好好的,地也还好好的,哪里毁了哪里灭了?!”

  面对着那一脸认真之色的少女的质问,少昊有些不知所措。天地还好好的,而且……魔尊似乎也没什么举动,他们如此好像是有些过分了……不过铁血战神还是坚持自己的职责,道:“那又如何?难道要等到天地覆灭之时吗?那岂不是悔之晚矣!”

  少女随意伸手,接下了一片飘落的雪花,本应融化的雪花在其漂亮的玉手中却是变为了上好的精致工艺品,耀眼夺目,晃了众人的心神。少女垂眸道:“所以说你愚昧无知,对不知是否会发生的事如此介怀,分明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听着少女那铿锵有力的话语,少昊再次无言以对;天兵亦是惊愕,他们还未曾见过威风凛凛的战神竟被人当面指责。

  “军令如山,吾既领命,不带回寒倾,便绝不会离去!”少昊微微挑眉,不怒自威的俊颜让众人察觉到无形的压力,其话中坚定亦是不容置疑。

  雪离心中无奈一叹,暗道这战神真是半丝不容情理,玉手轻轻晃了晃手中那精致的雪花,倾世容颜依旧是淡雅的笑意,言:“我说过,今日修罗魔域,无人能动。”

  少女清音刚落,周围温度再度骤降。

  她本就是因天山大雪而生,不仅仅是天山之灵,亦是冰雪之灵,雪中,便是她的天下。

  少昊面色一凝,纵然面前那倾城少女正当妙龄,但他天生的敏锐还是让他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那少女柔弱的身躯内,隐藏着极其强大的力量!故此,少昊极度戒备,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道:“动不动,可由不得你!”

  雪离却是摇摇头,似是对那战神不屑一顾一般,将手中精致的雪花轻轻甩出,动作优雅,晃了众人的眼。那被轻轻甩出的雪花,却是瞬息化作了无数的细碎冰凌,向那一身金色战甲的男子呼啸而去。

  少昊双眸一凝,手中长枪迅速划过,道道枪影在其周身闪烁,其速度竟快到让人无法识清,只见到不断闪过的金色光影,不见其人。观其身法,便知其实力之强。

  可这漫天的大雪皆是雪女的武器,纵然少昊身姿诡异动作利落,却依旧无暇估计那无孔不入的细碎冰凌,缠斗半晌,仍无机会反击,自己倒是有着丝丝狼狈,纵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在下属面前总归是不好看的。

  少昊一面抵挡着那漫天的细碎冰凌,心中却是无尽怒意,他堂堂战神竟被一个小丫头弄得无法反击!心头怒火中烧,却又生出一丝奇异之感,偷瞄了一眼那淡雅如莲的少女,微微皱眉,被一个小姑娘逼成这样……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啊!

  ……

  寂静的大殿内,静的呼吸声都显得若有若无。可在那少女气息出现在魔域之时,那王座上合眸假寐的邪肆男子猛然睁眸,在下方六人震惊疑惑的目光中消失在了王座之上。

  寒倾无法解释自己心中的心疼与感动,那个傻瓜……竟然跑到这来了。

  终究是宿命,相隔万里,漠然回避,还是避不开她的执着。

继续阅读:第八章 魔尊冷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