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无心,却能净心
君琴然2016-12-23 21:172,330

  雪离定定的望着那一摊染着暗红色血液的泥土,旋即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上前,走向了那滩已然干涸的血液,碧色妙眸迷离,周身却泛起了浓郁的灵气,其间竟有着些许似有似无的召唤之意。雪离自己也满是不解,自从上次唤醒了木昀后,她似乎就能召唤那已逝的亡灵。在这片土地上,存在着太多不甘的亡灵,极大的怨气冲击着雪离的感官。雪离却忽然察觉到一种奇特的感觉,顺着那感觉,她似乎有着那么一瞬间,察觉到左胸口竟微微颤动了一下。妙眸缓缓合起,双手不自觉的抬起,在身前缓缓变换着复杂繁琐的指决,素手间似乎蒙上了一层朦胧的碧色光晕,点点碧色光点悬浮,如斯绚丽。绚丽之间,却又传出丝丝生机,更是一种奇异的召唤,温柔低敛,又不容抗拒。纤细的玉指不紧不慢的变换着指决,那召唤之意也越发明显,在某一刻,那少女素手却诡异的保持在了一个指决,妙眸也是倏而张开,樱唇微启,道:“蛰伏于此之灵,出!”

  轻灵声音落下,天地却依旧寂静。正当众人不解之时,却猛然发现一股怨气的出现。风溯锦时刻警惕着周围的情况,发现怨气的那一刻立刻上前想要护住雪离,却惊愕的被一层无形的结界抗拒在外,无奈,只得目不转睛的盯着那结界内的少女。张恒等人亦是一惊,全部提高了警惕,毕竟这种情况他们可还没有遇到过。雪离去不管其他人的想法,周身召唤之意忽而如同巨浪一般袭来,在这召唤之意下,这死气沉沉的村子怨气更加浓郁,一道道半透明的虚无身影缓缓浮现与村中,人影自然是这村落中惨死的村民,目光呆滞,周身怨气浓郁,这些,便是那滞留在人间不愿离去的游魂!

  感受着那冲天的怨气,雪离秀眉微蹙,小臂于胸前猛然张开,那浓郁的纯净的生命气息,便以雪离为中心迅速扩散。碧色的光点散开,悬浮在众人周围;风溯锦轻轻伸出手指,触碰那碧色的光点,在其接触到那光点的瞬间,那光点竟猛然顺着风溯锦的手指融入其体内!而风溯锦亦是察觉到一股极为精纯的灵气流入其骨骼经脉内,即便只有极少的一点,却还是让其感觉心神一清,竟连心中的欲念都似乎是减少了一分!

  她无心,却能净心;

  她无泪,却懂怜悯;

  她无欲,却愿慈悲。

  张恒等人显然也是察觉到了这光点的不凡,道道震惊不已的目光便投向了那光晕中心的少女;却见那少女面上满是肃穆之色,那骨子中的高贵,让人不敢亵渎。

  那极度纯净的灵气光点四处飘散,缓缓融入了那道道虚无的游魂体内,不断地冲刷着那心底的怨气;随着时间的流逝,怨气越发消弱,直至消散,那漫天的灵力光点亦是被众多游魂消耗干净;少女这才将双臂缓缓垂下,向后踉跄了一步,却被其身后的梦唯伸手扶住,梦唯眸中还有着未消褪的震撼,低声询问道:“雪姑娘没事吧。”

  面对着梦唯的关心,雪离未曾在梦唯眸中看到隐藏的情绪,这才一笑,道:“我没事。”

  雪离话音刚落,其身后却响起了一声整齐的道谢声:“吾等,谢过姑娘大恩!”

  众人回眸望去,却见这陈家村枉死冤魂竟是全部向着雪离俯首作揖,为首者,竟是一布衣男子。

  “爹!娘!”

  牧楠生向着那为首的男子冲了过去,却是扑了个空,牧楠生竟穿过了那男子的身体!那男子身后却是一普通妇女打扮的女子,眉宇间却是那独属慈母才有的温柔,双眸含泪,颤抖的唤道:“楠儿……”

  牧楠生亦是呆呆的回眸,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那女子,愣愣的问道:“娘……这是怎么回事啊……”

  男子揽过低声抽泣的女子,笑着对牧楠生道:“楠儿,爹娘要走了啊。”

  牧楠生依旧呆呆的问道:“为什么啊……爹,娘,你们为什么要走啊……”

  张恒见状,上前蹲在了牧楠生身前,道:“楠生,你忘了吗……他们,都死了……”

  牧楠生红着眼眶抬头,看了看张恒,又看向自己的爹娘,问道:“爹,娘,你们……还会回来吗……”

  那男子却是笑着摇了摇头,看向了雪离,再看到雪离身旁的梦唯之时,却是愣了愣,不过很快便恢复笑容,对着雪离再次一俯身,道:“多谢姑娘,祛了我等戾气,让我等冤魂亦能轮回。”

  雪离笑着摇了摇头,轻声道:“你们,是要重生的吗?”

  男子怀中女子抬眸,柔柔一笑,却是太多的无奈,道:“是的,轮回的下一世,重新获得生命,可……却要失去此生的一切……”

  梦唯见状,低声道:“你们见到我,为什么还能如此平静?”

  牧楠生亦是抢话道:“爹!娘!他们都说不是这个女人杀了你们!”

  男子笑了笑,松开了怀中的女子,虚无的身躯蹲在了牧楠生身侧,向着张恒友好一笑,道:“楠儿,你要记住,一个人,说的话,可能是假的,做的事,可能是假的,但是……眼睛,会是真的,眼睛,不会骗人的。你看那个姐姐……”

  男子指了指梦唯,亦是对梦唯一笑,道:“她的眼睛里,没有邪恶,怎么会是毁村的凶手呢?楠儿,你要学会明辨是非,以后爹娘不在你身边,你……更要好好的活下去,代替爹娘活下去,明白吗?”

  牧楠生终究是个孩子,没有忍住眼中的泪水,哭着道:“爹放心,楠儿一定好好活下去,然后找出毁村的凶手,替爹娘和村里的人报仇!”

  男子又是摇了摇头,道:“楠儿,爹和娘都不希望你的心中满是仇恨,你是男子汉大丈夫,要顶天立地,要光明磊落,要心中坦荡,至于报仇……楠儿,就当是爹要你做的最后一件事,爹要你做个心胸宽广的男子汉,而不是一个整日想着报仇的人,爹已经死了,你报了仇能怎么样?不过是徒增亡魂罢了,你……明白吗?”

  牧楠生对男子的话不明所以,却不敢违背父亲之言,小小年纪的他极为懂事的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收了泪水,道:“爹爹之言,楠儿必定遵从!”

  男子这才满意点头,想要伸手拉起自己年幼的儿子,却是猛然发现自己如今不过是游魂,只得收回了刚刚伸出的手,利落的起身,转身欲走。

  “公子,留步。”一道声音忽而传出,留住了那男子欲离的身影。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 心痛,无心如何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