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选择,无关风月
君琴然2016-12-21 19:442,404

  千业虽不知雪离是何人,却还是冷哼道:“他人?他们可不是人,是妖孽,为祸人间的妖孽,我等除妖,何错之有?!”

  雪离见大火已灭,轻轻挥手,漫天大雪便是瞬间消散而去,温热的阳光洒下,让人不敢相信刚刚那鹅毛大雪是真实存在的;却是低声道:“为祸人间?风溯锦与我千年相伴,我怎未曾见他为祸人间?昨日梦唯的确在白幽谷,我们已经作证,可你们却不信,强行摧毁白幽谷,你们说,错……在谁?!”

  雪离不喜欢‘为祸人间’这四个字,为什么总是说别人为祸人间?倾没有做,白幽谷没有做,为什么都口口声声的嚷着他们‘为祸人间’?她是单纯,但是明白是非黑白,那纯净的双眸,更能看清世间之事。

  张恒无奈,他能感知得到面前这少女的深不可测,别说他们这几个人,就是龙虎山倾巢而出,都不一定是那看似柔弱的少女的对手;当下便道:“既然姑娘作证,贫道也愿意相信此事不是白幽谷做的,可此事毕竟因白幽谷而起,姑娘……也应当还那无辜亡灵一个公道吧。”

  雪离闻言,情绪却有些跌落,看了眼后方那越发暗淡的光柱,无奈道:“公道……怎么还?”

  张恒见雪离态度并非如此恶劣,心中也是存了些许好感,笑言:“百姓不能无辜冤死,自然要找出罪魁祸首,还百姓一个公道!”

  雪离闻言,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风溯锦亦是上前至雪离身旁,笑道:“道长放心,此事分明是有人故意与我白幽谷过不去,即便是道长不说,我等也定然不会放过那栽赃陷害之人!”

  张恒亦是笑着拱手,倒有些江湖气息的道:“如此自然是最好,我龙虎山亦不会放过这等妖孽!”

  达成共识的两方此时却是有些融洽的味道;风溯锦负手道:“既然道长与白幽谷都不想放过那作恶之人,不如……入谷商讨一番,道长以为如何?”

  千业见状,沉着脸在张恒身边低语道:“掌门真人,小心有诈!”

  张恒因为风溯锦的话微微一愣,悄悄做了个手势,示意千业无事,不过他也没想到那带头的男子竟有如此心胸,当下也是未曾扭捏,笑道:“既然公子诚心相邀,贫道倒是却之不恭了。贫道俗名,姓张名恒,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风溯锦面色微微一变,张恒……若是他没记错,此人便是那龙虎山天师府的掌门人吧!心中肯定,却是未曾多说什么,笑道:“风溯锦。”

  见得风溯锦与张恒二人如此,白幽谷内倒是松了口气;这几日他们的心可是忽上忽下,无奈只得心中暗叹一句:多事之秋啊!

  ……

  百花宫内倒是一片安宁,岫语与花韵一同回到了百花宫,自然是受到了上宾的待遇;百花宫主殿内,依旧是那墨色的花朵摇曳,花韵却未曾坐于其上,而是在下方幻化出了两个墨色花藤椅子,二人坐于其上,寂静的大殿,只有二人的谈话声。

  “护法此行,有话不妨直说。”花韵笑的妩媚,一种成熟女人的美,如斯动人。

  岫语一笑,道:“宫主果然聪颖,岫语此行确实是有着任务,不过嘛……这对你我二人,都是好事。”

  花韵眼波流转,似是在犹豫一般,托腮慵懒道:“哦……好事啊……不过护法怎知于本宫,是好事呢?”

  岫语心知这花韵是故意吊着他,却也不得不佩服花韵的定力,即便是面对着修罗魔域,依旧能如此镇定,足以让岫语高看一眼;一木不成林的道理,寒倾还是懂的,所以才会派岫语寻找合适的人选,而岫语观察已久,发现这百花宫似乎是个不错的势力,有野心,有能力,如今见到了百花宫的宫主,岫语更是庆幸自己没来错,当下便笑言:“宫主是聪明人,明人不说暗话,岫语就直说了吧,魔域新建,自然需要扩充势力,不知宫主……可愿意?”

  花韵媚眼微眯,虽然早有此猜想,但是听到这护法亲口说出,还是免不了惊讶,垂眸掩去那媚眼中的惊讶之意,静静思索;岫语也未曾打扰,毕竟百花宫此刻倒算是风平浪静,若是与魔界统一战线,也算是找了一堆麻烦,但是麻烦的背后……也是拼上一拼的资本!

  事有两面,弊端与利益,相伴相随;

  选择;

  或是平静,一生无为;

  或是战乱,争夺上位;

  花韵沉思良久,抬眸,道:“护法应知,若是本宫选择站在魔界这边,可是与三界敌对。”

  岫语扬起招牌的爽朗笑意,笑的如沐春风,道:“那又如何?天界前一阵子不是还派了人来围剿我修罗魔域?还是灰溜溜的滚回了天界,我魔界纵然是后起之秀,可魔尊神通广大,魔界内也是人才辈出,三界,又能如何?”

  花韵有些犹豫,毕竟建立百花宫她也是费了心思的,可……或许是命吧,这个天地间,不允许妖的存在,不知那一日,便会被哪一派的除妖师盯上,若是投靠了魔界……或许会有一丝保障的吧……

  而且,花韵还是相信岫语的,至少那爽朗的笑意,真挚的双眸,便获得了花韵的信任。

  见花韵有动摇之意,岫语却是心中微叹,暗道这宫主终究是位女子,一个人掌管这百花宫,不知吃了多少苦呢……面上那爽朗笑意竟有着丝丝柔和,道:“宫主,若是你归顺了魔界,岫语保证,不会再有任何人敢打百花宫的主意!”

  花韵听到此言,却是感受到了熟悉的语气……不由得抬眸看向那双坦荡的双眸,记忆,现实,两道身影重叠……

  岫语见花韵神情恍惚,未再开口劝导,而是……与其对视;

  不过几息,花韵便猛然反应过来,迅速别过头,努力抚平自己内心的波动,同时心中暗恼自己竟如此出神,不敢再看那双眸子,干咳道:“咳,护法的条件的确很诱人,不过……可否容本宫再想一想?”

  岫语见状,便知晓花韵心中早已动摇,含笑点头,略有深意的道:“宫主可要考虑好哦……三日之后,岫语再来,希望能听到让岫语与宫主都满意的回复。”

  岫语转身欲离去,却又犹豫了片刻,回身笑道:“宫主一个人,也很辛苦的吧……岫语说过的话,会做到的。”

  话落,岫语转身离去;花韵的眼里,也只剩下了那抹背影;

  花韵有些失神,垂下眼睑,低声喃喃道:“又是许诺吗……真的能实现吗……”

  无论曾经,还是现在,她,该信吗……

  花韵无了往日的妩媚,瘫坐在花藤椅上,自嘲一笑;魔界,不错的归宿呢……

  她有了选择,无关风月,只为利益。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 人,无情甚之于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