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魔尊现
君琴然2016-12-24 20:182,207

  岫语见情势有些混乱,略有不解的看了眼那面色苍白的少女,起身向风溯锦笑道:“花韵宫主不过是太过谨慎,这才误伤了这位姑娘,还望公子不要介意。”

  梦唯却是不屑,一声冷笑,道:“所以阁下的意思……就是我们雪姑娘要白白受伤了吗?”

  见梦唯不依不饶,花韵上前笑言:“姑娘受伤的确是本宫的错,本宫敢做敢当,不过那又如何?是这位姑娘先出手的,本宫不过是下意识的自卫罢了。”

  抱着雪离的风溯锦恍若赞同一般,点点头,道:“的确是小雪儿先动手的,这事到的确不怪花韵宫主。”

  众人都有些讶异风溯锦这番话,不过风溯锦真的如此通情达理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风溯锦抬眸看着花韵,面上笑意盈盈,道:“不过小雪儿刚刚可是证实了,花韵宫主化作我白幽谷之人样貌行凶杀人,不知花韵宫主……意欲何为呢?”

  花韵微微眯眼,丹唇翘起,状若无奈一般,道:“没错,人是本宫杀的,可那又怎样?风公子此行来意是想要如何呢?”

  风溯锦见花韵这副有恃无恐的模样,心底出现了丝丝疑惑,面上却还是笑着,道:“如何?杀人陷害,自然要付出代价的,花韵宫主,你说……是吗?”

  “今日之事不过是个意外罢了,公子能否给在下几分薄面?就此罢手,对大家都好,如何?”岫语笑着打圆场,虽说杀人没什么大不了的,但到底是见不得人的,若是大白于天下,终归不好。

  风溯锦心知花韵的底气很有可能便是那男子,却还是笑道:“是吗?阁下何人?本少为何要给你面子呢?”

  风溯锦笑里藏刀毫不留情的话让岫语面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几分,岫语压制着怒气,竟带了几分威胁的道:“公子既然不愿意卖在下面子,那么……魔界呢?不知公子是否会卖魔界一个面子?”

  风溯锦与雪离都是有一瞬的惊愕,而梦唯面色则是白了白,凑近风溯锦低声道:“这女人竟与魔界有联系……我们今日情势怕是不利啊……”

  风溯锦却忍住了唇角越发扩大的笑意,点头道:“魔界啊,魔尊的面子,当然要卖!”

  岫语见风溯锦丝毫没有紧张之意,虽是不解,却松了口气,笑道:“如此,那今日之事,公子应该明白怎么做吧。”

  风溯锦与雪离对视一眼,没有回答岫语的话,却是对雪离笑言:“小雪儿,听见了吗,那是魔界的人。”

  雪离碧眸微亮,笑着点头,脆生生的应道:“嗯!”

  风溯锦与雪离的话让在场的几人摸不着头脑,可岫语与花韵心中却升起了一丝诡异的感觉,今日的情况……着实诡异!

  雪离却努力站直了身子,可肩部的剧痛与消耗过大的身体却无法让其独自站立,只好靠着风溯锦,看向岫语的眼神却是有了笑意,而这眼神也让岫语莫名其妙。

  “离儿!”正当几人气氛诡异之时,门外却传来了一声略有焦急的妖异呼唤;紧接着那一身血色长袍的男子便夺门而入。

  众人抬眼望去,见那俊美男子面露急色,在看到雪离苍白的脸色和靠在风溯锦臂上的娇躯之时,男子脸色瞬间便阴沉了下来;雪离一向淡笑的俏脸蒙上了明媚笑意,开口应道:“嗯!”

  花韵本想开口斥责,却愕然发现岫语竟俯身行礼,恭恭敬敬的道:“属下见过尊主。”

  岫语此言一出,花韵与梦唯都是呆滞了下来;

  二人的共同心声便是:那……那是……魔尊!

  寒倾冷冷瞥了眼行礼的岫语,没有丝毫搭理的意思,快步走向了靠着风溯锦的雪离,看见雪离苍白的面色,他跳动的心脏狠狠的抽痛了片刻,再看到雪离竟然靠着风溯锦,寒倾心中怒火开始升腾,径直走向雪离,顾不得什么魔尊的身份,竟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一把将其打横抱了起来,血色的双瞳蒙上心疼,低声询问道:“怎么弄成这样了?”

  被寒倾抱起的雪离也有着片刻的惊讶,却又是前所未有的……温暖……

  与那双血眸对视,雪离发现,自己很喜欢那眸中的神色……纤细的娇躯缩在寒倾怀中,双手搂住了寒倾的颈部,展颜一笑,努嘴道:“我没事啊。”

  看着二人的亲昵举动,岫语心中的惊讶已经无法形容,他何曾见过那邪魅冷酷的魔尊露出如此神色过?!而花韵亦是冷汗淋漓,她怎么都没想到那姑娘竟和魔尊……有着这等关系!当下也不知如何是好,值得站在一旁沉默不语。

  梦唯却是默默看了眼风溯锦,捕捉到了其眼中那隐藏的极深的失落……

  寒倾却顾不得他人,微微眯眸,继续向少女问道:“没事?!你这样像是没事的样子?!”

  雪离被寒倾问的有些呆愣,她还没见过这样的寒倾……

  这样的寒倾,浑身上下都透着危险的气息,让雪离不自觉的缩了缩身子,眨着眼睛道:“我真的没事啊……”

  看着少女有些胆怯的模样,寒倾心中却是无奈,血眸涌上柔和,只得低声道:“傻丫头……”

  “呵呵,你手伸的够长的啊,连百花宫都被你拉拢过去了。”风溯锦的调笑声响起,洒脱的模样,显然是将心中的心思完美隐藏;寒倾却是凉凉的看了眼风溯锦,却还是回答道:“怎么?你想归顺本座也不介意。”

  风溯锦一脸嫌弃,撇嘴道:“算了,本少还看不上什么魔界的,呆在白幽谷挺不错的。”

  对于风溯锦的嫌弃,寒倾却意外的没有发怒,只是冷哼道:“狂妄自大。”

  风溯锦赞同的点头,笑意灿烂,道:“对啊,反正是你给的,怪你自己吧。”

  寒倾目光暗了暗,想到自己那心头血有些无奈,却还是不客气的还口道:“我真后悔送了你这朵花,要不要本座把你埋土里重新种一下?!”

  风溯锦面色一僵,暗暗咬牙,却还是保持着笑意,道:“这就不必了,本少已经化形了,不是种子,不用种。”

  看着斗嘴的二人,雪离却是忍不住笑出了声,倾世笑颜,不知迷乱了谁的双眸……

继续阅读:第三十三章 为你,痛又如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雪落残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