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话
二瘦子2016-12-09 19:573,253

  张海曾经告诉我,在看守所,一般晚上点名之后就不会再把犯人叫出监室了,除非有紧急情况需要处理。所以当寇队让我出去一下的时候,监仓里几个被吵醒的人全都瞪大了眼睛诧异的看着我。那一刻我甚至觉得他们在想:这小子什么案情这么严重,需要半夜三更的枪毙?

  我胆战心惊的被寇队带到了管教办公室,一路上胡思乱想,心神不安。到了管教办公室我才发现,这里还有三个身着警服的人。寇队一指中间那个年长的警官:“这是刘所长。”我赶紧一鞠躬:“刘所长好!”

  刘所长看了看我,指了指旁边的小凳子示意我坐下,然后温和的问:“我听你们寇队说你是大学生?”

  “是,L市财大的。”

  “学计算机的?”

  “是,软件开发。”

  “嗯……”他满意的点点头,从桌上的烟盒里掏出一根烟递给我:“好专业啊!你有这么好的吃饭手艺,何苦为了几个月的工资就跑到这个地方来!”我低头不语,心里不断的犯嘀咕:到底这是怎么了,不但半夜三堂会审,而且连所长都知道了我的案情。

  刘所长继续说:“不过既然已经犯了错误,就得好好的改正!逮捕了吗?”

  我摇摇头:“没有,现在还是刑事拘留。”

  “哦,那还有机会。”刘所拿出打火机给我点上烟,“我听你们寇队说了你的案情,找个好律师应该能轻判,而且你这案子应该可以取保候审的。”

  我看了看刘所:“所长,我不是L市人,所以取保候审比较难办。”

  “还是可以办的。”刘所坚定的点点头,“之前我们就有这样的案例,有外地犯人办理了取保候审,羁押了19天就放了。请律师了吗?”

  “我已经让办案单位告诉家里人请了,具体我也不知道。”

  “哦,”刘所点点头,“回头你把你家里电话告诉我,我给你家打个电话问问。”

  我看了看刘所,觉得气氛越来越不对。因为除了刘所一个人面色和蔼的跟我说话之外,其他的两位警官和寇队都一脸的严肃。我开始紧张起来:“刘所,也不知道这大晚上的您叫我过来什么事,您能告诉我吗?”

  刘所哈哈的笑起来,他拍了拍我的肩膀:“放心,肯定不是坏事!”说着,他转向寇队:“老寇,你把事情跟张毅虎说一下。”

  寇队点点头,一脸严肃的看着我:“这事是我和刘所还有其他几位管教一起商量的结果,你首先得保证严格保守秘密,跟任何人都不能透露一点点信息。别人要是问你晚上去哪儿了,你就说办案单位夜间突审,知道了吗?”

  我赶紧点点头,从寇队的表情和整个管教办公室严肃的气氛,我知道肯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很快寇队带着我走到管教室的里间,指了指其中的一台电脑:“我们的一台监控电脑出问题了,下午有一个刚分过来的毛头小子用U盘存了点东西,谁他娘的想到他的盘里居然有病毒。现在这台电脑完全不能用了,杀毒软件也不起作用。现在有三个班的监控只能切换到其他电脑上,但监控窗口不够,所有有些地方的监控是真空的。你看你有没有办法尽快让这台电脑恢复正常?”

  我长舒了一口气,原本心里的紧张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看了看寇队手指的那台电脑,我回头问:“寇队,我能详细查一下吗?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弄好,得看看病毒到底有没有破坏系统文件。”寇队点点头:“仔细查查。”

  打开电脑,很快欢迎界面就显示在电脑屏幕上,看着熟悉的欢迎界面,我忽然有一种想哭的感觉。如果不是自己犯下的错误,我不可能这么多天看不到这熟悉的画面;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冲动,我也不可能再这样的情况下检查这台用于监控的电脑。我感觉到眼前一阵模糊,赶紧伸手一擦,原来是泪水蒙住了眼睛。

  “你看看,一开机后就开始使劲往外弹窗口,弹到最后就死机了。”寇队指着电脑屏幕。我看了看疯狂弹出的IE窗口,赶紧强制重启。接着又进入安全模式检查,发现病毒并没有破坏系统文件,于是修改注册表、删除启动项和服务项,又用光盘修复了杀毒软件。二十分钟后,我告诉寇队和刘所:“应该没有问题了。”

  寇队半信半疑的看看我,让身边一个年轻的管教重新打开电脑,并且启动了监控系统。果然,九个监控窗口的图像顺利的显示在了电脑屏幕上。

  “可以啊,小伙子!”刘所高兴了,重重的拍着我的肩膀,“没想到我们二队还有这样的人才!你可是给我又省钱又省事了!”说着转向寇队,哈哈大笑着:“我说你个老寇怎么非要把这个大学生弄到你队里来,你可是偷偷摸摸的藏了个宝贝啊!”

  寇队一脸的得意,笑着说:“这小子还有其他的潜力我还没发掘出来!看来我回头得跟这兔崽子好好聊聊了。”

  刘所点点头:“嗯,对这样的人才我们就得合理利用。小伙子,你要是有什么困难就尽管跟你们管教提,只要法律范围内允许的,我们尽量满足你!”

  我赶紧鞠躬:“谢谢刘所和各位管教关心,我现在挺好的,没什么别的要求。”

  “嗯,行了老寇,赶紧让他回去休息吧!”

   

  回到监仓,胡磊和李红军正坐在那里抽烟,看到我回来了赶紧问:“什么事儿?”我笑了笑对他们说:“我那个老板还有点别的事情,大半夜的办案单位找我问话来了。”胡磊将信将疑的看这我,但是他也知道寇队半夜三更亲自叫我过去肯定事情重大,不该知道的还是不知道为好,于是聊了几句就让我上床睡觉。

  第二天一早就该分班了,胡磊信守诺言,让潘子找出我家人送来的一条烟、五瓶饮料和一箱方便面,连被子放到一起等待管教分配。还没等收拾好寇队便来找我:“张毅虎,你出来一下。”我赶紧抱着东西往外走,没想到寇队说:“先等一会儿再拿东西,有点事找你。”我疑惑的看了看寇队,只好放下行李跟着寇队到了他的办公室。

  “昨晚上你可给我长脸了!”一到办公室,寇队便递给我一支烟说。我赶紧摇头:“只是做了点力所能及的,寇队别这么说。”他哈哈地笑:“你个兔崽子少给我拽文!叫你过来是和你聊一聊关于分班的事。”

  我点点头没有说话,他接着说:“听说你和臧云龙的关系非常不错?”他是指四哥。

  “嗯,是的。我上大学的时候他就在我们公寓附近开个书店,我经常去他那边买书。后来就很熟悉了,成了好朋友。”

  寇队点点头:“你也是知道的,臧云龙现在是在七班重刑号,你想到七班去也不算是什么特别过分的请求,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既然我帮你和臧云龙在一起,你也得帮我。”我看了看寇队,迷茫的说:“寇队,你说什么事?”

  “是这样,”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七班之所以让臧云龙管着,是因为他案情不重,而且在在押的这些人当中有一定的威信。现在我们二队虽然有两个重刑号,但是已决的死刑犯基本上都是分配到七班的。平均算下来,从七班每年至少得送十个人上路。”他边说,边用脚把茶几下面的小凳子给我踢出来示意我坐下。

  我拉过凳子坐下,抬头看着寇队问:“那寇队您的意思是不让我去七班?”

  寇队一摆手:“不,恰恰相反。看守所都有个规矩:死刑犯在二审下来后,都会让轻刑犯陪着。一方面是为了防止死刑犯做出过激的行为,另外一方面是在精神上安慰他。但是现在七班的轻刑犯除了能帮我看着这些死刑犯之外,没有一个人能做安抚的工作。有时候有的不识字的犯人第二天要上路了,头一天连个帮忙写遗书的人都没有。所以,我打算让你去七班做这个工作,而不是单纯的只为了你和臧云龙关在一起。”

  我一下子愣住了。从小到大,我周围接触的人都是大人眼中的好孩子,领导眼中的好员工。而现在,我却要和即将被执行的死刑犯呆在一起!虽然之前我已经见过四傻上路时的“阵势”,但是如果要我天天和这样的人呆在一起,那我怀疑自己是不是得先吓的尿裤子。

  “寇队,我才刚刚来这里,一点规矩都不知道。而且我在外面的时候连别人丢东西都劝不好,您怎么能放心我去劝马上要上路的人?”

  寇队一摆手:“什么事儿不得从第一次开始做?我想过了,你是二队最适合不过的人。如果你家人能帮你办取保候审了,你离开二队了,那我没有办法。但是你要在二队一天,就没有人比你的条件更好!你想啊,你和臧云龙关系好,你又是二队最有文化的人。臧云龙可以防止出事,你可以开导他们,还可以帮他们写一写遗书什么的。”

  “可是寇队……”

  “没有可是!我给你半天的时间考虑,中午吃完饭你就收拾行李到七班报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