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话
二瘦子2017-01-05 09:223,669

  张队来了,当他出现我的视线里时,我觉得我终于得救了。但是当监仓门彻底打开,我看到了张队身后五六个荷枪实弹的武警。

  “操你们妈!都骗我!”他疯狂地大叫起来,与此同时,他使劲抓着我的头向墙上撞去。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喜全、四哥、邢耀祖几个人围在我的旁边小声地讨论着什么。我刚想起来,头就像要爆炸一样地疼。

  “别动,躺着!”邢耀祖第一个发现我睁开了眼睛。一句话,小林、刀疤、肖鹏飞都围了上来。

  四哥赶紧低头看我,“怎么样,好点了吧?”

  我艰难地笑了笑,“还行,就是头疼。”

  四哥叹了口气,“不疼就怪了,那么大一个血包!你要是出事儿,我真就没办法跟你爹交代了!下面怎么样?疼不疼?”

  我摇摇头,“还好。”

  喜全凑上来,一脸严肃地说:“我说大学生,你还是好好感受一下。要是成太监了,你那如花似玉的女朋友可就跟别人跑啦!”说着,忍不住大笑起来。

  四哥狠狠地瞪了喜全一眼,“操,你还有好话没有?”

  我看了看四周,大家都坐在地板上窃窃私语。我问四哥:“陈大志呢?”

  “押走了。你就别管了。寇队给你拿了点药,赶紧起来吃了吧!”四哥从床头拿出几粒药,并让喜全倒水给我。忽然,他咬着牙狠狠地说:“狗日的,这小子这颗花生米是吃定了!”

  五一假期很快过去,我头上的伤也在四哥他们的照顾下逐渐恢复,监仓里刀疤的二审结果即将下来,而喜全也就要开庭了。

  开庭的头天晚上,喜全有些紧张。他不再无休止地缠着我讲网络游戏的故事,而是心事重重的一语不发。我看了看他,笑着说:“你这是怎么了?明天就有结果了,不比天天这样无休止地等待好啊?”

  喜全摇摇头,“大学生,你是不知道。我这案子挺复杂的,说不定就得判死。”

  我一愣,忽然想到喜全从来没有主动跟我说过案情,只是知道他抢劫,但是严重到什么程度我一点都不知道。于是我拍拍他肩膀,一摆手说:“你别想的太复杂了,把你的案情跟我聊聊,看看到底能到什么份儿上!”喜全点点头,想了半天才低声将案情娓娓道来。

  喜全在进来之前是个狂热的网络游戏爱好者,几乎所有的网游他都有所接触。就因为太喜欢游戏,他上到初中就再也不愿意去上学了,每天待在网吧,几乎一个星期才回一次家。而玩网络游戏最大的副作用就是流水一样地花钱,点卡、装备、上网费每个月都要花掉喜全一大笔钱。刚开始喜全的父母还能给他一些钱,但是看着儿子如此的不务正业,他们一气之下干脆断掉了喜全所有的零花钱。这下喜全没主意了,他每天游荡于各个网吧之间,看到朋友就让他们请自己玩上一两个小时。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不久,他的朋友便不再无条件地请他上网。

  就在喜全无计可施的时候,他从某个网吧的外墙上看到了一则招聘游戏代练的广告,管吃管住,每个月只玩游戏,还给八百块钱。这让喜全欣喜若狂,赶紧按照广告上的电话打过去。果然,由于他熟练的操作技术,对方二话没说就让他开始上班。

  重新回到网络游戏世界里的喜全感到如鱼得水。他每天都比其他人多玩好几个小时,游戏人物的级别也迅速地上升起来。很快,喜全有了一身价值数千元的装备,老板更加赏识他了。

  发工资的那一天,喜全的老板特意让他休息一天回家看看,喜全当然也很希望告诉父母自己也可以赚钱了。于是他兴冲冲地带着钱坐车回家,路上,还去菜市场买了一只烧鸡和两瓶白酒。但是回到家的喜全一摸兜才发现,刚刚发的工资已经在菜市场被人偷去,全身上下只剩下四十多块刚才买菜找的钱。

  喜全很郁闷。尽管他父母亲努力地让他不要难过,他父亲还为了奖励他第一次赚到钱和他喝了很多酒,但是他还是开心不起来。于是中午吃过饭,他早早地就出了家门。

  离回工作室的时间还早,喜全在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转了很久,他选择了一家网吧坐下,并且打开自己已经练了很久的游戏账号。但是没想到的是,因为酒精的原因,很快,他就开着游戏睡着了。

  等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游戏中的装备早已不翼而飞。

  喜全崩溃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运气会差到这个地步。身上的装备丢了,回去老板肯定不会轻易原谅自己。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有人在游戏区里兜售和自己原来装备差不多的一套装备,价格低到让人非常心动。喜全一想,既然自己那套装备丢了,那现在只要想办法把这套装备买下来,老板也不会太生气的。于是他赶紧联系了卖家,对方开价一千二百元。

  价格谈妥了,交易方式也谈妥了,但是一千二百块钱从何而来?喜全愁眉苦脸地抽着烟,静静地思考着。半天,他才告诉对方:“给我三个小时,我出去想办法!”征得对方同意后,喜全走出了网吧。

  上哪里去弄着一千二百?自己的父母决然不会给的,而因为玩游戏,也没有几个人肯借给自己钱了。这怎么办?如果不尽快把装备补上,喜全很有可能丢失这样一份既让自己娱乐,又能赚钱的工作。

  偷!

  一个罪恶的念头在喜全的脑海中浮现。他想到自己刚才去的那家网吧规模很小,里面有一间单独的办公室。刚才出来的时候看到那间房子里没有人在,而且既然是办公室,就算是没有钱在里面,偷一些CPU、内存条之类的东西也是可以卖钱的。

  想到这里,他转身向刚才去的那家网吧走去,路过一家五金用品店时,他买了一把大水果刀带在身上。他想,一旦自己被抓,那么就可以用这把刀防身。

  到了网吧,喜全强压住心中的紧张办了一张临时会员卡,并坐在了离办公室很近的一个机位前。一直等到晚上,喜全打算开始行动了。

  看到没有人在看这边,他小心翼翼地推开了虚掩的办公室门。他已经想好了,一旦里面有人,就说把这里当成厕所了。但是当他推开门的时候发现,这里空无一人。

  喜全赶紧四处寻找钱和值钱的东西,但是找了半天,他什么都没有发现。只看到地上有五台准备维修的电脑主机。他赶紧拿起桌子上的一把螺丝刀,打算撬几个CPU和内存就跑。当他撬到第三台机器的时候,门打开了,一个女人走了进来。喜全慌了,一把抽出兜里的水果刀,架在这个女人的脖子上,低声吼:“我只要钱,把身上的钱拿出来,我就不杀你!”女人吓坏了,乖乖地掏出身上的四十多块钱。喜全拿起刚才拆下的两个CPU和四个内存条,以及女人的几十块钱转身就要跑。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女人开始大叫起来:“救命啊!抢劫!”

  喜全慌了,转身就刺了这个女人三刀,丢下水果刀就跑。当然,他还没有出网吧门就被几个身强力壮的男人压在地下。

  “那女人死了吗?”我看着喜全。

  他摇摇头,“没有,法医鉴定是重伤,但是命是保住了。”他看看我,满脸期待地说:“人没死,而且金额不多,不会判我死吧?”

  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他,因为从我在投案前几天看的刑法来看,抢劫和盗窃不一样,抢劫打性质,盗窃才打金额。喜全的性质已经是持刀入室抢劫了。但是我还是故作轻松地说:“没事的,放心吧!”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喜全就被带走开庭。临近中午的时候,他回来了。四哥赶紧迎上去问:“怎么样了?几下?”

  喜全看了看四哥,转身坐在了铺上。就在我打算上前安慰他时,忽然,他开始放声大哭:“我要上诉啊!给我判死了!”14

  喜全被判死刑,有些人想到了,比如我,比如四哥;有些人没有想到,比如邢耀祖,比如小林和刀疤,更比如——喜全。

  接判的那天下午寇队入监探视。四哥告诉我,一般如果有判了极刑的,或者马上就要执行的,队里管教都会入监和大家待上几个小时。一方面是聊一些无关的事让接判的人心绪稍微平静一些,另外一方面是担心接判的人“炸翅”,出现意外。

  寇队进来的时候我们一群人正坐在风场里分析喜全的起诉书和判决书。寇队看了看喜全,皱着眉头劝:“怎么能判这么重呢?就算捅了人也没到死刑的罪过啊!”喜全抬头看了看寇队,苦笑着摇头,“寇队,您别劝我了,我这罪过就是打性质的,跟死不死人没关系。谁让我一时糊涂动了刀子,要是单纯盗窃,这个金额最多也就三五年。”四哥扔了一支烟给喜全,“你少放屁了,你压根儿就不应该犯罪!喜全,不是我说你,你虽然来石铺山这么长时间了,但你根本就不是属于这儿的人!你骨子里没犯罪那根筋,知道不?你就和小虎子一路,你俩一个是读书读傻了,一个是玩儿游戏玩傻了!我看你还是别在这儿唉声叹气了,赶紧想办法上诉吧!保命要紧!”喜全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他的上诉期只有十天时间,赶紧对寇队说:“寇队,你能不能给我几张稿纸,顺便给我一本新的刑法?”

  寇队起身离开,临走时他忽然想起什么,回头对我说:“对了张毅虎。吴二柱那件事今天检察院开始着手调查了,到时候可能会提讯你,你要考虑好怎么回答。”

  我慌忙站起来,“寇队,你不是说看了监控了,跟我没什么关系吗?”他点点头,“嗯,是没什么关系,就是询问一下当天晚上的情况。吴二柱已经被送到精神病院了,治疗之后他还得回来。”

  “那他没事吧?”

  “没事,大夫说他这个属于间歇性的,只要没有极端的精神刺激不会发病,可能过几天就得回来。”说着,他又看看四哥和肖鹏飞,嘿嘿一笑,“回头把这个宝贝送给你们啊?”

  “不要!”两个人异口同声地拒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