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话
二瘦子2017-01-04 22:163,237

  回到监仓还是老样子。喜全在看起诉书,肖鹏飞在风场晒太阳,四哥和邢耀祖胡乱吹牛,其他人老老实实地坐着背监规。看到我进去,四哥起身问:“怎么样,是那疯子的事儿吧?”

  我点点头,重重地往铺上一坐,“嗯,没什么事儿,吓唬我半天。”四哥笑了起来,“你们逼疯一个,人家能不问吗?行了,休息一会儿吧!一会儿可能又得进人,今天分班日。”说着,看了看外面背监规的人,嘟囔着:“妈的,咱们七班出去的少,进来的多。再进两个都没办法睡觉了。对了小虎子,喜全这几天要上诉,没心情管号里的事儿了。回头新人进来以后你给他们讲规矩吧!另外从今天开始你就接喜全的班,做水娃(看守所里专门照顾班长和二铺生活起居,以及管理号里物资的人)好了!”

  我一愣,看着四哥。“哥,你让我管东西我还差不多,但是管人……我怕我不行啊!”四哥一瞪眼,“我说行就行!我和班长已经商量过了,你自己一个人管人,这群人肯定不服你,让邢耀祖帮帮你就行!”说着,冲着喜全喊:“喜全,你把仓里的东西一会儿给小虎子交接一下,你这段时间就专心忙你二审的事。”喜全点点头,“知道了。”就接着一头扎在刑法和起诉书里。

  我赶紧跟四哥说:“四哥,那要是我的案子判得重,我到监狱去了。或者过几天给我放了呢?”四哥哈哈地笑起来,“你个兔崽子,进来才几天就想着出去了,要是真判的重,你起码也得在这儿待上半年。要是放出去的话你就别管了,我肯定还会有安排!”我还想说什么,四哥只是冲我一摆手,就接着和邢耀祖去聊天,不理我了。

  下午临近吃饭时,监仓门哐当一声被打开,寇队冲里面喊了一声:“七班,收人!”话音未落,便从外面低着头窜进来两个人。

  “蹲!”邢耀祖先喊了一声。两个人没敢出声,赶紧蹲在地上。四哥看了看我,给我使个眼色,想让我去审这两个新收,以建立自己在七班的地位。但我从小到大都没对别人大声说过话,红过脸,哪里有胆量做这样的事!四哥看我憋了半天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气得直咬牙。此时的邢耀祖也看出了我没有这个胆量,对着那两个新收说:“先到风场蹲着去!一会儿慢慢审你们!”

  两个新收出去以后,四哥压低声音骂:“你小子怎么临场蹿稀?你不把自己的威信树立起来,以后仓里的东西你都管不好!回头天天有人问你要东西,你把什么给他们?”我摇着头,面露难色,“哥,你让我干啥都行,可就是管人,我实在是不行啊!”四哥还要骂,邢耀祖一把拽住四哥,说:“四哥,我跟他聊聊。”四哥想了想,用手指敲敲我的脑袋,“你个榆木脑袋,赶紧开窍吧!”说着,背着手到风场里晒太阳。

  看着四哥出去,邢耀祖说:“兄弟,哥哥知道你是个文化人,没干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四哥这么帮你,你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

  我摆摆手赶紧说:“祖哥,我可真不是不给四哥面子。我在外面的时候,跟人家连吵架都很少,你让我怎么粗着嗓子吼这些人?”邢耀祖笑了笑,“在外面,谁挣的钱多,谁当的官大,谁就是大哥,谁就能一手遮天。但是在这儿不一样!这里是看守所!你不用你的气势和威严把别人吓唬住,以后你自己都没有好日子过!”

  我叹了口气,“祖哥,我不想吓唬谁,我只想老老实实地在这儿待着,别人不欺负我,我也不欺负别人。一旦我要是捕了,那就得等开庭,接着就是服刑。我看了刑法了,我最多也就两三下。我实在不想这两三下过着天天靠吓唬别人获得威信的日子。”

  “那要是有人想让你这两三下变得比二三十下还难过呢?”邢耀祖笑盈盈地看着我,但那笑容中隐藏着深深的残酷。

  我低头不语,邢耀祖接着说:“这里不比在外面,在这儿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社会!你看看上铺上睡的那些人,吃什么?抽什么?你再看看你,若不是四哥照顾你,你能每天都抽到四哥家里送来的白沙?能动不动就吃到外面送进来的炒菜?所以,你得适应!”

  我看了看邢耀祖,“可祖哥,我这小身体,谁怕我啊?”

  邢耀祖笑了起来,“你可真是榆木脑袋!四哥、我、喜全,还有苍蝇和小康,这些人都是吃干饭的啊!就连寇队都罩着你!还谁敢欺负?”说着,他看了看外面,“今天进来的两个人,有一个不好弄,还有一个软柿子。你先捏一个软柿子吃一下。做好心理准备,过个五分钟我给你叫进来!”

  邢耀祖也走出去了,监仓里只剩下我和刀疤两个人,刀疤看了看我,笑着说:“兄弟,看你的了,别让我看不到好戏啊!”

  没一会儿,邢耀祖带着那个“软柿子”进来了。随后,四哥、喜全、小林子、苍蝇、小康都跟了进来。

  “蹲!”邢耀祖喊了一声,“软柿子”吓坏了,听到声音赶紧蹲下。但是由于不知道到底谁审他,他蹲在了离我足足有三米远的地方。邢耀祖冲我使了个眼色,暗示我把他叫到我的面前。

  我有些懵,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看着围在风场门口的一大群人,又不能不说点什么。忽然,我想起自己在投案前的一个星期里看的电视剧《征服》,那里面黑道老大刘华强说话的腔调和语句顿时浮现在我的面前。

  豁出去了!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大声喊到:“新收的!你狗眼睛长到屁股上去了吗?没看到我在哪儿?”

  四哥他们同时笑了,邢耀祖还暗暗地伸出了大拇指。那个软柿子惊恐万分地看了我一眼,赶紧过来蹲在我面前。

  “什么案子?”我沉着脸。

  “盗窃……”

  “偷什么了?”

  “电缆……但是我偷的是人家不要的!”

  “少放屁!”我大喊一声。

  软柿子颤抖了一下,赶紧说:“哥,我错了。我家里有人管,等我家人来的时候我给你买烟!”

  “我要你烟了吗?”我瞪着他,“我告诉你,这里没有哥!你叫什么名字?”

  “杜坤……”软柿子唯唯诺诺地说。

  “滚出去背监规!今天晚上睡觉之前我检查!”

  软柿子出去了,四哥低声笑着说:“这才像个男人样,下一个吧!”我赶紧摆手,“哥,一个就行了吧?”四哥一瞪眼,“少放屁!有第一个就有第二个!”

  第二个人被喜全叫进来了,这是一个中年人,满脸的麻子。我定了定心神,和刚才一样,大声喊:“什么案子?”

  可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一抬头,怒气冲天地说:“跟你有个鸡毛关系?!”

  我愣住了,没想到让我“过手”的第二个人就炸翅。小康和苍蝇几步走到他面前,上去就是一脚,“要死吗?问话知道怎么回答不?”

  没想到地上蹲着的这个人轻松地拍了拍身上的鞋印,“打吧,过门的规矩我知道!我今年四十二,从十七开始进来都七回了。啥场面没见过?跟我咋咋呼呼的,你们不是要打吗?赶紧动手,打完我好歇着。”

  “那就是想做前辈呗?”四哥从后面走过来,坐在我身旁。

  新来的翻翻眼睛,“做前辈不敢说,但我进来多少次了,从来都是在下铺前排。整这么个雏鸡审我,你们也太嫩了吧?我上次进来的时候,12•18大案的主犯审我我都没给他脸,想拿我当刚才那个小子就拿下?”他说的12•18大案我知道,是一个抢劫团伙,中午冲到金店里持枪抢劫,杀了十七个人。

  四哥笑了起来,转身对我说:“小虎子,你先出去带外面的人背监规,我来问问这个祖宗。”

  我赶紧点点头,强装镇定地走了出去,直到坐在风场角落才发现自己紧张得浑身冒汗。喜全跟着走了出来,坐在我旁边小声说:“看守所的浑水不是谁都能蹚的,这样的油条太多了。既然四哥让你接我的这一摊子,你就得强硬起来的。”我看着他,苦笑说:“看来我真不是这块料,我还是接着帮你分析起诉书吧!”

  起诉书刚看了两行,忽然屋子里杀猪一样地喊起来:“救命啊!杀人啦!”我和喜全一愣,同时站起来跑进监仓。

  监仓里小康和苍蝇呆呆地站在新来的那人面前,四哥和邢耀祖两个人也面面相觑地看着蹲在地上大叫的新人。这人看大家都没动,忽然一下子跳起来冲到监仓门口,按下了警报按钮。

  “靠,你要死啊!”四哥一下子回过神来,“动你了吗?你就喊!”小康和苍蝇一把按住正在监仓门口回头怪笑的新收。那新收被压在地上依然不老实,使劲挣扎着说:“跟我玩儿?爷爷进来这么多趟还没人能给我难看!”

  监仓门上的小窗户打开了,寇队气呼呼地说:“你们打算干什么?进来新收就动手吗?你们俩把他放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残影:死刑犯的不眠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