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条件
雪茵2019-12-03 02:063,488

  聂许梵冷笑:“我本来不想来的,可是,你们动了不该动的人。”

  “不该动的人?”刀疤脸装作一副很难理解的模样,看向安达娜:“聂总说的不该动的人,是安小姐,还是……那位方小姐?”

  聂许梵沉默了。

  刀疤脸哈哈一笑:“我以为,聂总来这里是为了救自己心爱的未婚妻安达娜小姐出去的,看来我误会了,你不是为了她而来,我说的对吗?聂总。”

  安达娜狠狠的看着躲在聂许梵身后的方恬恬,因为刀疤脸的话,她的眼眶微微泛红,委屈而怨愤的将目光移向了方恬恬身前的聂许梵。

  聂许梵还是没有说话。

  他确实无话可说,就如方才皮特跟他说过的一样,安达娜被绑架,他都没有这么迫不及待的冒险进入歹徒据点,为了方恬恬,他来了。

  刚刚皮特说的时候,他没有正面回答,也没有正面去想过这个问题。

  其实,连他自己也想不通,到底为什么?

  他不是这样冲动的人,他知道这样孤身一人进入歹徒的据点意味着什么,不仅仅是有危险,而是更多的麻烦,会造成更多的困扰,得不偿失。

  可他还是鬼使神差的来了。

  “才一次……”安达娜情绪失控的哭了起来:“你们才睡了一次你就喜欢上她了?”

  方恬恬因为安达娜的话十分羞愤,刚想冲出来与她理论,聂许梵却先开口了。“哦?你是怎么知道我和方恬恬的事情的?”

  安达娜一窒,蓦地睁大了眼睛,不知所措的退了半步。

  聂许梵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目光冷冽的令人胆寒:“昨天你不是一直都在宴会厅吗?而且,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监控视频里,你还抽空去了一趟VIP保管室将戒指拿出来送给了这些人。你那么忙,又怎么知道我和方恬恬当时……在一起的事情?”

  “许梵……我……”安达娜摇着头,眼泪不停的流,想要解释,却又无话可说。

  聂许梵淡漠的将目光从她脸上移开,“方恬恬为什么会有我房间的门卡?那个房间的门卡,除了你和我之外,不会有第三人有。安达娜,你为什么偏偏要把事情做的这么漏洞百出,是觉得我爱你爱的已经没有理智可言,还是,根本就是在小看我聂许梵?”

  “我没有……我……”安达娜哭着想要解释,却被刀疤脸一把推开。

  “我没有时间听你们小情侣斗嘴!”刀疤脸恨恨的看了一眼方恬恬。“聂许梵,你不是说,这个女人你根本不认识吗?还说她不是你派去的?”

  聂许梵微微眯起眼,不耐烦道:“我派她阻拦这次交易有什么意义?难道就是为了让你们想要报复她,抓走她,然后我再自投罗网?”

  刀疤脸显然不信:“那你是要我相信,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巧合吗?!你的小情人偏偏就在那个时候出现在了那个地方,阻拦了这次交易!你又恰好出现在警察局门口,发现了我们绑走了你的小情人一路跟踪到这里,换做是你,你相信吗?!”

  聂许梵的脸色渐渐冰冷下去,他警惕的看着刀疤脸,微微动了动身子,将方恬恬完全挡在自己高大的身体后面。

  刀疤脸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恍然意识到了些什么:“是啊,你不是把钱放下就走了吗?为什么会跟着这个女人一路去了警察局?你在暗中偷窥我们?你报警了?!”

  聂许梵在心底暗暗估算着时间,如果再能拖延一会儿,皮特他们应该就可以赶到了。

  刀疤脸越想越怕,骤然将子弹上膛,枪口指着聂许梵,吼道:“你是不是报警了?!”

  聂许梵不动声色,淡淡道:“如果我报了警,你觉得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拿枪指着我吗?你手里有安达娜,还有聂家的戒指。想必你也看过新闻了,老爷子因为戒指病倒了,所以,不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想要找回戒指。”

  刀疤脸将信将疑,安达娜瑟瑟发抖,劝道:“先……先把枪放下吧,万一不小心伤到了人,就不好办了……”

  刀疤脸扬起手狠狠打了安达娜一个耳光:“贱人!现在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担心这个臭小子?他都已经发现你做的那些蠢事了!你还指望他能像以前一样喜欢你吗?!”

  安达娜被刀疤脸打的跌坐在地上,捂着脸轻声哭泣,看到安达娜被刀疤脸打,聂许梵紧紧攥住了拳头,方恬恬有些害怕的悄然从背后拽住了他的衣角。

  刀疤脸烦躁的踱来踱去,问道:“所以,你现在的意思是,你还想继续跟我们进行交易?”

  刀疤脸说话的同时,皮特也在耳机里道:“梵,我们现在已经抵达了废弃工厂,但是工厂里一个人都没有,我猜你们应该是在地下室。现在有一个问题,地下室除了正门以外没有任何其他的出入口,甚至没有窗口,如果我们强行从正门闯入……”

  刀疤脸见聂许梵不说话,狐疑的眯起了眼,近在咫尺的方恬恬听到了聂许梵蓝牙耳机里隐约传来的声音,她故意上前一步,对刀疤脸道:“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我家也很有钱!”

  聂许梵下意识的拉住方恬恬,耳机里,皮特继续道:“如果我们强行从正门闯入,那么就会对歹徒造成惊扰,而且入口窄小,影响我们的行动速度,这样就会给歹徒创造挟持你们的机会,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希望你能从里面打开门,方便我们潜入。我们会在外面等两分钟,如果两分钟之内门没有从里面打开,我们就会强行进入,你要做好准备。”

  刀疤脸哈哈大笑,对方恬恬伸出了手:“哦?我倒忘了,你也算是个富家小姐……”

  聂许梵一把将方恬恬扯到身后,居高临下的冷声道:“交易正常进行,你想要多少钱都可以,但有一个条件。”

  刀疤脸收回手,毫不示弱的与聂许梵对视:“条件?”

  安达娜听到聂许梵和刀疤脸谈条件,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聂许梵淡淡道:“立刻放方恬恬离开这里,让我来做你们的人质。”

  聂许梵的话就像一盆冷水浇在了安达娜的心上,把她的所有希翼都浇灭,只剩下无尽的绝望与寒冷,她难以置信的看着聂许梵,逐渐愤怒。

  “不行!”

  安达娜的声音很凄厉,屋子里的人瞬间都看向了她。

  刀疤脸还从未见过安达娜这么愤怒,也不由自主的先停止了和聂许梵的谈判。

  “聂许梵……”安达娜从地上爬起来,走向聂许梵,眼泪簌簌:“被他们绑架的人是我,要和你订婚的人是我,你的未婚妻是我!”

  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分钟,聂许梵心底紧张,面上却不动声色:“我在和他交换人质,跟你是不是我未婚妻有什么关系?而且,你已经不是我的未婚妻了,安达娜。”

  安达娜摇着头,不愿意相信:“为什么……你爱上她了?只睡了一次你就爱上她了?!”

  “安达娜!”方恬恬终于忍无可忍,站出来怒道:“别一口一个睡了一次就如何如何,我和聂许梵没有任何关系,对,我喜欢他,但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把这份喜欢看在眼里,因为他知道自己是有女朋友的人,是有未婚妻的人。而你……”

  想到昨天的事情,方恬恬声音微微颤抖着:“你给你的未婚夫下药,算计我让我和你的未婚夫发生关系,还帮着这些抢劫犯偷走聂家的传家宝,你做了这么多的坏事,凭什么还在这里抱怨聂许梵?凭什么这里装可怜装委屈显得好像是聂许梵对不起你?!”

  安达娜被方恬恬的话刺激的扬起手就要打她,方恬恬猝不及防的退了半步,缩了缩脖子,就在她以为这一耳光在所难免的时候,一个有力的手臂赫然挡在她面前,狠狠扼住了安达娜。

  安达娜只觉得手腕一疼,随后被聂许梵用力一推,倒进了刀疤脸的怀里。

  聂许梵揽过方恬恬的腰,将她紧紧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对刀疤脸冷冷道:“你难道打算任由她这么胡闹下去?我失踪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我不报警,不保证找不到我的人不会报警。夜长梦多的道理,想必你比我更懂。”

  刀疤脸早就厌烦了安达娜的胡闹,一把将安达娜丢给身后的小弟,道:“行,你的条件我可以答应,不过先说好,既然你是我的人质了,那么我要的,可就不仅仅是五千万了。”

  聂许梵心里松了一口气,和皮特约定的时间已经没剩多少了:“好,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只要你现在放方恬恬走,立刻,马上。”

  刀疤脸狡黠一笑,让开了一条道:“方小姐,你可以走了。希望你能记得这次教训,回去之后不要乱打电话,也不要乱说话,否则,下一次你就没这么幸运了。”

  方恬恬不知所措的抬头看向聂许梵,刚抬起头,聂许梵就将她紧紧拥入怀里,温热的呼吸倾吐在她的耳际,聂许梵悄然道:“还有十秒,十秒内一定要打开那扇门,否则我们都完了,记住了吗?什么都不要说,快去。”

  聂许梵说完就把方恬恬一把推到了房间外,方恬恬惊魂未定,回头冲聂许梵深深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就朝地下室的入口跑去。

  看到方恬恬离地下室的入口越来越近,聂许梵仰起头,长舒了一口气。

  刀疤脸冷笑:“聂总对自己的小情人还真是一往情深啊,太让人感动了,不过,可怜了我们娜娜,她可是真的爱你的。”

  方恬恬已经打开了门,但是,并没有人注意门口的动静。

  皮特带领的特战小队已经在黑暗中悄然潜入,聂许梵唇角难得勾起一丝笑意:“你知道吗?做生意也好,做抢劫犯也好,最忌讳的是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势诱爱:误惹高冷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势诱爱:误惹高冷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