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梦魇
雪茵2019-12-03 02:053,527

  刑警听了方恬恬的话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聂许梵,又看了一眼身旁的皮特。

  聂许梵面无表情,并没有想要说话的意思,皮特也耸了耸肩,表示自己没什么想说的,刑警沉默了一会儿,对方恬恬道:“方小姐,我希望你明白你方才所说的话对于安达娜来说是十分严重的指控,你必须保证你所说的话的真实性。”

  方恬恬气愤道:“你觉得我是在诬陷安达娜?”

  刑警忙安抚道:“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在提醒你,你的这项指控会使得安达娜的所作所为变成完全不同的性质。现在我们只是怀疑她受到歹徒的胁迫,可如果你能证实刚才你所说的话,她就涉嫌抢劫与诈骗,后果很严重。”

  方恬恬严肃道:“我说的是真的,都是我亲眼看到的,而且那个歹徒特别亲昵的喊她娜娜,显然他们都不是刚刚认识,应该已经认识很久了。”

  又对安达娜的事情仔细询问了一番后,刑警示意方恬恬可以离开了。

  方恬恬离开后,刑警看向聂许梵,道:“说实话,聂先生,安达娜现在坚持自己与这件事无关,并且她现在的意思是,希望你能看在以往的情分上对她网开一面。毕竟这件案子的起因是你们的订婚戒指,而她又险些成为您的未婚妻,所以到底该如何定论她的罪行,我们还是想看看您的意思。”

  刑警的话音落下,皮特有些疑惑的皱了皱眉。

  这个警察,似乎十分偏颇安达娜,从刚才方恬恬指证安达娜就是抢劫犯的同伙时就能看出来,他好像在为安达娜开脱,现在又在为安达娜向聂许梵求情。

  就在皮特思索聂许梵是否会对安达娜网开一面的时候,聂许梵忽然起身,从怀里掏出手机,打开视频把手机放到了刑警的面前。

  视频画面里,安达娜正和刀疤脸谈话,随后,她十分配合的将自己的嘴巴用黑胶带贴住,弄乱了自己的头发佯装出一副被恐吓的可怜楚楚的样子,坐在了椅子上。

  两个人在镜头前像拍电影一样的配合着,拍完之后,安达娜撕下了黑色胶带,若无其事的坐在一旁的桌子前,泰然自若的玩手机。

  刑警看到这一幕,面色有些愕然,却也无话可说了。

  他拿着笔录起身,点头道:“好,我清楚了,现在我要回安达娜那里再次进行一轮新的审讯,聂先生有什么话要我带给她吗?”

  聂许梵收起手机,眉目冰冷,一言不发。

  刑警尴尬的点点头,转身离开。

  刑警离开后,皮特狐疑的望着被关上的门,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人很奇怪?”

  聂许梵冷笑:“何止奇怪。不过也正常,他是安达娜的粉丝。”

  皮特惊讶道:“粉丝?你怎么知道他是安达娜的粉丝?”

  聂许梵淡淡道:“你没有注意到他的手表么,手表里面有一个大写的字母A,这是安达娜粉丝俱乐部的赠品,每个粉丝人手一只。而且,他的手表看起来似乎天天都戴,可见他对安达娜的爱慕,不是一点半点。”

  皮特挑眉:“难怪他一直在向着安达娜说话,刑警队派这样的人来审讯安达娜也太不负责任了,幸好现在证据很明确,人证物证都有,他也搞不了什么鬼。”

  聂许梵没有说话,幽深的眼眸里泛着淡淡的难以察觉的波澜。

  皮特察觉到了聂许梵的异样,问道:“说实话,刚刚他问你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直接把证据交出来,你心里是不是还是不忍心的?”

  “不忍心?”聂许梵冷笑:“不忍心什么,不忍心把算计了我两年的女人送进监狱么?我最痛恨的就是别人骗我,尤其是以这样的方式。”

  皮特不寒而栗:“那刚才你为什么不把东西交出来?”

  聂许梵本来没有想那么多,但被皮特这么一问,也不禁在想,是啊,他为什么不在刚刚刑警问起的时候直接把视频交出去呢?

  不知为什么,他想到了方恬恬。

  他不想在方恬恬的面前这样做。

  毕竟,安达娜是他的未婚妻,在方恬恬看来,他还在因为这件事伤心难过,如果这样的时候,他这么毫不犹豫的拿出可以让安达娜定罪的证据,不是显得很冷酷无情么?

  不过,他为什么害怕在那个女人面前显得冷酷无情?

  皮特见聂许梵不说话,轻轻唤了他一声:“在想什么?”

  聂许梵回过神,清咳一声,淡淡道:“当时没有交出证据,是想看方恬恬怎么说,何况,安达娜这个女人……我和她虽然已经没有什么情分可言,但可以看得出来她也是身不由己,所以我也有那么一点犹豫。”

  聂许梵的这番话逻辑上显然是不通的,皮特微微眯眼,狐疑的看着他。

  聂许梵被看的浑身不自在,脸色阴沉下去,道:“你的任务完成了,可以走了。”

  皮特却靠在椅背上:“不好意思,聂总,现在我可是刑警队的特邀顾问,这里是我的审讯室,要走也该是你走。”

  聂许梵淡淡瞥了他一眼,系上西服的扣子,转身离去。

  刚拉开审讯室的门,方恬恬就猛地向后一退,不知所措的来回张望,想要假装正好路过的样子。聂许梵毫不留情的拆穿她:“你在偷听?”

  方恬恬被拆穿,脸刷的一下红了起来,吞吞吐吐道:“谁……谁偷听了!我只是……路过而已啊,对,我只是路过。”

  “路过?”聂许梵唇角不经意勾起一丝细微的笑意:“要去哪儿?”

  方恬恬气呼呼的瞪了他一眼:“要你管?!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哼!”

  聂许梵挑了挑眉,道:“我当然管不了你,不过,我还是建议方小姐不管想去哪儿,还是想先回去洗个澡再说,就算方小姐不介意自己身上的味道,不代表周围的人也不介意。”

  说完,聂许梵眼中掠过一抹笑意,转身朝自己房间走去。

  方恬恬看着前面越走越远的挺拔身影,气的直跺脚。

  回到房间后,方恬恬率先洗了个澡。

  刚走出浴室,就有服务生敲门。

  方恬恬拉开门,门外,一个服务生推着餐车进来,餐车上面摆着很多盘子,服务生将餐车推到餐桌前,把盘子一一摆放到桌子上打开。

  “方小姐,这是隔壁的聂先生特意为您订的餐,请您好好享用。”

  服务生说完就推着餐车离开了,房间里弥漫着小牛排的香气。

  闻到牛排的肉香,方恬恬才感觉到肚子里空空如也,从一早出门到现在,她还没有吃过东西呢,想不到那个冰山脸居然这么体贴。

  刚切了一块牛排送进嘴里,方恬恬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录青。

  录青在电话对面特别激动的问:“喂,你看新闻了吗?”

  方恬恬嚼着肉块,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电视里面,正铺天盖地的报道着安达娜是抢劫犯同伙的事情以及聂许梵的订婚典礼取消的通知。

  听到这边的电视新闻报道,录青激动道:“我马上就出来了,他们采访我的片段马上就播出了,你一定要看啊!”

  果然,不一会儿电视里面主持人就说要播放采访知情人士的片段。

  紧接着,一个打折马赛克,经过变声处理,还取了化名的人出现了,就算是方恬恬,也老半天没有看出来这个知情人士就是录青。

  更别提别人了,谁会知道这个一脸马赛克,连声音名字都是被编辑过的家伙是谁啊。

  然而录青却很激动:“我上电视了上电视了!还有好多家要采访我,先不说了!”

  录青开心的挂断了电话,方恬恬也不是很忍心告诉她刚刚播出的画面。

  录青的电话刚挂断,方威铭的电话就过来了,没想到方威铭比录青还要激动,方恬恬真是想不通自己的父亲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八卦了。

  “恬恬,你看新闻了吗?听说那天华夏大酒店的抢劫案是安达娜一手策划的啊!”

  方恬恬无奈道:“爸,你能不能不要这么危言耸听啊,人家新闻里明明说的是安达娜是抢劫犯同伙,怎么在你嘴里就成了是安达娜一手策划的了?”

  方威铭道:“你看的那个新闻写的不对,我这里是有内部小道消息的,十分准确,安达娜不但策划了抢劫,听说还给聂许梵下了药。而且抢劫犯绑架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儿,聂许梵为了救那个女孩儿还闯入了歹徒的基地。”

  方恬恬差点噎住,心慌道:“那什么……爸你就没什么工作可做了吗,一个老头子干嘛每天关心这种娱乐八卦啊,我还有正事要忙,先不说了……”

  挂断电话,方恬恬拍着胸口,真不知道如果哪天方威铭知道了那个被绑架的女孩儿就是他的女儿会怎么样,想想方恬恬都觉得后怕。

  吃饱喝足,方恬恬伸了个懒腰,她从来没有觉得这样轻松安逸过。

  今天歹徒和安达娜的话其实并非没有道理,方恬恬也觉得自己曾经的生活确实过的太过安逸了,想想以前自己老是喝的醉醺醺的,连家都找不到。

  如果那个时候有坏人盯上她的话,她该多危险啊。

  但说起来,她也因为喝酒遭遇过不少危险了,第一次被人贩子绑架拐卖到拍卖会,第二次遇到放高利贷的地痞流氓,这次又是抢劫犯……

  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每一次在她最危险的时刻,聂许梵都会那么及时的出现,简直就像电影里的英雄救美一样,又巧合又狗血。

  胡思乱想着,方恬恬沉沉睡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回到了小时候。

  那个时候,她的母亲还没有离开,她蹦蹦跳跳的在院子里玩耍,母亲围绕在她的身边,生怕她摔倒受伤,而方威铭则是拿着一本书坐在一旁的长椅上,时不时的抬头看他们一眼,笑的幸福而充满父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势诱爱:误惹高冷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强势诱爱:误惹高冷总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