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是谁
九月见2016-11-08 17:194,738

  “你是否,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个人,你深爱他,想以爱的名义,让他永生?”

  很多年以前,有一个人,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座城,城里住着一个人,我们为他而来。江雪,就是白乔生这座城里的那一个人,他为她而来。

  十七年以后,白乔生,依然清晰地记得,那一个午后,阳光明媚,以及,那一个把他唤作是太阳的女孩——江雪,一切都像是昨天刚刚发生过一样。

  那一年,乔生十二岁,江雪九岁。

  “乔生,你睡了没?”江雪不知什么时候,蹑手蹑脚,溜进了乔生的房间,在他床头小声地问。

  “没。我睡不着。”乔生听出了她的声音,把头钻出了被窝,压低了声音,回答。

  “我们来玩捉迷藏吧。”她随口而出,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撒娇地看着乔生,这早已成了他们之间一种心照不宣的默契。

  “可是,兰姨……”乔生担心地看了看门口。

  自从母亲去世后,父亲,总是把他看得很紧,老让兰姨管着他,不让他出去外面玩,甚至,后花园也不允许。可是老待在房间里又很没趣,他就和江雪经常偷偷溜去后花园玩,如果不小心被兰姨发现,她总会去父亲那告状,因为这个,他可没少挨鞭子,最近一次最惨,屁股被打得皮开肉绽,幸亏李叔及时出现,要不然,他估计早就去见他母亲了。

  “你放心,兰姨不在。我刚看到她接了个电话,急匆匆地出去了,好像是她孙子发烧了。”她在他耳朵,一字一句小声地说。

  这可把乔生乐坏了,他“嗖”地一下,激动地从被子里钻出来,左手拎着鞋子,右手牵着江雪的手,踮起脚尖,两人朝后花园跑去。

  那时的江雪,穿着一件有着紫色印花的连衣裙,留着刚好齐肩的短发,胸前别着一个金色的蝴蝶胸针,脖子上戴着一条有着太阳吊坠的项链,吊坠的背面刻着一个字:生。

  “乔生,你就像太阳一样!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她牵着他的手,紧跟在他的身后,很骄傲的样子。

  “雪儿,别怕!我会一直保护你的!像太阳一样!”他笑着,回望了江雪。

  白乔生,是江雪最好的朋友,也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

  “开始了吗?”乔生转身面对着白墙,用手捂着眼睛。

  “开始了。”江雪兴奋地喊道,朝花丛跑去。

  “我要开始倒计时了!”

  “五,四,三,二,一!雪儿,我要来找你了!”

  乔生睁开眼,朝花丛跑去。他知道,江雪每次玩捉迷藏,都会躲在同一个地方,每次捉到她,她还总是撅着嘴,很不服气地说:“怎么这么快就被你找到了!下次,我要躲在一个,你永远找不到的地方。”

  可是这一次,乔生却没有找到他的雪儿了。

  这场捉迷藏,就这样突然地,从十七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午后开始了。

  十七年以后,白乔生,依然在找他的雪儿,他始终坚信,她还活着,他一直告诉自己:雪儿,我一定,一定要找到你,一定会找到你的。

  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七日,白乔生,独自一人,来到海边。

  这个地方,小时候,他和江雪最喜欢了,每次他伤心,难过的时候,江雪都会带他来这里,这里有很多他们美好的回忆。

  记得那一年,乔生最心爱的狗狗——贝贝生病去世了,他非常难过。贝贝是母亲留给他唯一的念想,每次看到贝贝,就好像母亲还在人间一样,还陪在他的身边一样,可是贝贝的离去,让他觉得,他永远失去了母亲。

  江雪,看到他那么伤心,什么都没说,把他带到了海边。她捡了海边的一个海螺,走到他面前:“我妈妈说,海螺是大海的信使,大海中有一座城,那座城里住着所有你爱的,和爱你的人,乔生,把你想说的话告诉海螺,它就会把你想说的话告诉那个你最想告诉的人。我想,阿姨也一定在那座城,她没有离开我们,只是我们看不见她。”她说着,把自己的耳朵凑近海螺:“乔生,你听!海螺告诉我,阿姨,她一直在的,她不希望你难过,伤心,因为如果你伤心,阿姨会比你更伤心的。”说着,她把海螺凑到乔生的耳朵。

  “呼呼呼。”乔生听到海螺里,那海浪一般的声音,那声音好听极了,他问江雪:

  “这是真的吗?”

  “是的,阿姨一直在的,在那座城里。把你最想说的话,告诉海螺,然后把它扔回大海,它就会把你的话带给阿姨的。”她笑着说。

  此时,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掩映着江雪那灿烂的笑容,那场景是如此美好,以至于,乔生在许多年以后回忆起来,还是能感觉到,那一刻,她笑容里的温存。

  每年的这一天,他都会来这里,因为这一天是江雪的生日。他听着海的声音,想起了江雪说的话,他弯下腰,拾起一个海螺,说道:

  “雪儿,今天是你二十六岁生日,生日快乐!今年的冬天来得比往年晚,如果你跟我一样在南方的话,应该已经开始穿长袖了吧,如果你在北方的话,是不是已经开始下雪了?无论如何,天都转凉了,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样,我这里一切安好,希望你也如此。请你一定要相信,我们终会重逢,因为这是我一直坚信不疑的希望,我一定会找到你,一定。”

  他说完,把海螺放在手心里,十指紧扣在胸前,低下头,闭上眼,许愿。过了许久,他睁开眼,将手心里的海螺一甩,抛向大海,面朝大海,喊道:

  “雪儿! 你在哪里?”

  “铃铃……”话音刚落,他的手机响了。

  乔生接起手机。

  “乔生!海上花不见了!”手机的另一头,一个男的焦急地说。

  “确定?”乔生的脸上闪过些许的慌张,但马上恢复了平静,问道。

  “确定!”

  “爸,你先别慌。打电话给警局的李叔,我马上到。”

  乔生挂掉手机,从兜里掏出车钥匙,急急忙忙地离开了海边。

  海上花,确切地说,是不属于白家的,而是属于江家的。

  江家和白家是世交,这个是江城,人尽皆知的。

  白家,是江城一个做珠宝生意的家族企业,有着上百年的历史,在江城市是珠宝界的龙头老大,在过去的百年间,也曾有很多像白家这样的珠宝企业,后来江家发生了一场意外,紧接着江雪失踪,江家就在江城消失了,其他珠宝企业也逐渐没落,到最后只剩下白家。

  江城,一直有一个流传已久的传闻。

  一百多年前,江家和白家的曾祖父辈随着一艘渔船出海,渔船遇上了暴风雨,他们被海浪卷到一个无人岛,在一个山洞里,意外发现了一箱宝石,其中有两颗价值连城的宝石:一颗蓝宝石,也就是白家的海之心;一颗红宝石,也就是江家的海上花。后来,两人靠这一箱宝石而发家,在江城拥有上亿的家产。之所以说是传闻,是因为在民间还从未有人见过这两颗宝石,只是听说。

  江雪八岁的时候,她的父母在一次车祸中掉入海中,从此杳无音讯。

  作为江家的世交,白家把江家唯一的独苗接到白家,抚养她长大,江雪的祖父在弥留之际,把海上花和江雪交给了乔生的父亲——白洋,嘱托他,等雪儿成年后,把海上花交与她,后来,江雪失踪,海上花就留在了白家。而亲眼见过海上花,并知道它所在的,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三个人:白洋,白乔生,江雪。

  海上花的离奇被盗,让乔生心里莫名地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乔生看到空空如也的保险柜。

  “现场的窗户和门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也没有留下任何指纹,只有这个。”李叔指着躺在地上的一个陌生男子。

  乔生走过去,靠近他,那是一个昏迷的男子,他侧着身子躺在地上,穿着一身黑色衣服,虽然只是平常的装扮,但给人的感觉,总觉得哪里有一些不一样,对,就是一种说不出的神秘感。乔生仔细看了他的脸,他不认识他。

  “我们在他身上发现了这个。”李叔把手里一个透明袋子递给乔生。

  “这?!”乔生看着袋子里,金色的蝴蝶胸针。

  “你见过它?”

  “这,这是雪儿的。”

  “不许动!”躺在地上的神秘男子醒来了。李叔拿着枪对着他,他似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举起了双手。

  “你是谁?海上花呢?雪儿呢?”一向沉着冷静的乔生,此时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愤怒地冲上前,抓住男子的衣襟。

  “乔生!放手!冷静点!”李叔和乔生的父亲赶忙劝阻。

  神秘男子,对乔生的这一惊人的举动,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还特淡定的样子,他环顾了四周,一句字也没说。

  “把他带回警局去!”乔生的父亲怕乔生一时冲动惹出什么乱子,拦着乔生,让李叔先把神秘男子带走。

  “不!我要亲自问他,他把雪儿藏哪了?”乔生拽住他的衣服,控制不住自己,怒吼道。

  “冷静点!乔生!”父亲再一次拦住了他。

  李叔赶忙把神秘男子带走,乔生的父亲跟了上去。

  “李警官,这是我们白家的绝对机密,关乎整个家族的一切,务必秘密行事,尽快把海上花找到。”

  “好,您放心。”

  李警官把神秘男子带到一个秘密审讯室。

  “你是谁?海上花呢?”李警官问道。

  他一言不发。

  “不要以为,你不回答我,就什么事情都没有。我已经让人去查你的身份了,结果很快就会出来。”

  神秘男子一言不发。

  门口一个警察在敲门,李叔走出去。

  “李警官,查不到他的任何资料。”

  “怎么可能?”他看着没有一点线索的白纸,再看看神秘男子,回到审讯室。

  他一言不发。

  “你要是不想浪费大家的时间,就赶紧回答我的问题!”

  墙上,挂着一个黑白相间的钟,上午十点五十八分,神秘男子看了看墙上的时钟,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一字一句地说:“我要见白—乔—生。”

  “你到底是谁?”尽管乔生试图克制住自己,但语气里还是夹杂着无法控制住的怒火。

  “这是哪一年?”男子看了看墙上的钟,问。

  “什么!你开什么玩笑!”乔生控制不住自己,把他推到墙角给了他一拳:“我最后问你!雪儿到底在哪?”

  “想从我这得到你想要的答案,先回答我的问题。”

  “凭什么!”

  “因为你比我更想知道答案。”男子面不改色。

  “二零一八年。”乔生松手,整了整自己的衣服,回答道。

  “公元二零一八年?”

  “我真怀疑你是火星来的。”乔生冷笑。但紧接着,他瞪着神秘男子,问:

  “你到底是谁?”

  “我不知道我是谁,我只知道我的名字:肖铂。”男子,随意地在椅子上坐下。

  “跟你简直没有共同语言!算了,其他的我也没兴趣,你只要回答我一个问题:雪儿在哪里!”

  “我不知道。”

  “不知道?你认识雪儿?!”

  “嗯。”

  “你别撒谎了!既然你认识她,怎么会不知道她在哪呢?”乔生瞪着他。

  “你也认识她。难道你知道她在哪?”

  乔生一时语塞,片刻后,他从口袋里拿出烟,点了烟,抽了一口,继续追问:

  “你是怎么认识她的?”

  “这个不重要。”

  “她的蝴蝶胸针怎么会在你身上?”

  “不知道。”

  “海上花呢?”

  “不知道。”

  乔生把手里的半截烟熄灭,一气之下又把男子打倒在地。

  “听着,我说的都是实话,你爱信不信,但我要让你知道,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也是来找江雪的。这一点你必须信!”男子的头,被他按压在地,说道。

  “凭什么!”乔生很不屑地反驳。

  “我知道的事情比你多!”

  “呵呵。”乔生挥起拳头,正要朝男子挥去,那个叫肖铂的男子说道:

  “江雪失踪的时候,你跟她在玩捉迷藏,她穿的是紫色印花的裙子,胸前别着一个金色的蝴蝶胸针,脖子上戴着一条有着太阳吊坠的项链,那条项链是江雪出生时她妈妈送给她的,也是她留给江雪唯一的遗物。江雪从小就对海鲜过敏,还有,你和江雪有一个秘密,那就是——她父母的车祸不是意外,而是他杀,因为她亲眼看到……”

  “你到底是谁?!”乔生再一次把男子推向墙角。

  “我说过,我不知道我是谁,我不想再回答你这个愚蠢的问题!”

  “那你怎么知道……”

  “我来自四零一九年,来自世界末日。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要找到江雪,然后,得到我想要的答案。”

  “什么答案?”

  “我是谁。”

  是的,这是肖铂此行的目的之一,他不想做一个在末世里永生的躯壳。他要江雪给他一个答案,让他知道“我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