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好久不见
九月见2020-02-06 10:333,034

  “好久不见。”

  这是江雪,时隔十七年后,再次见到乔生时,说的第一句话。

  江雪,儿时那齐肩的短发现在已经长长了许多,她的脖子上戴着那条乔生再熟悉不过的太阳吊坠项链。她走到乔生的面前,张开双臂,拥抱了乔生,说道: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真好。“

  后知后觉的乔生,缓缓地将她拥入怀中,他为了这一刻,足足等了十七年。

  “游戏结束了,你不要再离开我了,好吗?雪儿。”他说。

  “嗯。再也不离开了。”

  “就让我来代替你的月亮吧,乔生。”江雪在心里说道。

  “好久不见。”

  当乔生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以为,她的雪儿终于回来了。但其实,他现在拥入怀中的,却是另一个女孩——莫菲,曾经一个不起眼的存在,他已经忘记了她,但她一直记着他。她为了这一天,也足足等了十七年。

  那时,他在1班,她在2班。

  有一次,莫菲不小心把同桌刚买的新书包弄脏了,被几个同学欺负,要她赔一个新书包。

  这一幕,被乔生撞见,他冲上前,挡在她的面前,告诉他们:“这是我的朋友!以后谁敢欺负她,就是欺负我!”

  闹事的同学知道乔生惹不起,再也不敢欺负她。

  莫菲一直珍藏着一把蓝色的雨伞,它的主人是乔生。

  那次,刚放学,就下起了大雨。莫菲看见同学们一个个被父母接走,最后只剩下她自己,就在她准备冒着大雨冲回家的时候,乔生出现了。远处,乔生的爸爸在车里朝他按了喇叭,他正要朝爸爸走去的时候,他看见了莫菲,她没有带伞,他把手里一把蓝色的雨伞递给她:“同学,下这么大雨,冒着大雨冲回家会感冒的。你拿着,这样大雨就不会淋湿你了!”他笑着对莫菲说,没等莫菲反应过来,他已经把伞塞到她手中,他自己用双手遮住自己的头,冒着大雨朝父亲的车跑去。

  之后,莫菲一直想把伞还给她。她为了把伞还给他,每天上学都带着那把伞,每天上学,放学都会故意从他的班级路过,但他的座位却都是空着的。直到有一天,她在校门口,看见他父亲的车,远远地,她看见他从车上下来,她正想走上前,把伞还给他的时候,她看见从车上下来了一个女孩,乔生帮她把书包背上,然后牵着她的手,说说笑笑地从她身旁路过,乔生并没有注意到她。

  她一直想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把伞还给他,但后来,她发现他们形影不离。后来,她知道,那个女孩叫江雪,是乔生的青梅竹马,她很优秀,和乔生一样,她知道,她终究配不上他。而那把蓝色的雨伞,她再也没还给他,后来她转学了。

  临走时,莫菲给乔生写了一封信,鼓足了所有的勇气:

  白乔生,你知道吗?我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你只要知道,有这样一个我,一直卑微地喜欢你。你的存在,于我而言,就像太阳一样的存在。曾经,我以为我是一只飞鸟,只要我足够努力,就可以奋不顾身地,朝你飞去,离你越来越近。直到有一天,我看见了你的月亮——江雪,你和你的月亮,如此般配,她,足以与你匹配。后来,我渐渐明白,有些东西,属不属于你,是与生俱来的,就像太阳和月亮,与生俱来,就是属于天空的,他们,注定是被人仰望的。我要走了,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还能相见,但希望我们能够重逢,祝好!

  ——飞鸟

  在这一以后的每一年,乔生生日的那天都会收到一份礼物,上面写着“飞鸟”,他一直不知道,那是莫菲送的,他给那个神秘的女孩取了一个名字,叫做为“飞鸟”女孩。

  “雪儿,你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呢?你失踪后,我……”乔生还要说什么,被她捂住了嘴,她说:“都过去了,让我们重新开始,好吗?乔生。”

  乔生听到这,没再追问下去,他再次将她紧紧地抱住,他害怕,她会再一次离开他。

  “少爷!”林叔在房门外急促地敲着门,语气里有些着急。

  乔生打开门。

  “少爷,出事了!”林叔一脸惊慌。

  “怎么了?”

  “公司来电话,说刚才,公司来了一个男的,他说他是你父亲的儿子,在公司闹!你,你还是去公司看看吧!”

  “儿子?!我父亲怎么会……”

  “乔生,你别慌,我跟你一起去。”江雪牵住乔生的手,用坚定的眼神看着他。

  “林叔,我们先上车,车上说。”说着,他穿上了外套,和江雪,林叔一起上了车。

  “林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没听我父亲说过他还有一个儿子。”

  “你母亲去世后,你父亲一直是一个人,我也不知道哪里跑出一个儿子出来?”

  “他拿什么证明?”

  “遗书。”林叔把一份父亲的遗书递给乔生,说:“你父亲的遗书里,有他的名字,上面白纸黑字写着你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权,而他也拥有百分之四十的股权。”

  “乔生,别急。这事得从长计议,不管怎样,一会儿到公司别乱了阵脚,以不变应万变。”江雪握着乔生的手,说。

  “雪儿,还好有你,这样我就心安了。”乔生说着,江雪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肖铂,站在马路旁等绿灯,准备去对面的咖啡厅。

  突然,他看见一个红色皮球,滚到马路中央,一个四五岁大的小女孩冲过去捡球,不远处,一辆货车,向她疾驰而来,来不及刹车,那小女孩,吓得——瞪大了眼睛,愣在那,眼看车就要撞到小女孩了,肖铂冲上前,将女孩护在怀里,冲向路边,把小女孩救下,小女孩吓得哭了,肖铂的左手臂擦破了皮,在流血。

  “安安!安安!”远处传来一个女子焦急的声音,肖铂闻声望去,一个戴着口罩的女子正朝这边跑来。小女孩冲向她,“妈妈!妈妈!”

  那女子将小女孩抱住,“有没有伤着?快让妈妈看看!”她一边说着,一边担心地看看小女孩身上有没有伤。

  “妈妈,我没事,是那个叔叔救了我。”她指着肖铂。

  那女子抱起小女孩,看见肖铂左臂上受了伤,她很是愧疚。

  她走过去,关切地问道:“先生,我带你去包扎一下伤口吧。”

  “不用了,这点小伤,不碍事。”肖铂装作没受伤似的。

  “可是……”那女子还想说什么。

  “时间不早了,赶紧带孩子回家吧!”还没等她说什么,他就过了马路,走进那家咖啡厅。

  “妈妈,这个叔叔是超人吗?”小女孩看见肖铂若无其事的样子,问道。

  “或许吧。”女子觉得肖铂,挺特别的。

  肖铂走进咖啡厅。

  “先生,您要喝点什么?”服务员问。

  “来一杯白开水。”肖铂习惯性地说。

  “先生,我们这没有白开水。”

  “那有什么?”

  “这是我们的菜单,你看看。”服务员把菜单递过来。

  “那就一杯热牛奶,一份三明治。”

  “好的,这是你的餐位号。”他把一个餐位号递给他。

  肖铂,在靠窗的座位上坐下,透过玻璃窗,他看见那个女子还在马路对面,好像在等人。

  服务员,把点心送过来,

  “小伙子,跟你打听个人。”肖铂问。

  “先生,有什么需要帮忙的?”服务员问。

  “听说你们镇上有一个小说家,小说的名字跟你们店名一样,我想问问她住哪啊?”

  “她啊,住在菁洲,具体的就不清楚了。”他脱口而出。

  “对了,先生,你刚刚不是见过她吗?”服务员接着问。

  “刚刚?”

  “那个小女孩的妈妈啊。”他说。

  他这才想起,怪不得刚刚见那女子,有几分眼熟。他再向窗外望去,他看见,一辆车在马路旁停下,小女孩和女子上了车,他匆忙跑出咖啡厅,而这时,车也离他越来越远。

  他,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她,离他越来越远。

  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是的,他做了一个梦,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这是他活了两千多年,第一次做梦,他都快忘了梦的样子了。

  梦里,他梦见,那个躺在冰棺里的红衣女子,睁开了眼,她醒了,她朝他笑了。

  那一笑,如若初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