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不能说的秘密
九月见2020-02-06 10:335,433

  菁洲的夜,很美,天空中繁星点点,皎洁的月光撒在阳台上,时不时,还可以听见海浪的声音。九墨请了大家在阳台上烧烤。

  苏沅把烤好的鱼片,给了江雪和九墨。乔生看见了,他知道江雪从小就对海鲜过敏,想说什么,被苏沅一个眼神拦住了。昨晚苏沅告诉他的话,再一次在他耳边响起:“这个江雪有可能是假冒的。”他深爱着江雪,但此时的他更想知道,眼前的江雪,到底是不是真的江雪。他把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亲眼看见——江雪接过苏沅手中的鱼片。

  “姐姐,这样多不好意思啊,姐姐还是自己吃吧,雪儿自己要吃自己烤。”江雪推辞了。

  “雪儿,你这样说,就没把我当姐姐了!打小,我可是把你当亲妹妹疼的,比乔生还疼你,最好的东西,肯定要第一个跟你分享。你看我都没给乔生吃,瞧他嘴馋的。”

  “谢谢姐姐。”她接过鱼片,吃了一口,“姐姐的手艺真好,好吃!”

  “必须的,我可是烧烤第一高手呢!”苏沅看了乔生一眼。

  乔生亲眼看见,江雪把鱼片吃了,没过一会儿,江雪的脸就红了起来,脸上、手臂上出现了红疹。

  “雪儿,你怎么了?”乔生问。

  “我,我感觉好痒。”她边说边挠着。

  “江雪,你不会是海鲜过敏吧?”九墨走过来,看了看江雪的手。

  “哎呀,都怪我不好,我忘了雪儿对海鲜过敏的。”苏沅赶忙走到雪儿旁边。

  “姐姐,没事,我涂点药就好了!”

  “我们家张柯也对海鲜过敏,家里正好有药,我去拿。”九墨转身,跑去客厅拿药。

  乔生给雪儿喂了药。

  “姐,我先送雪儿回去,你们先吃吧。”乔生,弯下腰,把江雪抱起,一个温柔的公主抱。

  “好的,我们接着吃。”苏沅说。

  苏沅看见乔生抱着江雪回去,再看看同样吃了鱼片的九墨却安然无恙,心想:难道真是我弄错了?

  “苏沅,我们接着吃吧。”九墨说。

  这一切被肖铂看在眼里,他知道苏沅这是在试探江雪。

  “安安刚才说,她要吃烤鱿鱼,我给她带过去。”肖铂把烤好的鱿鱼放在盘子里端走了。

  “她在书房。”九墨告诉他。

  肖铂拿着烤好的鱿鱼,来到书房,看到安安在画画,安安看见她,忙把一张纸藏在身后。

  “安安,这是你最爱吃的烤鱿鱼噢!”

  安安接过烤鱿鱼,用鼻子闻了闻:“真香!你拿去吃吧。”

  “不是你最喜欢吃的吗?为什么给我吃?”

  “嘘!”安安让肖铂小声点,她凑到肖铂的耳边说:“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为什么?”

  “妈妈说的。所以我不能告诉你的。”安安继续画她的画。

  肖铂只好把鱿鱼吃了,他看见,她背过身去,偷偷地在画着什么。

  “安安,你在画什么呢?”他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不告诉你。妈妈说了,不许告诉任何人的。”安安接着画她的画。

  “安安,我们是不是朋友?”肖铂,寻思了一会儿,说。

  “是啊。”

  “是朋友就不能有秘密,不是吗?”他试图用自己的小聪明来套出安安的秘密。

  安安听了,想了一会儿:“可是,妈妈不让我告诉任何人的。”看来,这招不行啊,不愧是九墨的女儿:伶牙俐齿,他心想。

  肖铂,寻思了一会儿,一个点子一闪而过,他说:

  “安安,我也有一个不能告诉任何人的秘密。”

  “就像我妈妈告诉我的秘密一样吗?”安安,眨着她那圆溜溜的大眼睛,问。

  “对啊。不过,我们是朋友,就不是任何人了。我告诉你,你也告诉我,但我们都不告诉任何人,好吗?”

  “那你先说。”安安虽然才四岁,但可机灵了。

  “好。我告诉你,我有一双和别人不一样的手。”

  安安凑过来看了看他的手,还伸手摸了摸,“骗人。你的手和爸爸一样啊。”

  “你看。”肖铂伸出右手,在安安面前晃了晃,“你看,现在什么都没有。”安安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的手,他把张开的手握成一个拳,他吹了一下他的右手,再张开,变出了一群飞舞着的漂亮蝴蝶,有红色,白色,蓝色,绿色,黄色各种颜色。

  “哇!”美丽的蝴蝶围着安安,转起了圈圈,然后蝴蝶飞出了窗外。

  “安安,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能告诉任何人噢。”

  “嗯,超人真厉害!”

  “那你的秘密是什么呢?”

  安安离开座位,起身把书房的门关上,把她刚才藏在身后的画,拿给肖铂,上面画着海上花。

  “这可是我妈妈最心爱的宝贝呢!”她说。

  “最心爱的宝贝?”

  “嗯,妈妈拿给我看的时候,妈妈说,这是她最心爱的宝贝。妈妈还把它藏起来了,藏在一个只有我和妈妈知道的地方。妈妈说,这是不能说的秘密。”

  “安安也是妈妈心爱的宝贝啊。”肖铂抚摸着安安的头。

  “这鱿鱼这么好吃,你为什么不吃呢?”肖铂吃得津津有味地问。

  “我之前是很喜欢吃的,但是妈妈不能吃,对海鲜过敏,后来,我也跟妈妈一样,不喜欢吃了。”安安画着画说。

  “怎么会呢?我刚还看见你妈妈吃烤鱼片了,哪里过敏了?”

  “超人,怎么也这么笨呢?”

  “我真的很笨吗?”

  “我妈妈每次吃海鲜之前,都会吃过敏药,这样吃海鲜就不会过敏了。”安安说完,接着说,“这是我们的秘密,不许告诉任何人,知道吗?”

  “嗯,不告诉任何人!”

  肖铂走出安安的书房,他似乎明白了一切:为什么,从九墨的身上找不到任何可以证明她就是江雪的证据,原来,九墨早就知道,她就是江雪,故意隐瞒所有人。他想不通,为什么九墨要这样做,明明知道自己是江雪,明明知道乔生身边的那个女子是冒充的,她却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他回到阳台,乔生坐在苏沅的旁边吃东西,九墨和张柯在烤着玉米,他们没有看到他,他想到了那个冒充的江雪,他要去找她问清楚,为什么,她要冒充江雪,一团怒火在他心里燃起。

  江雪拿出手机,把这一切发给了一个人:成功。

  对方回复道:实施B计划。

  “好。”她回复。

  “你在做什么?”肖铂径直走进了江雪的房间。

  “你怎么可以不敲门就进来呢?”江雪,慌慌张张地,把手机塞进口袋。

  “你到底是谁?”肖铂质问她。

  “我是江雪啊。”

  “你撒谎!你根本就不是江雪!”肖铂提高了嗓门说。

  “你在说什么?我不明白。”江雪躲开了他的眼神,“我要去找乔生。”

  她绕过肖铂,准备出去。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肖铂挡在她面前。

  “肖铂,请你放尊重点!”

  “你最后问你一次,为什么要冒充江雪?”肖铂把她逼到墙角。

  “我就是江雪!”

  “如果你真的是江雪,为什么刚刚你要当着所有的人假装对海鲜过敏呢?”

  “我没有!”她瞪着肖铂。

  “那你为什么餐前要吃花生呢!你对花生过敏!在你还没吃烤鱼片之前,你就已经过敏了!”

  “我没有!”她推开肖铂,“我要去找乔生!”

  “你站住!”肖铂让她站住,但她没理会他,往楼梯口走去。

  “你站住!”肖铂从后面跟出来。

  “肖铂!这是你自找的!”江雪心想,在下楼梯的时候,故意大声喊道:“救命啊!救命啊!”然后走下楼梯,故意在倒数第三个楼梯上摔下去。

  所有人闻声赶来。

  乔生扶起躺在地上的江雪,:“雪儿,怎么回事?”

  “乔生!肖铂,肖铂,他要非礼我!”江雪哭着说。

  “乔生,不是那样的!”肖铂想解释,被乔生一拳打倒在地。

  “肖铂!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乔生怒气冲冲。

  “乔生!先别打了,雪儿晕过去了!”苏沅扶着昏迷过去的江雪。

  乔生把江雪抱上车,正准备往医院去,乔生的电话响了,

  “乔生!出事了!书房着火了!你赶紧回来吧!”电话里的林叔焦急地说。

  江雪在一旁,虚弱地说:“乔生,我要回江城,回家。”

  “好,我们回江城。”乔生让苏沅赶紧上车,然后,匆匆忙忙地离开了菁洲。

  九墨,看着这一切,没有说一句话,她看见乔生的车,越来越远。

  “九墨,不是她说的那样的。”肖铂说。

  “你也回你的江城吧。”九墨说完,转身要进屋。

  肖铂情急之下,抓住她的手臂,“九墨,请你相信我!”

  “你放手!”张柯走过来,“肖铂,我们真是看错你了。你走吧。”

  肖铂放开九墨,张柯和九墨进了屋,把门关上。

  九墨敲了敲安安的门:“安安,妈妈进来了。”

  她打开门,没看见安安。

  “安安?安安?”九墨在屋子里焦急地找安安。

  “妈妈。我在这。”安安在楼下。

  “你去哪了?让妈妈好担心。”九墨下了楼,蹲下身,抚摸着她长长的头发。

  “我口渴了,下来喝水,妈妈不用担心的。”她笑眯眯地说。

  九墨给她换上睡衣,给她盖好被子,关了灯:“安安,明天还要上学,早点睡,晚安。”她在安安的额头上轻轻一吻。

  “妈妈,晚安。”九墨关了灯,走出了安安的房间。

  安安听到关门声后,仔细地听着门外的声音,等九墨走远了,她从口袋里,掏出一条项链,是莫菲脖子上那条太阳吊坠项链,她放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它背后的那个字:生,“这明明是我妈妈的,怎么会在那个阿姨的脖子上呢?”她掀开被子下了床,把项链藏进了她的小木盒。

  原来,安安第一次看见江雪时,一眼就认出了,她脖子上的那条太阳吊坠项链,是九墨的。刚刚江雪从楼梯上摔下去的时候,项链掉在了地上,可是所有人都只看到受伤的江雪,而忽略了掉在不远处的那条项链,只有楼上的安安看到了,等他们都出去后,安安才下楼,捡起了地上的项链。

  “妈妈,我会好好保护好它的。就像妈妈保护我一样,这是我们不能说的秘密。”她把小木盒放在了海上花的旁边。

  第二天早上,肖铂在安安的幼儿园门口等九墨,他看见九墨把安安送进幼儿园。

  九墨出来了,肖铂走过去。

  “九墨,我要走了,离开前有件事想拜托你,这里不方便,你可不可以跟我去一个地方?”没等九墨说答应,他就牵起九墨的手朝海边跑去。

  菁洲的海边,很美,蓝蓝的海水,还有层层叠叠的海浪声。

  “如果,你想解释昨晚的事,就没这个必要了。”九墨面朝大海,海风扬起时,她的长发随风而起,脖子上橘黄色的围巾随风摆动。

  “九墨,你才是真正的江雪。”肖铂站在她旁边,说。

  “你开什么玩笑?我要是江雪,那多好,有一个那么爱她的白乔生。”她看见海浪拍打着岸边的石头。

  “在白家的江雪是假的,海上花也是假的。”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

  “我要走了。”九墨转身要离开。

  “江雪!你为什么要这样欺骗你自己!你为什么要逃避呢!”肖铂走到九墨面前,问道。

  “你要我说什么,你才相信,我不是江雪?”九墨看着乔生的眼睛质问。

  “你说什么,我都不会相信。因为你就是江雪!”他一口咬定。

  九墨没再说什么,准备离开。

  “江雪!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杀害你父母的仇人逍遥法外嘛!难道你就眼睁睁地看着你心爱的人被欺骗嘛!”肖铂在她的身后,喊道。

  九墨,没有回头。

  “九墨!你以为,你这样做,所有事情就可以当做没有发生过嘛!你以为,你这样乔生就会幸福嘛!我要去告诉白乔生!告诉他一切,告诉他,你才是江雪!”

  九墨停住了,她转身,走在肖铂面前,一脸严肃地说道:“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你听好了,你要是敢伤害到莫菲,我不会放过你!”

  “莫菲?”

  “你以为,我就不想抓到真凶嘛!你以为,我真的对这一切视而不见吗?”

  “那你?”

  “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既然你知道了我的身份,那你最好装作不知道,这样对大家都好。你如果,真为我好,你就把乔生身边的那个女孩当做真正的江雪吧,记住不许伤害她。”

  “为什么?”

  “因为,这世上没有人比她更爱白乔生了。”

  “那你呢?”肖铂,看着她的眼镜,分明看出,她对乔生,还是有爱的。

  “我只有恨。”这四个字,九墨说的,字字铿锵。

  九墨和肖铂在争吵的一幕,被一个黑衣男子看在眼里,他看着这一幕,说:“江雪,事已至此,你觉得,我还会放过你嘛。还有你,肖铂。”

  晚上,九墨给安安讲故事,哄她睡觉。

  “妈妈,你给我讲一个故事吧,不要书上写的,我要妈妈讲的。”

  “好,妈妈,就给你讲一个故事,讲一个小女孩的故事。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幸福的小女孩,她有很疼爱她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对她很好的小男孩……”

  安安睡着了,九墨轻轻地给她盖好被子,在她额头温柔地一吻,然后蹑手蹑脚地把门关上。她回到房间,张柯在铺床。

  “九墨,你好像很在意那个白乔生?”张柯铺着被子说。

  “有吗?”九墨对着镜子,摘下耳环。

  “你看他的眼神,不一样。”

  “是你想多了。”九墨说。

  “九墨,我把床铺好了,没其他事的话,我回书房休息了。”他正要离开,九墨喊住他:

  “张柯,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有什么事就直说。”

  “张柯,我知道你一直以来对我都很好,我很感激你……”

  “九墨,我们都相处这么久了,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我一直把你当亲妹妹看,你这么说,我会生气的。”张柯说。

  “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能帮我好好照顾安安吗?”九墨问。

  “九墨,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九墨的话,让张柯有些不安。

  “我是说如果。”

  “会的,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安安,把她抚养成人,就像你对她一样。”他看着九墨。

  “谢谢你,张柯。”

  “九墨,安安到底是谁的孩子?”张柯突然问。

  “你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你只要答应我,把安安照顾好就好。”

  “你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张柯走出九墨的房间,突然回头,对九墨说。

  “能活在这世上的人,又有谁,是简单的呢?”九墨笑着说,“晚安”说完,九墨关上了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找到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